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仇恨团体借助互联网传播影响


形形色色的仇恨团体借助互联网进行宣传和招募新成员。追踪观察这种团体的犹太人人权团体西蒙·维森塔尔中心表示,这种仇恨团体的影响力正在增长。他们所散布的信息虽然各有不同,但都鼓吹仇恨或暴力。

上个星期在突尼斯发生的暴力事件导致将近40名旅游者死亡,科威特有人在一个什叶派穆斯林清真寺制造自杀炸弹爆炸,造成27人死亡。今年1月,有人在巴黎讽刺杂志《查里周刊》总部屠杀了12人。

追踪观察网络仇恨团体的维森塔尔中心的拉比库珀说,这些暴力屠杀行动在伊斯兰国这样的极端派团体所使用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受到欢迎。

他说:“这些团体相当机动灵活,善于使用先进的互联网技术来大规模宣传他们的理念,尤其是针对特定的群体进行宣传。”

拉比库珀说,伊斯兰国的宣传和招募新人的手法很精巧。这份漂亮的网络杂志就是这样。它甚至使用社交媒体来促成网络杂志访问者和前线战斗员的联系。

互联网在美国也是协助仇恨犯罪的力量。被控在查尔斯顿一个教堂开枪打死9名非洲裔美国人的鲁夫就是从互联网上接受了白人至上的意识形态的。

前新纳粹光头党成员扎尔现在与维森塔尔中心合作。他在仇恨犯罪团体的宣传中看到了他先前所相信的东西。他说,今天的极端派常常相互分享他们的敌人名单。

扎尔说:“他们的敌人是犹太复国主义,邪恶暴虐的犹太人。其次是美国政府,还有跨国公司。”

扎尔先前在这个郊区公园跟光头党朋友聚会。他说,今天,这种聚会都是在网上进行:“一个人可能在南达科他州什么地方,那地方大雪封门,但他仍然可以上网接收仇恨团体的宣传。”

维森塔尔中心的拉比库珀说,互联网造成了一种回声音响扩大效果:“互联网让人觉得有了力量,给人一种不再孤独的群体归属感。假如你是这么想,你就不再孤独。”

扎尔说,极端派的人听到了仇恨的言辞,但他们需要听到另外一边的说法:“需要有另一边的说法。我认为,最重要的声音是我这样的人和其他参加过暴力极端派组织的人的声音。我们正在尽力发出与仇恨宣传相反的声音。”

维森塔尔中心的拉比库珀说,需要应对散布仇恨言论的社交媒体网站的问题,可以让仇恨边缘化,不应当容忍那些由仇恨转向恐怖主义的言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