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VOA专访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谈台湾新政局与中国女权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3月6日在美国之音演播室接受海峡论谈节目专访。台湾一月份刚刚选出华人世界第一位女性领导人--蔡英文,身为台湾女权运动先驱与第一位女性副元首,吕秀莲在国际妇女节前夕畅谈她对台湾第一女总统蔡英文的看法,并对中国女权运动发出呼吁,同时回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六在两会上对台湾发表的最新谈话。吕秀莲也在专访中展望台湾新政局与两岸关系的挑战,并提出老一辈台独基本教义派与“天然独”世代传承的理念,最后吕秀莲也谈到她亲身经历的两颗子弹“319枪击事件”,希望相关单位针对即将届满12周年的“319事件”重新调查,让真相水落石出。

蔡英文当选台湾第一女总统 吕秀莲:与有荣焉

樊冬宁: 欢迎收看美国之音和台湾中广新闻网为您联合播出的海峡论谈,我是樊冬宁,今晚和我一起主持讨论的是台湾中广新闻网主持人叶柏毅。

叶柏毅:听众、观众们晚安。

樊冬宁:今天海峡论谈很高兴邀请到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女士,欢迎吕秀莲女士来到美国之音。

吕秀莲:谢谢邀请。

樊冬宁:美国国务院经济暨商业事务局首席副助理唐伟康(Kurt Tong)3月2日表示,台湾最近选出第一位女总统,而且女性立委的比率高达38%,可以说是亚洲的最高比率,也比美国高出一倍,他说身为美国人,他只能羡慕。3月16日蔡英文胜选当天您也在她的身旁,这有没有一种传承的意味,您是台湾第一位女性副总统,您怎么看台湾出了华人世界第一位女性领导人?

吕秀莲:我在1970年代开始在台湾鼓吹“新女性主义”,主张性别平等。今年算算是45年。所以这是一条非常漫长的路。那么蔡英文女士她比我年轻12岁,她相对的不会感受到性别的歧视。因为我作为拓荒者很多披荆斩棘的工作都做了。所以当她要参政的时候是非常的顺利,没有人因为性别给她任何的为难。那这看起来是她个人的成功,也反映了台湾社会迈向现代化。我认为我们没有用任何暴力、流血而达成今天台湾的各种现代化的标准,这是我们台湾“evolution”(进化)的成功。台湾没有“revolution”(革命),我们没有革命,但是我们有不断地革新。所以我还是觉得与有荣焉。

樊冬宁:吕副总统您在1971年的3月8号也是“国际妇女节”当天提出这个“新女性主义”。多年来您也非常致力于女性运动、妇女运动,国际妇女节这一天对您个人有什么样的意义? 您又是如何看待当今国际社会与中国的妇女人权?

吕秀莲吁中国“姐妹”争取女权

吕秀莲:其实大家都知道3月8号是妇女节,可是我若在进一步问为什么3月8号,蛮高比例的男女都回答不出来。那我借这个机会讲,1910年3月8号,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跨国的妇女领袖齐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讨论着男女同工同酬的问题。(她们)发表的宣言撼动了世界。所以这些妇女代表回到她们自己国家后就不断地推广男女同工同酬、女性平等的概念,那么在各个社会开始引起影响。事后不同的国家分别把3月8号宣布做妇女节。所以大家应该把这个历史背景记清楚。换句话讲,人类历史有史记载在一千九百年以前,女人是出不了国门,当然出不了家门的。所以那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那么从1910年3月8号到现在,也超过一百多年了,所以每个国家、社会开放进步的状况不一样,那我觉得很安慰的是早在1970年代,我就在台湾开始提倡“新女性主义”,当时是受到非常多无情的羞辱跟打击。那么一路走来,现在证明当年的各种主张都是正确的。那么至于说比我年轻12岁的女性朋友(指台湾刚选出的第一位女总统蔡英文),她不会感受到有这个压力,所以如果你问蔡主席,蔡英文会说:“我没有啊,我从来没有感到这个压力。” 那就是台湾社会进步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很满意的。但是我也因为这样我也想告诉我们在中国大陆的女性的朋友,如果你要争取自己的权利的话,自己要努力,(权利)绝对不会天上掉下来。所以我希望我们在大陆的好姐妹、女性朋友加油。

吕秀莲谈习近平2016决战台湾

樊冬宁:海峡论谈曾有一集专门谈到吕副总统您提到的2016习近平“决战台湾”这样一个说法,事实上也是在2015年3月4号,一年之前,习近平说两岸关系如果不承认“九二共识”的话就会“基础不牢,地动山摇”。那么他这两天在“两会”上又有一些最新的对台谈话,不晓得您有何回应? 是不是还认为说习近平会在2016决战台湾呢?

