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有关互联网未来的辩论


2014年11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马云在中国浙江乌镇举行“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言。

2014年11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马云在中国浙江乌镇举行“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言。

在中国政府浙江乌镇举行“世界互联网大会”之际,美国民间智库外交关系协会11月20日在华盛顿举行有关互联网管理未来发展的研讨会。

于是,中国浙江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和美国华盛顿的互联网管理未来发展研讨会就形成了某种对台戏的景观。

*重大的问题*

世界媒体从中国发出的报道说,在中国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与会者竭尽全力回避提及政府对互联网任意控制等敏感问题。

与此同时,美国华盛顿的研讨会则开放提问。来自各方的主讲人,包括官方人士必须应对听众提出的任何尖锐敏感的问题,并尽力作出坦率的回答。

在11月20日研讨会开放提问的一开始,一位记者首先发问:

“关于互联网的未来,目前世界上可以说有两种展望相互竞争。一种是展望可以说以美国为代表,这就是使互联网保持最大程度的开放和自由。另一种展望可以说是以中国为代表,这就是使互联网保持最大程度的驯化和控制。主讲人对这两种相互竞争的展望有什么看法?”

*非洲的看法*

非洲互联网服务商协会前执行秘书、加纳现任互联网服务商协会执行秘书埃里克•奥斯阿宽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提出了他的见解:

“我想以间接的方式回答这个问题。我想,互联网的一大特色就是其非中心性。互联网网络的建立使各方的人都可以与之联通,进行参与,使用互联网。这是互联网非常别具一格的特征,跟以前的电话系统不一样。以前的电话系统有接驳中心,你必须跟那个中心连接,才能获得使用电话系统的好处。互联网的这种独特性质我想就应当决定我们对互联网的看法。换句话说,互联网的本性决定了它很难进行中心控制。因为互联网当中没有一个点可以让你把手放上去说,我控制了这一点,我就控制了整个互联网。

“从我的立场来说,我觉得改进互联网的方式就是我们可以继续增强互联网的这种非中心性,让各方的人可以参与。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假如你看看今天的非洲,就会看到有新兴的软件行业,有软件开发者,软件研究公司,开发软件技术,让他们可以自力更生。这种事情先前是没有的。以前年轻人大学毕业没有工作。但是,今天他们有了互联网,他们就学习掌握这种技能,开发软件,成立自己的公司。互联网让人们可以自力更生。最近我访问了一个公司,意识到非洲有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行业创生,而创造者就是年轻人。他们以前是问题,现在却是解决问题。

“我自己在2007年投资一个公司,是三个年轻大学生创立的。他们大学毕业之后,因为有互联网,他们就成立了那个公司,后来赚了一千二百万美元,在加纳雇佣了45个人。我想,互联网是很给力的。互联网降低了创业者创业的障碍,让他们可以建立新的公司,让他们可以自我表现。我想,这是让年轻人自力更生的很有力的途径。当今世界最大的问题是就业问题。我们整天问我们自己如何能创造就业,让年轻人可以自力更生。非洲的人口很年轻。我认为互联网的构造以一种间接的方式在解决这个问题,让人们可以发挥他们的创造性。我希望这种局面能继续保持。

*巴西的看法*

巴西是拉丁美洲第一大国,也是发展中国家的领袖之一。巴西国家电讯机构国际事务部主任:杰弗逊•纳西夫在其工作中经常与中国政府代表团打交道,很清楚美国和中国分别代表的两种相互竞争的互联网管理思路: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在国际电信联盟,有时候我们很想知道中国代表团的想法,以便理解他们对互联网的看法。我想,在控制和安全方面,不错,中国比别的国家更主张中心化。但就技术创新和技术能力而言,比如,普及互联网,孵化商业,中国有很大的进步。

“比如,中国的两个大公司,阿里巴巴,华为,一个从事网络商业,一个从事网络建构。这是两个特大的公司,在全世界赢得越来越多的市场。当然,在控制和网络安全的问题上,中国跟美国观点不一样。但是,就使用互联网进行技术创新,进行经济开发而言,我想美国和中国的思路是一致的。”

