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海外学人:习近平新极权逼退渐进改良


胡耀邦陵墓放满敬献的花圈 (推特图片/朱毅拍摄)

胡耀邦陵墓放满敬献的花圈 (推特图片/朱毅拍摄)

旅居美国的中国异议人士星期六在纽约开会,纪念中共党内民主派标志人物、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26周年。有与会者认为,纪念胡耀邦的大背景是习近平推行新极权主义,导致中国思想界高度分裂,自由派知识分子向激进转变。也有与会者指出,胡耀邦的遗产对当今中国仍有启示,中共如真心纪念胡耀邦,就应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作为执政座右铭。

纪念胡耀邦逝世26周年讨论会。(左起:李进进、王军涛、王书君,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纪念胡耀邦逝世26周年讨论会。(左起:李进进、王军涛、王书君,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4月15日是胡耀邦逝世26周年。星期六,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纽约论坛和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北京之春等组织,在纽约法拉盛召开讨论会,主题是“走新路、走胡耀邦的路”。

在主旨发言中,前中国社科院学者、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客座教授张博树认为,习近平上台后推行新极权主义路线,堵塞了党内自由派走渐进改革之路,加速了自由派知识分子朝着效忠政权和走向激进的分裂。

自由派知识分子趋向激进

他说:“今天有自由派知识分子认为,中国除了革命没有其他选择;认为凡是有助于尽快改变中国现状的,甚至包括推翻现政权的都应欢迎。依此逻辑,在体制内寻求改良的工作就变得不但无益,甚至有害了,因为它可能帮助这个体制维稳。”

张博树说,以胡耀邦、赵紫阳为旗帜的党内民主派,总的思路是要推进中国的民主宪政转型,但是要尽可能地通过一种内外结合、体制内也可接受的方式来进行,即所谓的渐进改革。

但是,习近平上台后的现实与此相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愿意走胡、赵之路。因此,渐进改革之路还能否走得通已成疑问。

纪念胡耀邦逝世26周年讨论会发言者左起张博树、张艾梅、叶宁。(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纪念胡耀邦逝世26周年讨论会发言者左起张博树、张艾梅、叶宁。(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张博树说:“对当下中国走什么路,各种思潮严重缺乏共识,根本找不到共同点。中国的思想界、知识界高度分裂,这一现象也折射出今天中国的高度分裂,这是今天纪念胡耀邦时必须加以注意的大背景。”

他认为,导致这种分裂的直接原因是中共18大习近平上位以来,他所推行的一条新极权主义路线,这条路线与其前任江泽民、胡锦涛的权威主义路线是不同的。

网络活跃人士北风在评议张博树发言时表示,从胡、赵身上寻找政治遗产,应结合中国现实、跳出历史局限。

他认为,胡耀邦称不上民主主义者,他是个有人性和良知的共产主义者,了解这点有助于认清其政治遗产。

他赞同“新极权”的提法,但认为更准确表述应在前面加上“市场”,“市场新极权”,即通过市场化手段从经济体中获取财政支持以维持极权统治。

新极权下渐进改良已被冻结

他指出,海外流亡者中,89前或89后群体的都对中共不抱希望,恰恰是89前后、与胡赵智囊有某种联系的流亡者总是念念不忘改良,他称之为“寻找信号党”——“总想在现在执政者身上找到一丝一毫可以做善良解读的信号,来为自己制造一种虚假的希望。哪怕一点信号找不到,他们也会做天真的假设,例如,现在的极权是为了以后的民主。”

北风问道:“在市场新极权之下,当今中国的渐进社会发育或改良是否已经被冻结?如果是,任何做大公民社会的底盘,就会发现永远是在接近零的地方不断徘徊,没有任何累积,也不可能形成突破。”

王军涛说,耀邦和紫阳的时代过去了。子明强调改革已死。80年代朝野的共识就是改革,民间强调宪政,而朝廷还是党国。朝廷中走得最远的是赵紫阳,他在晚年的软禁中才走出党国架构。

而习近平是想重新打造党国体制。他的“顶层设计”是反宪政概念。宪政主张公平博弈的规则,各种力量按自己的想法博弈。

宪政史上无顶层设计成功先例

王军涛说:“在人类宪政史上没有一个国家可通过顶层设计完成宪政转型。因为所谓顶层设计就是为了一个主导性力量的利益设计一个由它管理社会的规则,这与宪政的公平博弈规则是背道而驰的。”

另一位主旨发言者张艾枚是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的研究员。她说,中共将于今年11月26日纪念胡耀邦100周年。她认为,胡耀邦的政治遗产和政治悲剧对今天的中国仍有很大启示作用。

她认同不应过度评价胡耀邦,但她所讲的胡耀邦的故事和遭遇,说明了像胡耀邦这样有良知的共产党人,比较接近宪政理念,而他是不为中共所容的。

她说,80年代,公安部在胡耀邦亲自批示下,进入中南海搜查涉嫌欺诈的中共元老胡乔木的儿子,搜出15万元人民币,遂将其逮捕。

胡耀邦的做法激怒胡乔木及一众中共元老。李先念认为“中共反腐不能六亲不认”,陈云认为,该案例显示法大于党,而法不应大于党,说,胡乔木的儿子犯了国法,理应通过党内来解决,而不应该让警察进入中南海查抄一个中央领导人的家。

但胡耀邦认为,反腐就要从中央抓起,光明正大,铁面无私,宁可得罪一个人,也不愿得罪10亿人。

中共黑暗政治的牺牲品

她表示,胡耀邦表面上死于心肌梗死,实际上他是党内黑暗政治的牺牲品。很多资料显示,在胡耀邦下台问题上邓小平做了手脚。对公开选出的中共总书记,邓小平背着胡耀邦跟几个元老合计把胡搞下台。

胡耀邦后来说了四个想不到,“想不到党内生活会用突然袭击的办法人人表态;想不到邓立群发言长达5个小时,要把他批倒批臭;想不到他几十年的挚友,号称桃园三结义的王鹤寿,把他们俩人私下讲话全部披露揭发出来;更想不到的是他的辞职报告送中央后有人趁机对他落井下石,对他进行诽谤,说他要当军委副主席,逼邓小平让位。”

张艾枚说,胡耀邦在极度郁闷中度过8个月后痛心疾首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样黑暗的政治在中共党史上举不胜举。”

张艾枚指出, 36年前胡耀邦提出“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后来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北京当局今天要纪念胡耀邦就要把这个标准当执政的座右铭。”

她说:“但现实是,党的历史不能反思,党的错误不能批评,谁反思、批评就是砸共产党的锅,背后就有敌对势力。这种做法在中国形成了普遍恐怖的政治氛围。”

张艾枚说,“习近平上台后一直很辛苦地拯救共产党。如果他真想救党,就必须像胡耀邦一样反腐六亲不认,在党内搞阳光政治,意识形态上不抱残守缺。”

在会上发言的还有叶宁、熊元健、刘青等。与会者就一些问题进行了讨论。会上还发表了新书《生命之光——纪念陈一咨文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