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访洪博培 谈习近平、薄熙来、马英九、美国亚太战略、2016总统大选


洪博培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洪博培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洪博培(Jon M. Huntsman, Jr.)曾经是美国西部犹他州的州长和骆家辉之前的上一任美国驻华大使。日前,他在华盛顿家中接受了美国之音的访问,谈及了他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薄熙来等人的印象,美国的亚太战略、以及美国国内政治等话题。

*习近平的优势与劣势*

洪博培说,他在担任驻华大使期间,曾多次和习近平会面,一般都是在陪同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访华的时候,一道去中南海或者人民大会堂的。

“我的印象是,他比较诚恳,自信,对要讨论的各种话题事先也都有比较充分的准备;对中国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应该说是有他的看法,而且也知道前面面临的挑战。”

在洪博培看来,习近平在政治上比他的前任胡锦涛有一些优势,具体说,在人脉上,习近平无论是在“党派”、还是军方、或是太子党方面,都有他的势力。习近平的“软肋”,洪博培说,在于两方面:一是他对经济问题似乎没有非常深入的了解(“这也正是他为什么在这方面偏重依靠李克强”),二是习近平接手执掌的政府,目前和周边国家的关系不是很好。

习近平要想有一番作为的话,洪博培说,应该说是有一定基础的,但是,他究竟是否具有划时代的进行社会、政治改革的魄力,洪博培说,目前还不好下结论。

洪博培说,中国民众要求改革的呼声已经在那里;习近平作为中国领导人,不能够将之视而不见;“见风使舵”、或者说是顺应民意,而非固守陈规,是好事。“他脑子里得要有一些新的想法、新的概念才行。”

在谈到李克强的时候,洪博培说,因为李克强是负责经济的,美方和他打交道的频率很高;洪博培说,因为李克强主管的是经济,因此他办事的方式方法,似乎“政治”成分也比较少,而是更偏重解决问题;这“是他的强项。”

由此看,洪博培说,习近平和李克强两人的搭档应该说是不错,一个掌握宏观、一个负责具体事务。

*薄熙来印象*

洪博培出任驻华大使期间,也不只一次去到重庆,和刚刚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重庆市前市委书记薄熙来会晤。

“什么都谈,中国局势、四川、西南地区的经济发展、美国政治。”

洪博培说,鉴于薄熙来出任商务部长以及之前在大连、辽宁的经历,他在美国有很多关系,尤其是和商业界。

洪博培认为,重庆地区的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薄熙来。“你要是去到重庆的话,会发现那是一个很繁荣的地区,有很多美国公司在那里。”很多美国公司,洪博培说,都是在薄熙来的说服下,去到重庆地区投资建厂的。


至于说薄熙来“唱红打黑”和他外表西装革履、以及经济上大力依靠外资这一点似乎不太“相称”这一点,洪博培说:“是和他在经济上大力引进外资、懂得企业的经营方式、懂得税务政策、投资政策、知道如何在市场体制下运作这些方面,有一些矛盾。”

洪博培认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大概是为了要在政治上锁定一些群体的支持,而经济上的作为,恐怕是在政坛上立足所必需的。

洪博培说,无论是在重庆、还是中国其他地方,农民的城市化问题、就业问题,都是地区和中央领导人的一块心病。“温家宝在一次会议上跟我们说:我们国家有八亿农民,我们只需要两亿,另外那六亿你让我怎么办?我必须得要创造就业机会,必须得要城市化。”

