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我,美国人:非洲裔美国人社区的韩裔牧师


据CNN的调查显示,美国宗教场所中只有7%是多种族的。但是在华盛顿东北区却有这样一间小教堂,有一位韩裔美国人牧师带领着一群不同族裔的教徒,他们所在的社区居民95%以上都是非洲裔美国人。在相对不发达、治安又不是很好的社区,牧师彼得是如何保持自己的信仰和包容的心态的呢?

每个星期日都是彼得·陈的工作日。骑着机车不是去送外卖,也不是去推销产品。车行十几分钟来到“和平友谊教会”。这一带居民大多是非洲裔美国人。看起来治安不是特别好,彼得用来锁车的链子特别牢靠。

34岁的韩裔美国人彼得·陈作“和平友谊教会”的代理牧师已经一年有余了,在这样的社区布道不会有顾虑么?

彼得:我并不害怕作这件事,但是我有点疑惑为什么他们想要我这么一个和这个社区非常不同的人来作这件事。

雷蒙德·麦吉说:人们觉得在城市的这个角落作牧师,很重要一点是你必须是非洲裔美国人,因为这里的居民95%是非洲裔美国人。但是彼得有善心,并且非常懂得跨越文化障碍。

肤色不同的人们在一起祈祷,这样的场景并不寻常。致力于消灭种族隔离的马丁路德金牧师就说过 :我觉得每个礼拜日十一点如果不是基督教美国种族隔离最严重的时段,那也是最严重的时段之一。这是我们国家的悲剧之一,可耻的悲剧之一。

如今他的发言过去几乎半个世纪,据CNN调查,美国被认为是种族混合的教会只占7%。“和平友谊教会”就是这7%的代表。

彼得:那样的人群才是我想象天堂的样子。会很令人疑惑,没人能看出你是从哪个国家来的。

十一年前,非洲裔美国人牧师丹尼斯·艾德华兹成立这间教会时并没有有意去吸引多种族的教众。

克里斯汀·艾尔丁 :我第一次来“和平友谊教会”,我就感到非常受鼓舞。它让人觉得这里可以是任何人的家。

连年龄比较小的教徒也有同感。

阿米莉亚·奥基:所有人都笑脸相迎,每个人都很好,每个人都很关心你,我觉得像在家里,在这儿就像和家里人在一起一样。

彼得:我刚来的时候,我们星期日有将近五十人,我们壮大了一些,今天我们有七、八十人。

是什么原因让2012年接任的彼得吸引了更多的人加入教会呢?

克里斯汀:我觉得他很深入浅出,贴近每个人,无论是什么教育背景。

彼得宣讲的话题并不总是这样轻松。

彼得:没人能侍奉两个主人,你不能同时侍奉神和金钱。

这样的布道词似乎也是彼得人生的写照。彼得的父母70年代移民美国,在芝加哥开餐馆为生。家里已经有了做律师、医生的哥哥姐姐,年龄最小的彼得身上也被寄予厚望。耶鲁大学毕业后,家人都期待他去医学院继续深造。彼得却中途改变了主意,转而去神学院进修。

彼得:我当时在一个青年营帮忙,我看到神改变了他们的人生,我想尽我所能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得越多越好。如果我是一个医生,我可能就不能经常看到这样的事了。

如他所愿,彼得所在的教会从点滴做起,为社区做贡献。

阿米莉亚:他们会给有困难的人们一袋食物、菜、或者其他一些能帮得上他们的东西。

帮助别人的同时,彼得也需要照顾家人,可是“和平友谊教会”代理牧师的薪资是不包含家人的健康保险的。面对条件待遇更丰厚的职位,彼得却选择留在“和平友谊教会”。

彼得:有一阵子,我觉得这真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但是最终结果却不错,我能募捐,人们捐款给我们全家上健康保险。我认为这就是生活和神的做法。

这样虔诚的彼得也质疑过上帝。2009年他的妻子卡罗尔罹患恶性乳腺癌,确诊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三期。

卡罗尔·陈:我们经过所有那些“难以置信、无所适从、恐惧、焦虑”,这样的诊断能带来的所有情绪。后来我们要为我的治疗作决定,接下来怎么办,第一件我们要做的是手术,来解决肿瘤。我们准备手术的当天,正要进手术室的时候,我的医生告诉我们,我怀孕了。

耶鲁大学公共健康专业硕士毕业的卡罗尔当然明白,医生之所以会强烈建议他们放弃这个孩子,是因为手术时的全身麻醉,和之后进行的化疗以及术后必须服用的大量药物,很可能会对她腹中的胎儿有严重的负面影响。

彼得:有一阵我真的为这个问题很挣扎,如果上帝真的爱我,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

但是,怀着相同的信仰,彼得和卡罗尔最终决定保住孩子,同时继续手术和治疗。

卡罗尔:现在我们有一个完全健康的两岁男孩,乔纳森。

彼得: 还有露西!治疗之后,很多女人都无法再生育了,因为药物太强了。所以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乔纳森之后我们还会有孩子。

彼得认为全家平安是一种祝福,苦难也是祝福。

彼得:这最后对我作为一个牧师来说是一个祝福,我更懂得上帝了,也更懂得其他人了。当他们遭遇苦难,我可以说我懂,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这对他们来说,知道有人能懂他们,这是非常有力的慰藉。

四个孩子当中最小的露西,现在还不满一岁,和哥哥姐姐们一样,在爸爸妈妈的爱护下健康快乐的成长。但有的时候,爸爸妈妈全心守护的家会遇到麻烦。

卡罗尔:他们偷走了一些电子产品,但是就个人安全来说没那么糟糕。

彼得:我大女儿曾经问过我,为什么别人要拿走我们的东西?为什么他们会闯进我们的房子?为什么他们要做这样的事?

和平友谊教会坐落在华盛顿相对欠发达的东北区,而彼得家就在离教堂两英里远的工薪家庭社区,周围邻居九成是非洲裔美国人。这里犯罪率较高,彼得一家三年当中两次遭遇入室盗窃。

彼得:有种冲动让我说“这都是因为我们是亚裔美国人,住在一个非洲裔美国人的社区里。”

的确这样的经历对彼得来说并不陌生,年幼时,他父亲的餐馆曾经遭非洲裔美人抢劫。而历史上韩裔美国人和非洲裔美国人的关系也不特别融洽。1992年洛杉矶就曾爆发过较大规模的暴力冲突,过程中大批非洲裔美国人哄抢韩裔美国人开办的餐馆、超市、洗衣店等商业门市,导致人员伤亡和巨大的经济财产损失。而彼得却不想孩子从小就建立成见。

彼得:当她长大了,认知世界的能力更全面了,我会告诉她有些族群相处得不太和睦,你知道历史啊什么的。但现在她还小,我希望她能有开放的胸怀,我现在不想影响她如何去待人。

无论在家里或是教会里,彼得都保持着开放的思想,包容各族裔的心态,他的举动也获得了社区和媒体的广泛肯定。

彼得:我觉得很幸运我能两者兼得,能做喜欢的事,还能拿到报酬,我觉得非常幸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