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全美学自联:难忘六四


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25周年之际,世界各地都举办了纪念活动。“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简称“学自联”)依据过去20几年来的传统,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面举行了纪念会。
黄慈萍:全美学自联理事会长(美国之音拍摄)

黄慈萍:全美学自联理事会长(美国之音拍摄)


会上,“学自联”理事长黄慈萍为李承鹏和刘贤斌两位在中国的民主人士颁发了本年度的“自由精神奖”,并为当年只身挡坦克的“王维林”举行了塑像的揭幕仪式。会上还播放了“天安门母亲”代表尤维洁女士特地从北京录制的一段录音。

尤维洁女士在录音中说,今年,“六四”遇难者家属“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她还说,就“天安门母亲”所知,“六四”遇难者家属当中,已经有36位相继离世。“他们是带着遗憾离开了我们,他们没能看到自己的儿女和亲人的沉冤被昭雪的那一天的到来。”

尤维洁女士说, “学自联”给予“天安门母亲”和“六四”遇难者家属“一如既往”的支持,让她“感到莫大的鼓舞”。

她说:“你们和我们虽远隔万里,但是我们要求重新评价‘六四’的决心是一致的。制止杀戮,尊重生命,热爱和平,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平等地生活在自己的家园中,这样的理念是现代文明人的理念。中国的社会只有采用现代文明的理念治国,中国的未来才会有希望。”
陆文禾博士:全美学自联理事(美国之音拍摄)

陆文禾博士:全美学自联理事(美国之音拍摄)


“全美学自联”理事、1986年从佛罗里达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陆文禾说:“全美学自联过去25年来,一直在声援‘天安门母亲’提出的三项正当要求,那就是:调查真相、惩办凶手、抚恤受难者。”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是由数万名留美的学生学者于1989年7月北京镇压学生运动的“六四”屠杀事件之后,在美国中部城市芝加哥成立的。其主要宗旨即是支持中国实现民主和自由。该组织现任理事长黄慈萍介绍说,“自治”是这个名称中很重要的字眼,它意味着独立,尤其是独立于中国政府驻外使领馆的操控。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举行六四廿五周年纪念会(美国之音拍摄)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举行六四廿五周年纪念会(美国之音拍摄)


黄慈萍说,至今仍然为“学自联”奔走的留美人士当中,“大多数都有博士学位和全职工作,完全可以只顾自己享受美国的优裕生活而忘掉太平洋的那边”;之所以二十余年如一日,不畏中国政府的骚扰、甚至迫害,是出于“理念和良心”。

2008年8月,持有“绿卡”的陆文禾回中国探亲,但是飞机在上海落地之后,被中国政府禁止入关,被迫乘机返回美国。2011年9月,已经持有美国护照的陆文禾申请回国探亲签证,被中国大使馆拒绝,使他未能为母亲料理丧事。旅居美国多年的黄慈萍至今没有放弃中国国籍,但是中国政府拒绝给她颁发护照,并且不允许她入境。

美国之音网站上有留言说:“这个全美学自联,如果说当年还有那么一点点代表性,如今与全美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可以说丝毫没有关系了。都是些五、六十岁或以上的人在那儿混 。”

对此,“学自联”理事长、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的黄慈萍说:“是的,25年过去了,我们也已不再年青。年复一年,学自联的创会成员在渐渐老去。但这些年来尤其是这两年,我们有幸看到一些年青的留学生及访问学者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他们的谈吐见识也非常与我们相似。未来的世界是他们的。”
陈桥:中国异议人士刘贤斌之女(美国之音拍摄)

陈桥:中国异议人士刘贤斌之女(美国之音拍摄)


在出席5月31日“学自联”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举行“六四”纪念会的人当中,有两位出生于1990年代后期、年仅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她们分别是中国异议人士刘贤斌和杨海的女儿,先后于2011、2012年来美国留学。

刘贤斌的女儿陈桥在会上发言时说,在参加纪念会之前,刚刚看了一部讲述“六四”整个过程的纪录片,尤其被“王维林”所打动。“我真的不能想象,一个人能够愿意带着一个国家、百姓的梦想,而堵在一个坦克车的前面。”

出席纪念会的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称“王维林”是有良知的中国人的代表,“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鲜血,来为中国争取一个好的前途。”魏京生还指出,透过“王维林”,“全世界都看到,咱们中国人不是一个懦弱的民族。”
魏京生: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主席(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魏京生: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主席(美国之音燕青拍摄)


魏京生进而表示,纪念“六四”的活动,虽然地点选择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但是“主要不是做给大使馆看的,而是做给国内老百姓看的。让他们知道,海外这些人,并没有停止抗争,海外的朋友,仍然是坚持关注中国的民主,关注中国的人权,关注那些受迫害的老百姓。”

魏京生透过亲身经历,讲述了外界的声援对中国国内民主人士、尤其是关在牢狱里的异议人士所具有的意义。“共产党那时候虽然对我们这些政治犯封锁得特别严,但是偶尔还是会有一点点消息透露出来。比如有的警察会说:‘老魏,你海外怎么有那么多朋友啊?那么多外国朋友?’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给你寄的明信片摞了一大堆了!’这个消息对于那些一直在监狱里那种恶劣的、精神压力非常大的环境中的人,鼓励的作用特别大。比一般人想象的(鼓励的作用)要大得多。”

从各地赶来参加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六四”廿五周年纪念会的人士,以一首“难忘六四”,和着“龙的传人”的曲调,缅怀逝去的英雄,唱出对光明的渴望。

由于“六四”,“龙的传人”如今又有了新的涵义。

附:
难忘六四
西诺作词 2014年5月

遥远的东方有一国家
她的名字就叫中国
遥远的东方有一群人
她的名字叫自由传人

天安门广场人潮涌
金水桥两畔抗议声
坦克压碎了自由的梦
十里长街鲜血淋

八九的硝烟已风吹尽
六四的伤痕却留我心
牺牲的英烈们无人闻
天安门母亲她无照应

流亡的孩子难入家门
公正的审判却未来临
多少年等待空无影
什么时候能看到光明?

二十五年前阵痛的夜
理想浸泡在血泊里
独裁专制已撕破了脸
人民的苦难看不到边

自由的信念从不断
六四的火种代代传
中国中国你快醒来
争取自由靠战斗的剑
中国中国你快醒来
争取自由靠战斗的剑

注:“难忘六四”的作词者是被称为“民间艺人”的民主人士西诺。目前旅居美国的西诺同时也是“博讯”新闻社的记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