吕秀莲:上次来华府访问的时候我有公布一份我得到的2005年一月份在北京召开的,国家安全会议召开的对台工作的检讨。那份文件我公开以后我说如果这份文件是假的话,希望北京当局能够用什么方式来否认。但是一路下来都没有。所以我相信去年的确有这样一份文件。但是当然很多事情会不断地变化,我们看民进党1月16号可以说“秋风扫落叶”,大赢特赢。那么也看到国民党现在需要“止痛疗伤”。那这个中间我想可能习近平先生他的整个团队也会很审慎地评估过去的对台政策,是不是需要有检讨的地方。那么所以在这个中间呢我们突然听到他的外交部长王毅在美国华府公开讲说只要根据“他们的宪法”去做就可以了。这一句“他们的宪法”真是给人以无限想象空间。所以大家有的人是一则以喜,但是也有人是一则以忧。就是说怎么可能会改变这么多,是不是有一点欺敌的因素在内。我们现在一路观察到这几天北京召开“两会”,几位对台人士纷纷表示意见,不管是张志军先生、李克强总理和习近平主席,讲的话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还没有拿捏清楚。不过看起来习近平主席算是表达最大的善意了。几乎正面接受蔡英文主席讲的“我承认‘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 他用了“历史事实”这四个字。李克强没有这样用“历史事实”。所以他们两位是不是又有什么黑白脸之分,还有待观察。不过我想这里面是蛮奥妙。当然我也认为两岸关系要处理也会牵动国际。同时在中国内部不同派系之间可能他们现在也有相当程度的紧张关系。所以是不是话中都有话,还有很多的玄机。我们还有待一段时间的观察。

樊冬宁:接下来把时间交给在台北的主持人叶柏毅,请柏毅请教吕副总统。

叶柏毅:民进党总统当选人蔡英文女士日前宣布说她极尽思考,千回百转,还是决定要在她就任之后兼任民进党主席。这个决定公布之后,引发非常多的讨论,甚至是批评。我们回顾之前包括陈水扁总统时代,还有马英九总统时代,总统先前也说过不兼任党主席,那么后来都食言,都又回去兼任党主席。您认为总统兼任党主席它是一个在台湾目前的政治体制之下不得不然的一个决定,还是总统其实可以跟党主席分开,想就这个问题请教吕副总统的看法。

蔡英文兼任党主席 吕秀莲: “怕她吃不消”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和美国之音《海峡论谈》节目主持人樊冬宁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和美国之音《海峡论谈》节目主持人樊冬宁

吕秀莲:民进党的党纲其实有规定,只要本党执政总统当然为主席。这本来不应该成为一个Issue(问题)。只是因为马英九总统兼主席的时候蔡英文主席曾经批评。所以因为你曾经批评反对的事情现在你又要这么做所以难免大家会稍微有一点评议。可是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样子,蔡主席还没有就任成为蔡总统,以前她可能不知道作为总统她要花多少心思来治理国家。千头万绪,每天依然只有24小时。所以就是当主席同时兼总统我想过一阵子她会受不了。因为阿扁总统也有一阵子就是总统兼主席,但是我私下给他的建议是说最好不要。可是他做了一阵子后来知道实在是吃不消了,因为不可能这么一个庞大的执政党再加上一个新上任的总统,内政、外交、财经各方面,三头六臂一天我看48小时都不够用。因为蔡主席还没有当蔡总统,她可能也不知道总统的责任重大,所以我们还是给她一点期许,她如果觉得实在是不适当的时候我想她还是可以随时改变态度的。

叶柏毅:您刚才提到了总统兼党主席是日理万机、政务繁重。那么时隔八年之后民进党重新执政了,您对这个重新掌政的民进党您有什么样的期许?特别有些人提到说这一次是包括立法也是民进党占多数,希望在先前民进党执政的时候没有做到的转型正义这部分能够实行的更彻底一点。包含这种种,不知吕副总统您对民进党有什么样的期许呢?