*中国与东盟*

在前任驻华大使洪博培看来,中国周边国家正在发生的巨变,在两个层面上影响着中国。

“周边国家经历巨大变革,无疑将影响到附近那些省份的民众,也无疑会引起关注局势发展的中央政府的注意,”洪博培说。

中国的两个邻国、缅甸和柬埔寨的执政党都已经允许反对派参与政治进程,让世人对这些国家的发展刮目相待;对于中国,可以说是一面镜子。

另一方面,在出任美国驻华大使之前,曾任美国驻新加坡大使以及美国贸易副代表的洪博培说,“东盟十国、以及那些国家里面的六亿人口,正在演变成为一个在区域间和国际上日益具有影响力的政治和经济组织”;中国在处理和这些国家的关系时,无论是经济还是安全领域,洪博培说,因此也更应当谨慎。“之前中方释放出的一些讯号,在东南亚地区没有被‘接收’得很好,”他说。

*马英九与台海关系*

洪博培年青的时候,曾经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在台湾住了两年。在他看来,台海关系能够改善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他当初根本想像不到的。

“我还记得当年街道上那些标语、口号,战机在台北和其他城市上空盘旋。我从来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会看到两岸之间能够直航,一个星期差不多有300个班次,而且还有自由贸易协定。那时候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会觉得‘你是不是疯了’!”

洪博培说,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才去了台湾。“机场里到处都是来自中国的游客。”这些游客从台湾带回的所见所闻,洪博培说,一定会对中国的发展有影响。

在谈到台湾总统马英九的时候,洪博培说:“在我看来,他在处理两岸关系上,应该得高分;但是在政治上,他并没有因此而得分,现在民意支持率很低。”“并不是每个人都欣赏他所做的这些工作,他们或许一时感觉不到收益。”

*美国亚太战略*

在谈到美国将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地区这一点上,洪博培说,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是“必然的”,因为美国之前在中东地区花费的人力、财力等等,可以说是“超支”了,而新的国际形势表明,亚太地区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重要性和影响力都确实是在上升,因此美国的战略重心转移也是对的,他说。

但是,在具体的策略上和实施上,所谓的 pivot -- 重心转移或者是再平衡(re-balance),都有可改进的地方。

“一开始推出这套方案的时候,过于强调了区域间的防卫和安全形势;我认为,一开始就应当强调经济和外交。现在的局面是,要在这两方面‘赶火车’。”

*2016*

洪博培是在担任美国西部犹他州州长期间,接受奥巴马总统的委任,去到中国做大使的。不到两年之后,他辞去大使职务,回到美国,作为共和党人参选总统,未果。如今,一些人认为下一度总统大选(2016)期间,他还有可能出来竞选。

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期间,洪博培对政治、对共和党前途的关注,可以说是显而见之。

“前面六次总统大选当中,共和党输了五次!”他说。“要赢的话,算数得算得过来才行。”意思是说,得要有足够的选民投你的票才行。

共和党,他说,历史上曾是非常优秀的:“是出了林肯、艾森豪威尔、里根的政党,是历史上相当具有魄力、远见、具有包容性的党”,他说。“但是今天的共和党并非如此。”

下一步,他说,共和党要营建的,是“如何改变它在民众当中的形像,弄清楚党到底代表什么,以及如何与民众沟通,找回那些失去了的选民。”

洪博培成立了一个跨党派组织,叫作"No Labels";目的,他说,是要帮助那些有诚意要解决实际问题的选民代表。目前,这个组织旗下已经有八十多位来自民主和共和两党的国会议员。

*人生*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中国,一提到洪博培,人们往往将他看作是富家子弟。其中一些“内情”,可能不是很多人都了解的。

“我小的时候,我们家并没有什么产业;所以那时候我最想做的,是从事摇滚乐。”

洪博培年青时候闯荡的经历,从他的一些时间表或者说是年表就可以看出来:他没有正式从高中毕业,最后获得的只是一个“结业证”;一般人都是20岁出头念完大学,而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已经27岁,实属“大龄青年。”

直至今日,53岁的洪博培还说:“感觉还是有遗憾的,不是在跟着某个乐队巡回演出 ... ...不过,人生一辈子,下一步或者最终走到哪儿,有时候是很难预测的。”

洪博培说,正是人生当中的这些“偶然",让他愈加热爱生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