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每周一次:对抗僵尸拯救世界


尽管在1968年乔治•罗梅罗的电影《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上映前,世上就有僵尸(zombies)的传说,但自电影上映之后,僵尸的形象就一直出现在人们的文化里。僵尸并不真的存在,这种虚构给“僵尸来袭”这种末日恐怖景象带来了一些幽默色彩。马里兰州古彻学院的学生们在十年前就开始玩“人类大战僵尸”的游戏并乐在其中。这种游戏很快流行起来,全世界的爱好者们都在玩。这些爱好者里就包括科罗拉多州费尔维尤高中(Fairview High School)的同学们。

费尔维尤高中的很多学生都想要成为科学家和工程师。但在周三放学后,他们都会聚在这间教室里,准备着与僵尸的战斗,拯救世界。

社会研究课教师斯科特•皮普尔斯是“人类大战僵尸”俱乐部的指导教师。他说:“孩子们正在武装自己。他们有爆破类武器和各种近战武器”。

皮普尔斯解释说: “因为我们是在学校里做这些,所以我们不能使用枪支和射击这类的词。他们必须要用爆破武器和爆破之类的词。用词错误将会被罚10个俯卧撑。”

在准备拯救世界的过程中,绝大多数学生都把头巾绑在胳膊上,但是有少数人把头巾系在头上。

学生艾比现身说法道:“我扮演僵尸因为我头上系了头巾。如果我扮演人类就要把头巾系在胳膊上。”

“人类大战僵尸”的捉人游戏开始了。同学们穿过走廊,跑到楼下。

学生尼古莱娜说:“就我而言,这是个很棒的身体锻炼,在坡道上跑上跑下。跑步会帮助大脑分泌内啡肽,内啡肽使人愉悦。”

对世界语教师乔纳森•仰克来说,他在这个游戏里的第一次亮相不太成功。

“我第一次与僵尸遭遇,就被他们感染成僵尸了。所以我认为在求生方面我有很多东西要向孩子们学习。”他说。

但是学生们很喜欢他参与进来。

学生海登说:“我更把他当成一个友善的人,而不是老师。当然我还是很尊敬他的。”

仰克说这个游戏可以帮助学生们舒缓压力。

他说: “这游戏太棒了!学生们为了争取获得高分刻苦学习所以担负着很多压力,这游戏对他们来说是个很好的放松。”

但海登表示还不止这些,这个俱乐部还能带来很多教育上的好处。

“我们在这里获得了创造力和领导技能,特别是组织能力。”他说。

除此之外还有个直接的好处。

海登说:“在玩过人类大战僵尸的游戏之后回到家里,我感觉精力充沛,马上就可以做作业了。”

只不过,这次游戏结果像往常一样,人类总是赢不了。

“最后一个人类被感染变成僵尸了,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变成了僵尸,整个世界陷入僵尸来袭的末日。”海登同学说。

但到了下周三,费尔维尤高中的同学们又将获得与僵尸战斗、拯救世界的机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