*欧洲的看法*

欧洲联盟驻美国信息技术参赞安德里亚•格罗里奥索指出,就互联网管理的总体思路而言,欧洲联盟和美国是看法一致的:

“我认为对互联网今后应当向什么方向发展、互联网应当如何管理,确实是有不同的展望。但我认为应当强调指出的是,你提到一方面是美国,一方面是中国,我想应当说是美国和欧洲是一方面,美国和欧洲是完全立场一致的,因为我们都主张保持互联网开放,而不是将互联网隔成不同的区域。这不仅是为了经济发展,而且也是因为欧美的民主政治使然。

“我认为重要的是,你可以不同意某一个国家的立场,或对某一个国家的某一个组织的观点。我认为拥有表示不同意的权利是重要的。但努力理解某个国家持有某种立场的缘由总是重要的。请准许我提出另一个国家,不是中国,而是俄罗斯。几个星期前,我看到一项俄罗斯民意测验结果。我跟俄罗斯专家进行了求证,得知那是一项可信的民意测验。

“那项测验之所以有趣,是因为俄罗斯议会通过一些控制互联网的法案,48%的俄罗斯公民对此表示赞同。这项民意测验一年前也做过。当时表示赞同的是52%。也就是说,表示在赞同的比例呈下降趋势。但是,52%的人赞同政府采取强力措施控制互联网,这从我们的观点来看是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我认为,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政府、互联网行业和公民社会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并直面俄罗斯的这种情况是重要的。

“我要强调的另一点是,我特意没有使用‘竞争’这个词,而是使用‘不同’。这并不是因为我相信没有竞争。确实是有竞争。而且,有时候还是不同世界观的激烈竞争。但在我现在看来,最重要的是,我们都知道有些国家有一种世界观,另一些国家有另一种世界观,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世界各地的国家有不同的漫长历史。

“现在应当集中精力注意的是,大片的地区、国家、和国家内部的组织现在还没有决定它们希望看到互联网向哪个方向发展。这是我们应当着力用功的所在。我们应当抱着尊敬的态度接近它们,说服它们。不是告诉它们我们认为它们应当做什么,而是告诉它们,保持互联网的开放和全世界通行而不是画地为牢、分片分隔符合它们的利益。这是最艰巨的任务。说实话,相对而言,跟一个人说‘你错,我对’要容易得多。不容易的是努力理解为什么对方的观点跟我方的不同,我能如何说服对方接近我的立场,并在此过程中增进相互理解。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这总是能得出好结果。”

*互联网用户价值观*

美国强调互联网的自由开放与中国强调互联网的驯化控制这两种价值观相互竞争,相互冲突。一度进军中国市场的全世界最大的搜索引擎服务商谷歌公司在中国就成为这种价值观冲突的牺牲品——中国要求谷歌公司必须按照中国政府的要求屏蔽中国政府所不喜欢的搜索结果,而谷歌公司认为这种做法违反谷歌公司的价值观,于是决定撤出中国大陆。

有记者询问主持研讨会第一场会议的谷歌公司驻华盛顿代表律师阿帕纳•斯里达,她对两种相互冲突的互联网前景展望有什么评论。斯里达回答说:

“谷歌公司的观点是,自由与开放的互联网不一定是美国的价值观,而是谷歌公司用于在全球各地用户所共有的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也是谷歌公司所认同的,不管我们是否是一个美国公司。我想,我们的思路不是从国家和地区出发的,而是基于对公司的核心价值观以及什么核心价值观最有利于我们的终端用户。”

*互联网向何处去*

互联网现在还处于大发展阶段。互联网今后将向哪个方向发展,究竟会变的更开放,还是会变成许许多多画地为牢的局域网,将取决于世界各国政府、互联网行业、公民社会的协商、互动、博弈。

现在还不能确定在今后的5年或10年之内究竟是美国还是中国互联网管理主张占上风。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