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参加选美的女博士:曹昱


2013年9月6日,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市的斯特拉斯莫尔音乐厅,迎来了一群漂亮的亚裔女孩。即将举行的是本年度太平洋美国亚裔小姐选美比赛的决赛。从海选中挑选出来的15位佳丽,在为开场的群舞做准备,曹昱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大家晚上好,我是12号选手,我是曹昱,我27岁,刚刚拿到布朗大学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联合颁发的神经科学博士学位。

曹昱是全场学历最高的选手,而选美必需的技能之一 ——化妆,她还只是个初学者。

曹昱: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爱捉虫子、跟邻居玩赛车,我从来没有关心过怎么化妆。

直到春季报名参赛,曹昱才开始学习化妆, 住了五年的公寓没有像样的的梳妆台,镜子由书架上随便几本书垫起来的。这三本书依次为《直觉生物统计学》、基辛格的《论中国》和《奇迹年代》。除了比赛提供的一些培训以外,曹昱跟着网络视频学习,紧锣密鼓的在自己的脸上做起了实验。

曹昱:就是反复试验,跟科学研究一样。如果失败,就推倒重来。

相信有多年试验经验的曹昱,这握眉笔的手过不了多久就和握试管的手一样娴熟了。

曹昱:除了科学研究之外,我喜欢写作、协调兴趣小组聚会,还有像你们刚看到的这样,我喜欢学习新技能,比如穿高跟鞋跳舞。

高跟鞋也是新的课题。看来平时曹昱还是更愿意穿人字拖鞋。

曹昱:当然我会观察他们的身高啦, 主要是如果你穿的鞋不够高,你就看起来特别矮。

好像鞋子的高度跟走台的难度系数成正比。曹昱的鞋并不是最高的。不少选手穿更高的鞋也能走出如履平地的感觉。

陈婷婷: 因为她博士的身份,有很多演讲的经历,比起那些还在高中的小女生,她肯定是比她们强很多,但是也许曹昱少一些走台步的经验,刚才我们在练习的时候给她些建议,应该怎样走。

不仅要穿着高跟鞋,还要穿着泳装走台步。决赛前,选手们的身高、体重和三围已经被公布在选美比赛的官方网站上。

曹昱:我一米七, 额,胸部,哎呀,网上都写了。

曹昱:可能有一些人觉得比较敏感,就是说,我多重啊,我胸多大呀,可是其实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比较无所谓。

曹昱:为了这个选美我跟我男朋友每个星期上健身房,大概有三次吧,就是做举重,我男朋友跟我说,其实不是重量,是你这个形状,因为其实我减肥可能就减了五磅,可是我的身材改变很多。

主持人陈婷婷:才艺表演占总比分的百分之二十。

选美比赛包括网上投票和组委会评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评委根据决赛当天对佳丽们的表现进行评分。除了泳装、晚装展示以外,还有才艺表演以及问答环节。才艺表演非常突出选手的个性,许多佳丽都选择了自己的特长或者业余爱好进行表演。

曹昱要展示什么才艺呢?

我觉得我的爱好太多了。

曹昱:这就是边画,我就边叫计算机截图, 然后就变成一个视频。当然这跟真正用笔画,就是在纸上画会不一样,可是挺有挑战性的。

曹昱:就是用3D软件,做的,然后我就记得我在看,然后我就说我知道那是怎么做的。

曹昱:我答辩完了,我给布朗的我们系唱了,演奏了一下, 他们都觉得很好玩。

画画、创作恶搞歌曲,多才多艺的曹昱最后还是挑选演唱电视剧《神雕侠侣》的主题曲《天下无双》。

曹昱:大家以前都是说,日本的和服好看哪,韩国的韩服好看哪,然后我说中国的汉服也好看哪,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有汉服这回事儿。

曹昱:这个是我爸从淘宝上帮我买的,就是这个粉的汉服。这个粉的是以前的,太浅了,我拍在台上用灯一照就看起来像白的, 就不太好看, 这个是我自己加的,不太专业,可是我家有个缝纫机,然后我教我自己怎么缝上。

曹昱:我爸是到宾州州立大学读他的博士,读物理,然后把我妈带过来,我妈也是读宾州州立大学的硕士,然后我是读微生物学, 我妹妹是读农业商业管理,所以我们全家都是宾州州立大学的校友。

曹昱:在宾州那个小城市长大,我没有太多中国朋友,大多数朋友都是白人。

美国生美国长的曹昱对中国的感情和父辈的有所不同。80年代初,父母双双来美留学,曹昱的英文名字Vania就是父亲取得博士学位所在地宾夕法尼亚州的最后五个字母。

曹文武:她自己也觉得,她不属于他们的社会,也不属于中国的社会,成长过程中,她也有这种困惑,尤其是在小学的时候。

在宾州州立大学数学系作教授的爸爸也很难帮她解决这个难题,而力挽狂澜的居然是—《还珠格格》。

曹昱:我那时候身边没有太多中国小孩,从电视剧里找到一些和我相同的人。

曹昱:当然有一些都是瞎编的,可是至少,不同朝代穿的衣服,用的词,我当时还记得问什么是格格,格格就是公主。

曹昱:对中国历史很感兴趣,就是因为这些故事,希望把这些故事用英文写下来,就是对世界的贡献。

说到做到,曹昱给弗吉尼亚州一本中英双语杂志《源》写稿,题目从多种族婚姻到中国女性地位的改变不一而足。

曹昱不仅有中国元素的熏陶,她还受地方元素的感染。

曹文武:另外一个我父母也在这待了一段时间,我岳父岳母也在这待过,他们都是东北人。

曹昱:嘎嘎冷的,东北的话说。我说菠菜,不是一样么? 叔叔对我来说更亲切,别人可能一听就觉得比较土。

曹昱讲起英文来可是一点儿也不土。选美决赛之前,组委会安排了许多社区活动,曹昱有不少周末都是这样度过的。

曹昱:我们现在要去越南文化遗产节,今天是第一天,在维吉尼亚州地标商场,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代表太平洋国际文化传播公司宣传选美比赛。

比赛过程中,选手通过参与社区服务项目成为文化的桥梁。她们的美貌突出,身高也很突出。

谭·阮:是的,她们这么高我很有压力。但我觉得他们是现在年轻的亚裔美国学生和孩子们需要的榜样。并不都是外表,还有教育和职业生涯,以及怎么帮助和回馈这个社区。

的确,除了美的外表,最后的问答环节是展示内在美的关键。佳丽们有的关注公益事业,有的提倡多种族和睦相处。

当被问到如果好莱坞邀曹昱加盟,她会不会放弃自己的科研生涯时,她的回答非常巧妙。

曹昱:实际上,如果我有这个机会,我绝对会去的,我会创造并主持一档节目,专门为年轻人进行科普,就像比尔·奈在我们小时候作的那样。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这一代缺少普及科学的榜样,如果外在美能帮助我做到这一点,我会义无反顾,谢谢。

不只这样说,她还这样做,曹昱创作的科普视频“大脑解码真的能读心么?”获得了神经科学协会授予的大脑科普视频大赛并列二等奖。

主持人:下一名进入前五名角逐的选手是——十二号,曹昱。

在十五名佳丽中,曹昱也晋级前五,她对这个成绩满意么?

曹昱:我觉得挺满意的,我觉得能进前五名,我觉得很兴奋,我真觉得我的目的达到了,通过这个比赛我认识了很多不同的人,我有这些不同的机会,我很满意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