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灵长类学家古道尔对话美国之音 赞中美象牙禁令


英国灵长类学专家、环境保育人士珍·古道尔(Jane Goodall,又译珍·古德)2015年10月27日在美国国务院发表演讲,讨论改善非洲的卫生条件、计划生育和推动女性权益对环境保护的影响。

古道尔于1977年创建了珍·古道尔研究会(Jane Goodall Institute),几十年来在坦桑尼亚、乌干达、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国家帮助当地村民获取清洁水源、控制人与动物共同感染的疾病、为女童提供奖学金、并推展计划生育等工作。

古道尔在演讲时说: “计划生育受到了村民的欢迎。树木消失和土地过度使用的原因都是人口数量太大。你们听了可能会感到惊讶,村子里的男人都已经来开始主动要求结扎了。人们认识到,他们不能再继续养育这么多孩子了。”

英国灵长类学专家古道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许湘筠拍摄)

英国灵长类学专家古道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许湘筠拍摄)

1960年夏天,26岁的珍·古道尔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到非洲东部的坦噶尼喀湖畔,进入非洲丛林研究黑猩猩。她的研究地点就是现在的坦桑尼亚冈贝河国家公园(Gombe Stream National Park)。古道尔的研究兴趣源自童年,她最著名的研究成果,可能在于她推翻了科学界此前认为只有人类才能制造和使用工具的这一错误看法。1960年,古道尔在非洲丛林里发现,她的研究对象、取名为“白胡子大卫”的黑猩猩摘光一根树枝上的叶子,然后将树枝伸进白蚁巢穴里引白蚁上钩。

古道尔的观察还发现,黑猩猩并不像科学界以前认为的那样主要以蔬菜、水果和昆虫为生,相反,它们会捕食野猪等比较大型的动物。1974年,古道尔还记载了黑猩猩群体之间爆发的凶残战争,这一发现也震惊了当时的科学界。

珍·古道尔研究会继续着古道尔博士对黑猩猩的研究和保护工作,同时致力于通过环保改善非洲当地人的生活。

10月27日,古道尔在华盛顿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在采访中,古道尔说,外来者带进非洲的建设项目最初看上去能帮助当地人民,但是可能在建成以后给环境和居民带来意想不到的问题。

她对美国之音说: “有些工程考虑欠佳,比如说修建大坝,的确会带来水力发电,但是也能改变整体的生物多样性,减少大坝下游的水源供应,有时候还会带来洪水。一切都改变了。在美国,很多人强烈呼吁拆除以前修建的大坝。”

中国在非洲投入大笔资金和人力参与工程建设,同时获取自然资源。2014年,古道尔曾经对法新社表示:“中国在非洲的所作所为和殖民者如出一辙”。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古道尔表示,中国的做法并不比别人更糟糕,但中国的工程规模更大,资金也更雄厚。

古道尔说: “我对中国在非洲活动的顾虑和对其它外来群体的顾虑没什么不同。这里的问题是,非洲的资源正在快速减少,森林在消失,当地人通常变得越来越贫穷。这不只和森林有关,也和发掘贵重金属的采矿业有关。所以说,正在发生的情况和从一开始就在持续的情况一样,无论谁来,都是来榨取非洲的自然资源。在很多地方,树木砍伐得太快,自然的恢复能力已经跟不上。那些曾经是森林的地方只剩下荒漠。”

美中两国最近在打击野生动植物制品走私方面加强了合作。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10月访美之际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两国决定在各自国家颁布禁令,除少数特例外,全面停止象牙进出口贸易。

古道尔对这样的发展感到乐观:“我认为中国和美国禁止进口象牙真是太棒了。很多野生动植物制品、但特别对象牙和犀牛角来说,这里的一个问题是它们的价值实在是太高了。当这种制品的价格比黄金还要贵重的时候,人们面对这样强大的诱惑就会进行走私和逃避禁令。现在很多国际恐怖分子和帮派都参与象牙贸易和犀牛角贸易。但是由政府出面来禁止进口,表示说‘不行,我们不能再让这些制品进来了’,一定会给情况带来改善。”

现年81岁的古道尔仍然不停地走访世界各地,向人们、尤其是年轻人传达黑猩猩和环境面临的危机,并坚信人类有责任、也有能力解决自己造成的环境问题。

附:美国之音采访珍·古道尔问答全文

美国之音记者: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您的青年组织“根与芽”(Roots and Shoots)。这个组织寻求鼓励并支持年轻人在自己的社区通过实际动手的行动解决问题,在140多个国家都有会员。这些年轻人和他们的项目有什么共通的地方?

