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9万美元之争折射独立中文笔会内部分歧严重


独立中文笔会2012年举行的一次颁奖典礼 (美国之音电视截图)

独立中文笔会2012年举行的一次颁奖典礼 (美国之音电视截图)

一家旨在推动中国出版和言论自由的非政府、跨国民间组织最近再度曝出内部严重分歧的消息。该组织在最新一次换届选举后,出现两个由不同成员组成的理事会和两位会长。此后,又出现一方提出该组织名下一个银行账户上巨额资金“去向不明”的指称。是什么原因导致这家颇有国际影响力的组织出现“分裂”的局面,这个组织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2016年2月,独立中文笔会在网上举行第七届会员大会后对外发布了两个不同版本的公报,出现两个由不同成员组成的理事会,贝岭和廖天琪各自宣布当选第七届会长。据第六届会长、知名异议诗人贝岭介绍,笔会“分裂”是因为组织内部出现了“不可调和的分歧”。

独立中文笔会主席,流亡诗人贝岭(申华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主席,流亡诗人贝岭(申华拍摄)

9万美元之争

近日,贝岭一方又提出,在他担任第六届会长期间,笔会一个账户上的9万美元资金“不翼而飞”,将矛头指向了贝岭的前任、人在德国的科隆艺术学院院士廖天琪。廖天琪曾连任独立中文笔会第四届和第五届会长。

贝岭方提供给美国之音的材料指称,第五届会长廖天琪在向第六届会长贝岭交接时没有将笔会名下的银行账户恰当移交。这份材料称,“3月15日,长期担任笔会出纳的司鹏程在美国发电邮给贝岭、廖天琪,报告‘从银行获悉,笔会旧账户上约9万美金存款消失’……根据此日后廖天琪、张裕分别在笔会社区留下的‘白纸黑字’证明,二人等(在任职第四、第五届笔会主要职务期间)违反笔会规章非法持有,未作移交,对第六届理事会及会长恶意隐瞒”。

2001年在美国注册的独立中文笔会是一个非政府、非赢利、无党派的跨国界组织,由贝岭和另外一位诗人孟浪创办。该组织致力于维护包括作家、新闻工作者、翻译者、研究者和出版者在内的全世界中文文学工作者的言论自由。首位会长是已故的知名异议作家、记者、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刘宾雁。另一位知名异议作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目前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曾担任过该组织第二任会长。

去年,曾有人在海外中文媒体上发文披露,“独立中文笔会的内部利益纠纷盘根错节,冲突频发”。文章说,“自从获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巨额资助后,内部的明争暗斗层出不穷。随着各种经费源源不断而来,笔会领导层高度防范内部人士‘泄密’。”

在笔会两派冲突愈演愈烈之际,均声称当选第七届独立中文笔会会长的贝岭和廖天琪分别通过电话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

贝岭:第四、五届会长、财务人员刻意隐瞒账户

贝岭说:“由于上一届的出纳司鹏程的一封等同于举报信,写给了第五届的会长和第六届的会长,说笔会这个账户里的钱不翼而飞了。他说他大吃一惊,有9万多块钱(美元)。他说他告知了银行的反欺诈部让他们处理。”

贝岭方认为,这个账户在2013年他上任交接时被故意隐瞒了。“如果没有把这个账户的持有人、在哪个银行开的,现在账户上支票签署人、里边有多少钱,不去向下一届移交,而只是抽象的在财务报告上说有这些钱。这恐怕…等于…叫隐瞒。”他说。

贝岭表示,他当时在接手笔会时被要求开设一个新的银行账户,而不是直接接管原来的账户,因此对之前的那个账户毫不知情。他还表示,在他担任第六届会长的两年里,那个账户上不断有支票开出。

廖天琪:资金用于解决上一任的财务问题

但廖天琪坚决否认所谓“隐瞒”账户的说法,但间接承认了是她的一方动用了账户内的9万美元。她说:“怎么会有9万块钱不翼而飞?怎么可能?连100块钱都不可以不翼而飞!不可能是不翼而飞的!所有的钱都清清楚楚在帐目上,而且这些钱都是要用在上一届没有支付的钱里面。我们还欠了国内一些会员的劳务费。上一届贝岭作为会长他没有做完的事情,我们现在必须接下来要把那些钱支付出去,而且我们已经做了这些事情。”

廖天琪强调,自己就任会长以来,需要动用账户内的经费去解决上一任没有解决的财务问题,而这是得到了笔会主要资助方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的授权。“我很遗憾地说,上一届理事会、主要就是贝岭先生负责的,他们有很多应当付给会员的劳务费没有付出去,有一些必要的开支,实际上人家的钱已经支出去,但是他们却没有把这个钱付出去。现在NED(美国国家全国民主基金会)就要求我把这些工作继续。”

廖天琪没有解释为什么贝岭2013年接手独立中文笔会时要开设一个新的银行账户,也没有具体说明为什么贝岭一方声称对存在争议的9万美元那个账户毫不知情,但她把这些归咎于贝岭作为笔会负责人工作的失职。“我不明白一个曾经的会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表示他对我们笔会的事情完全不清楚,也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一种态度。”

在廖天琪(第四届和第五届会长)和贝岭(第六届会长)时期都做过出纳的司鹏程也没有就记者9万美元去向的问题给予解答。他在给美国之音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说,“因我已交卸职责,不适合就此发表意见”。但他同时表示,9万美元是笔会的公共资金,属于“笔会内部的问题,在媒体和社会上讨论无助于问题的解决……但我以为解决争议的途径不外乎遵守笔会注册地的美国公司社团法律及遵循笔会的章程。”

