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专访白先勇(3):台儿庄大捷,蒋桂矛盾


者按:在中国抗日70周年之前,美国之音者樊冬宁到台湾采访,包括专访抗日名将白崇禧之子、著名台湾作家白先勇。白崇禧在中国抗日争期担任中民国国副参谋总长,指挥过多次大小斗,后来曾担任中民国国防部,一上将。专访,分集陆续播出。

记者:关于美国对华援助,令尊白崇禧是新桂系的, 他的军队里面有没有美械装备或者是美军顾问?您有没有任何跟美军相关的记忆或者小故事?

白先勇:广西好像很少,都是在中央军区了,大部分是中央军,第五军啊, 新一军啊,远征军啊,中央的军队。

中华民国国军著名将领白崇禧(资料照片)

中华民国国军著名将领白崇禧(资料照片)

记者:这也是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说,事实上, 白崇禧将军的军队并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但是我们知道这个 “李” “白”在台儿庄打了这么漂亮的一个胜仗。后来令尊和蒋介石的关系如何?

白先勇:蛮有意思的。按理说台儿庄是那么重要, 现在回头来看,它还算是徐州会战的一部分呢。徐州会战开始撑不住,没有台儿庄这样挡他们一下, 武汉岌岌可危。 本来华北已经被他们占领了,八一三以后上海又沦陷了,如果在这边没有顿挫它的锐气,它一路下来, 武汉都打得非常危险。 那中国是不是垮掉,就非常难讲了。

所以台儿庄太重要,它虽然看起来规模不大,可是对全国的士气,对于让全世界刮目相看,很要紧。 等于是整个国家,用句英文来说是 “galvanized”,一触电, 就全起来了。可以给中华民族信心的是,这么强的强敌, 也可以打败;这么弱这么落后的这么杂牌的军队, 也可以让这么一个强敌吃一个大败仗,这个意义非凡。

蒋是很注意这一仗的。我父亲在战前调兵遣将,蒋都支持的。 把桂军给调到那边去, 川军也给调到那边去。那时候,军队不足啊。在台儿庄开战的前夕,蒋就跟我父亲一起飞到徐州,一方面是视察前线鼓舞士气;第二呢,留下来协助李宗仁指挥。他晓得我父亲的军事才能嘛。而且 “李”、“白” 经常合作,有很好的机会。

1928年国军四位将领在北京的孙中山墓前。前排左起:阎锡山、冯玉祥、蒋介石、白崇禧(白先勇之父)

1928年国军四位将领在北京的孙中山墓前。前排左起:阎锡山、冯玉祥、蒋介石、白崇禧(白先勇之父)

打胜了以后,全国欢腾, 可能有点出乎蒋委员长的意料之外。武汉大游行,十万人,高举 “李” “白” 的放大照片。一下子,一夜之间,李宗仁、白崇禧又变成抗日英雄了。

前几年,蒋介石跟桂系打仗, “李”、 “白” 被定性为叛将,这几个叛将啊, 一下子又变成了抗日英雄。

委员长心中也相当微妙,所以他就下了一个手谕,意思就是说,这不过是个小仗,不要高兴得太早,大家要继续努力。后来他在日记里面也这么说,外面放炮仗,他很烦。哈哈, ANNOYED, ANNOYED。他好像叫政治部不要宣传。

那时候有个很有名的作家叫老舍,他很会写大鼓词的。台儿庄以后他很高兴很兴奋,他就写抗日将军李宗仁什么什么的歌颂他。后来政治部主任陈诚就命令把它扣下来。为什么呢?因为不能歌颂个人。蒋啊,多少有点吃味吧。

其实中央军也表现得非常英勇。汤恩伯他们的军队,下面的关麟征,那一仗是张自忠打的,那一仗是集体的,不过两个指挥都是桂系的。

记者:抗战万众一心这是没话讲。军民牺牲那么惨,还是那么有意志力。可是上面那些人在战争中的人性反而很微妙,包括了蒋介石跟 “李” 、“白”,还有蒋介石和美国之间,很微妙的。

白先勇:我可以这么讲。他信任他的嫡系部队比其他部队多。的的确确是黄埔军队把他的成功从北方带起来。他抓紧了黄埔这些他手下的部队,他底下部队对他很忠贞。他用人,忠贞不忠贞很要紧的。

所以他跟我父亲的关系很复杂。一方面很倚重他,一方面又不信任。抗战前四年,他让我父亲打了很多仗啊,甚至于做桂林行辕主任。可以说大权,3,4,7,9 四个战区,都在他管辖下,西南半壁。后来,后四年,就把我父亲调到重庆去当军训部长,基本上是没有让他带军队了。

记者:蒋介石跟你父亲这种复杂的关系,也一直延续到后来你父亲到了台湾。 这段你怎么记忆?

白先勇:这段记忆很深。因为在国共内战的时候,一直到1947年底,他们俩关系还好。否则,他不会派我父亲来处理二二八事变。一直到1948年初的时候选总统,我父亲帮了李宗仁,而且把蒋心中的那个副总统人选给击败了,这下他面子非常下不来。这让人觉得桂系很厉害。他是感受到威胁了,一个是副总统,一个是国防部长。所以就把我父亲国防部长的职位给拿下来,去当剿匪总司令。当然这里边讲起来很长了,很长的恩怨,还牵扯到淮海战争。

(本文根据采访录音记录和整理而成。听写和记录者:实习生陆永是。编辑整理者:丁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