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周游世界的老师黛安娜


Skype的铃声响了,上课啦。

学生们:格罗斯先生好。

黛安娜:姑娘们好,

这是加里森·福雷斯特女子学校初中部的一堂网络远程教学课程。连线那一头的是学校的多媒体教师黛安娜·格罗斯。在学校的资助下,她从2011年起游历了20多个国家 ,通过Skype把美国学校的学生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学生连接起来。

黛安娜:大家好,我是周游世界的老师,这里是莫斯科。

黛安娜:我在冷战时期长大,小时候我们总是被教说这些人是我们的敌人,但是当你真的遇到他们,这些人对你那么好,你才发现,这些人不是你的敌人。

无论是俄罗斯、卢旺达、蒙古、或者马来西亚,Skype里没有国界

珍妮弗·饶:黛安娜给我们学生带来最重要的是不同的角度来看世界,我们希望学生能明白我们都在同一个星球,同一个世界。

但是处境却有天壤之别。这间有着百年历史的女子学校,拥有116英亩的庄园式校区。除了宽敞明亮的教学楼,学校还拥有400人座位的演出中心、大学等级的体育设施、以及供学生学习骑术和马球的马术中心。仅2013学年,该校高中部寄宿学生每人就要交纳约四万八千美金的学费。这个数字对美国工薪阶层也是望尘莫及,对柬埔寨的学生来说更是天文数字。

黛安娜:现在你们面前的两位主讲人,是我在柬埔寨的同事,是他们激发了我,让我到柬埔寨(吴哥窟)暹粒市来教课,而今天,她们去访问美国,来到你们中间。”

庞海丽是吴哥窟的一名导游,坚信教育改变命运的她,用自己的积蓄来为当地贫困儿童创造学习机会。

洛丽: 柬埔寨当地学费一年250美金,那是柬埔寨当地人半年的收入。所以没人上得起学。

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丁市的洛丽·卡尔森,2005年到吴哥窟旅游,为庞海丽的行为
打动,帮助她成立了基金会。2007年,洛丽搬到了柬埔寨。她们从一开始只能资助一个学生,到现在资助超过2000名学生。

美国学生:你们学校的学生都学些什么呢?

洛丽:数学、语文,这些基本的,当然还有我们额外加的。我们的科技课非常棒,对我来说很神奇,这些孩子如此热爱科技,他们连电灯的开关都没见过。我难以置信我们的孩子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着这些技术。你们的老师黛安娜帮了我们大忙。
是的,黛安娜不仅为美国的学生打开一扇窗,她还要把话筒和摄像机交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

黛安娜:每个人都有故事,讲故事是本能。人们知道怎么讲故事。只是要找到对的技术,学会怎么用它,我的学生们就有了能把他们的故事分享给别人的桥梁了。

索易山:你好,我的名字叫索易山,我17岁了,我和我的朋友住在柬埔寨的乡村。我很快乐,我爱我的村子,但是我也很替它发愁。村子里有200户人家,我们都很和睦,但我们有个问题。我们村子这400口人,只有20眼能用的水井。

莉莉·德尔贝:我们看到他们用iPad做的视频,讲他们村子的状况糟透了。他们生活用水特别脏,村里的水井都是坏的。他们要用水来存活,来上学。我们觉得我们必须得为他们做点儿什么。

加里森·福雷斯特女子学校的学生们除了制作节水宣传片,还组织了募捐。
吉莉恩·马林: 我们的饼干义卖持续了好几天。
最后募得多少钱呢?

伊利·夸特尔:我们募得了1500美金。

林赛·凯兰:如果你看那些YouTube视频,有些评论是柬埔寨的学生留下的,他们很感激。我知道我们的学生也非常愿意帮助他们。

莉拉·哈瑟维: 真的很有意思,我希望能再来一次。

黛安娜用一台iPad,一个三脚架,一台电脑,当然还有USB网卡,开起了一个人的电影学院。学生们涉及的题材包括难民营的生活、学校的玩耍、以及爱滋病宣传。有的作品还获了奖,奖金给学校用来购买更多电子设备。

黛安娜:如果没有网,我就到有网络的地方,把视频、博客、或是照片上传。然后截图把评论存下来,再带给学生们看。你就能看到他们的肩膀放下来,站姿都不一样了,他们真的能感受到外面世界对他们的关心,他们的声音是有力量的。

洛丽:有些人旅行,只为了当个游客,他们到一个地方,看那里的名胜,然后就回家了。有些人旅行,是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和住在这世界上的人们。我是后一种人,我觉得黛安娜也是。

洛丽:我希望你们打开思路,开阔眼界看这个世界,明白我们都是兄弟姐妹。你以为你什么也做不了,其实你可以,每个人都可以。

2013年,黛安娜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年度旅行家, 当问到加里森·福雷斯特女子学校的学生们想不想像黛安娜一样,到贫困地区去援助那里的学生时,答案是肯定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