张裕:贝岭单方面的指控是谎言和污蔑

目前在独立中文笔会(廖方)担任会计/簿计兼发行和翻译委员会协调人的张裕在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指责在前文中所提到的贝岭方所提供材料中说的“完全失实,而且是单方面的谎言和污蔑。”

张裕在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首先解释贝岭方所说的所谓“笔会旧账户”是刘晓波担任会长期间(2003年10月-2007年10月),由当时居住在美国的笔会财务人员经笔会理事会授权在美国开设的,几位账户持有人都是有美国籍的笔会前任工作人员,而非美国籍的廖天琪和张裕都不是该账户持有人,也不是笔会任何其它账户的持有人。因此,所谓“非法持有”的说法并不成立,也就不存在移交账户的问题。

张裕表示,笔会的旧账户到2013年12月前一直是笔会唯一账户,“一直对外公开接受捐款并收取会费,以及支付所有花费”。账户内的款项“包括笔会逐年积累的所有结余、待支出预算资金,以及已结帐但暂存未汇的工作人员津贴、报销和会刊作者稿费等”。2013年12月,第六届笔会会长贝岭和出纳司鹏程又在同一银行开设了一个新的账户,二人是新账户的持有人。

张裕在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强调,“笔会两年一度召开网络会员大会,由前届理事会提交财务报告给会员大会通过,其中包括了前届所有的收入、支出以及逐年总积累的基本帐目,而第五届会员大会在2013年10月底结束,因此根本不存在任何所谓‘未作移交’和‘隐瞒’。”

张裕认为,贝岭作为笔会第六届会长理应对笔会帐目一清二楚,“根本不存在任何前届人员对第六届领导层丝毫隐瞒‘旧账户’及其存款的问题。”他在邮件中说,由于司鹏程在第四届、第五届一直是笔会旧账户的主要持有人,在第六届也担任同样职务,因此“并不需要自我‘移交’,而是根据本会规章制度向新任的第六届会长贝岭、秘书长齐家贞和常务秘书张裕报告了银行存款的具体数字,此后还数次一起讨论找到‘旧账户’其他名义持有人(当时已不担任笔会工作),将其关闭而存款转入新账户的问题(有当事人的群发电邮的反复来往通信为证,包括贝岭转告其他持有人直接对他所说的话)”。

张裕还表示,贝岭亲笔签署的交给美国国税局的报税表上,有笔会全部账户中的存款资产总额。

笔会“分裂”,祸起理念之争?

目前,独立中文笔会内部对这个组织是否“分裂”看法不一,但 9万美元之争却凸显出这个组织内部存在严重分歧。贝岭并不回避笔会的“分裂”。他表示,笔会的分裂是由于内部在理念问题上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他说:“分裂的主要原因是在言论自由上产生的不可调和的分歧,就是一部分人认为笔会内部不保证言论自由,所以才产生了在内部的社区里无限期地对某些人禁言。我和孟浪、尤其是我强调,我们这个组织就是因为言论自由而成立的。如果我们在内部都不能保证言论自由,那么这个组织没有资格,甚至它在外部去争取言论自由,它带有荒诞性。”

廖天琪否认这种说法。她表示,所谓限制内部言论自由是因为有一位理事的发言不恰当、甚至是人身攻击,这超出了言论自由的范畴。她说:“就是为了这样一件事情,贝岭先生和他们那边的人就借题发挥,说我们是限制言论自由了,我们伤害了会员的言论自由。这种说法当然是不成立的。”

廖天琪进而表示,笔会内部不存在什么理念之争,有的只是一些人事上的矛盾。她说:“笔会的最高宗旨就是言论自由。上一届的理事会里确实出现不协调的问题,但这不是理念之争。我不得不说,这只是一些小小的是非、人事上的纠纷。”

前笔会出纳司鹏程认为,笔会表面上的各自为政应只是暂时的,所有事项都会得到圆满解决。也有部分笔会会员不同意笔会已“一分为二”的说法,认为笔会的会员未变,资金来源未变,只是目前有两个理事会。

张裕在给美国之音的另外一封邮件中也否认笔会“一分为二”的说法。他表示,笔会从未“一分为二”,网上流传的一篇据称是蒋亶文写的《独立中文笔会“一分为二”的来龙去脉》文章存在诸多事实错误,“经笔会调查,没有任何‘人员出走’,更没有人‘另立维权组织’。”

笔会分裂已成定局?

但贝岭表示,虽然痛苦但他接受笔会分裂这样一个结局。“这样的团体是不是一定要通过分裂来让它自我成长?因为分裂在我们这样一个时代它早已不是一个价值判断、是非判断。”此前,贝岭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曾强调他一方笔会的正统性。他说:“你知道这个笔会是我创办、孟浪协助的。名字一样是由于我们笔会历史构成,怎么样去让彼此都认识到两个(笔会)名字必须有一个需要更改,我觉得需要看智慧。”

在强调自己一方合法性的同时,廖天琪也谈了对独立中文笔会未来的看法。“我觉得我们的大门是敞开的。但是如果有人他不是以文会友,不是说大家守望相助,在言论自由受到这么严重打压的情况下,大家还不互相帮助、互相爱惜、心心相惜的话,那真的没有意思。如果不是抱着这个心情,而是抱着别的目的,那当然用不着进入我们(一方)的笔会。”她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