吕秀莲:国民党成病猫 民进党须除弊兴利

吕秀莲: 2000年陈水扁跟我当选,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的。因为不是那么简单,那个时候国民党还相当程度的强势、强盛。但是这次的选举其实国民党已经可以说是病态丛生了。我不是刻意要怎么讲,过去如果国民党像一只老虎的话,这时候就有点像只病猫了。因为它什么事都做错,什么话都讲错。所以变成是这样状况之下,民进党很轻易的就可以当选。那么既然可以这么当选,而且立法院都可以变成大多数,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也就是成就了台湾人民当家作主。我想真正落实是5月20号。那因此我也要鞭策民进党今后的改革,你责无旁贷。因为全面执政,全面负责。过去几年,不断批评马政府的事情,错误千万不能够重蹈覆辙。做得不够好的赶快把握四年的时间把它做好。要除弊,更要兴利。所以我会觉得这四年非常的紧凑。大家要加油再加油。

叶柏毅:谢谢吕副总统,现场交给冬宁。

樊冬宁:刚才提到“520”蔡英文马上就要就职了,依过去的经验,您认为这个政权新旧交接之际有什么困难和挑战?

吕秀莲:因为马政府执政下来留下相当多的问题。就内政来讲,年轻人不满,老年人也不满;中小企业不满,高科技(企业)也不满。那这样情况之下一个新上任的可能选民会给你一段“蜜月期”,但是很快的,人民期待的,还是要赶快兑现。一个掏空了财政,你如果来建设,如果给人民很多的面包,所以选举讲是一套,现在不是了。你要看看你口袋里有没有钱,你怎么去分享(给)人家。第一个,财政要克服。第二个,经济,那么我们的高科技产业、我们的财团它的兴趣跟一般中小型企业也不尽相同。很多的财团就希望拼命到中国去投资,可是越往中国去越苦了一些失业的人,更找不到工作。那么小吃摊也好,计程车也好,这些就更少有人来消费。所以这个利益怎么去调和,我想当然大家一直都关心两岸,但是我也看这“两会”,中国领导人所讲的话我想大家至少有一阵子可以喘一口气了,不一定是两岸问题最重要。因为两岸问题太重要,所以牵一发动全身。不仅是台湾如此,对于中国大陆要作为世界第一大国如何处理台湾问题,全世界都在看。对台湾好,全世界会觉得还不错,要对台湾做出任何差错,我想全世界都会谴责的。我相信习近平先生他非常的稳健,非常的成熟,所以我感觉他跟他的团队之间有一点“白脸黑脸”,他尽量扮演“白脸”,我想他也需要争取时间来处理内部的很多问题。

谈“天然独”世代 吕秀莲:要饮水思源

樊冬宁:您怎么看台湾未来“天然独”世代和过去老一辈的台独基本教义派这两个(世代间的)问题会不会是接下来蔡英文一个很大的挑战呢?

吕秀莲:对,每一个世代都会“震”出新的问题。的确,我们要讲世代接替,那世代接替不是世代切割。你不能说老人全部给你否认掉,没有老人哪有我们今天?我觉得还是要传承,世代要传承,而不是要切割。不一定叫“敬老尊贤”,但是过去走过的路你不能忽略。比如说2016年民进党之所以会获胜,那难道不是四、五十年来民主运动的结果吗?废掉国民党的戒严统治,特务统治,现在要清理它的党产。这些都是在拔虎牙,让一只尖牙利爪的老虎失去了攻击的能力,所以它就回归正面,作为民主国家一个健康的反对党。希望国民党止痛疗伤,继续扮演这个角色。那么民进党一样,蔡主席讲“谦卑再谦卑”。其实我觉得谦卑还不够,最重要是“加油再加油”,赶快来努力来实现人民对我们的期待。

两颗子弹届满12年 吕秀莲支持重查三一九

樊冬宁:最后“三一九”周年要到了,您是否还期待真想水落石出呢?

吕秀莲: “三一九”疑云未破,本来很想期待民进党全新的立法院也能够以转型正义的概念重新调查“三一九”,但是我发现,因为立法院刚刚新成立,还没有就绪,很多刚当选的立委对情况不太了解,所以我想还有时间,也有听说国民党的主席候选人黄敏惠已经主动表示说“三一九”应该重查,我绝对全力支持。

樊冬宁:感谢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接受《海峡论谈》专访,非常感谢您。

吕秀莲:谢谢。

(专访全文由实习生乔栈整理)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专访: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谈国际妇女节与台湾新政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