古道尔:首先,年轻人自主选择项目,所以他们选择自己有热情的事情,然后才能有卷起袖子、投入工作的干劲。我们可能需要引导他们如何更好地行动。但是,这是他们自己的投入,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是全世界的年轻人共有的特点。

我们在上海有一个很强大的根与芽组织,在全中国各地也是。从学龄前儿童到大学生,都有我们的会员。

记者:我的下一个问题的确也和中国有关。在2014年的一次采访中,您说:“中国在非洲的所作所为和殖民者如出一辙”。您都看到了什么?您对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最大的顾虑是什么?”

古道尔:我对中国在非洲活动的顾虑和对其它外来群体的顾虑没什么不同。这里的问题是,非洲的资源正在快速减少,森林在消失,当地人通常变得越来越贫穷。这不只和森林有关,也和发掘贵重金属的采矿业有关。所以说,正在发生的情况和从一开始就在持续的情况一样,无论谁来,都是来榨取非洲的自然资源。在很多地方,问题出现得太快,自然的恢复能力已经跟不上。那些曾经是森林的地方只剩下荒漠。

不过,中国的做法并不比别人更糟糕,我只是说中国是个大国,更加成功,所以很显然,中国的工程规模更大,资金也更雄厚。

记者:中国在非洲建设的基础设施项目难道不是帮助当地人解决一些问题的途径之一吗?

古道尔:当然,中国投资发展的道路工程等等,整体来说,对当地人是非常好的。我不能说所有这些工程都好——不过话说回来,世界银行做得更差。有些工程考虑欠佳,比如说修建大坝,的确会带来水力发电,但是也能改变整体的生物多样性,减少大坝下游的水源供应,有时候还会带来洪水。一切都改变了。在美国,很多人强烈呼吁拆除以前修建的大坝。

我们逐渐学到,这些项目可能最初看上去能帮助人民,出于这样的初衷,但是它们可能给环境带来意想不到的问题,也给人类造成意想不到的问题。这是非常复杂的。

记者:美国和中国最近承诺采取措施,打击野生动植物走私,包括禁止象牙进出口。这样的承诺在您看来是一个积极的迹象吗?您认为类似的国际倡议足以解决野生动植物制品走私问题吗?

古道尔: 我认为中国和美国禁止进口象牙真是太棒了。很多野生动植物制品、但特别对象牙和犀牛角来说,这里的一个问题是它们的价值实在是太高了。当这种制品的价格比黄金还要贵重的时候,人们面对这样强大的诱惑就会进行走私和逃避禁令。现在很多国际恐怖分子和帮派都参与象牙贸易和犀牛角贸易。这是一个问题,但是由政府出面来禁止进口,表示说“不行,我们不能再让这些制品进来了”,一定会给情况带来改善。

记者:我的最后一个问题还是回到年轻人。您还鼓励现在对野生动植物富有热情的年轻人如同您50多年一样投身丛林吗?

古道尔:如果年轻人希望走进丛林,我当然鼓励他们,因为没有比丛林更好的地方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殷切地保护丛林。我创建根与芽组织就是因为年轻人对我说过,“你们上一代破坏了我们的未来,我们这一代无能为力了。”我们的确伤害了他们的未来,我们现在还在进行这样的破坏,但是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他们能做的也有很多。我的使命是造就一大批比我们更有智慧的年轻人,这体现在他们考虑环境和彼此的方式上,他们尊重环境、尊重彼此,他们懂得,我们都需要金钱来生活,但是当人为了金钱而生活,事情就错了——除非他们为赚钱而生的目的是为了一个高尚的事业,就像珍·古道尔研究会一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