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女权无疆界组织主席接受专访:救助中国女婴


美国女权无疆界组织的创始人和主席瑞洁

美国女权无疆界组织的创始人和主席瑞洁

一位美国母亲,一位牧师的妻子,一个耶鲁法学院毕业生,一位曾经的专业律师,是什么让她放弃自己的事业和优越的生活,卖掉房子,奔走美国国会、白宫,欧洲议会为中国女性权利发出声音。她曾两次环球旅行,见过世间百态,却唯独放不下中国,而20多年前代理的一宗中国女性因强制堕胎寻求赴美政治避难的案件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她成为西方社会为改变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而努力的第一人,也是最强音。她说是上帝把中国放在了她心里,她说“如果这件事没有人来做,那么我来做。”她就是美国女权无疆界组织的创始人和主席瑞洁(Reggie Littlejohn)女士。

美国之音记者景轩(美国之音 张松林拍摄)

美国之音记者景轩(美国之音 张松林拍摄)

主持人:我记得我妈妈曾经说过如果她有两个孩子,可能她没有能力供两个孩子都上大学。你不认为一胎化政策也有好的一面吗?

瑞洁:不,我不认为独生子女政策有任何好的地方,因为这是强制性的政策。

我只有一个孩子,我对只有一个孩子的人没有意见。我反对的是政府告诉民众他们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超生就要强制堕胎。

主持人:我读了你最新的博客,你提到了中国一家智库——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最近出台的关于放松独生子女政策的报告。你说这份报告意义重大,因为这家智库和中国政府关系紧密。你认为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会在未来十年逐渐消失吗?

瑞洁:在西方媒体中这份报告被解读为中国将摒弃独生子女政策,这种解读是不对的。生育两个孩子并不是一胎化的解决方法,不是有几个孩子的问题,而是政府仍将采用强制和强迫性的措施。当一个家庭想要第二个孩子是需要出生许可的,而且在两个孩子的出生间隔也有一个等待期。如果你在这个间隔期不小心怀孕了,还是有可能被强制堕胎的。

主持人:如果计划生育政策取消之后带来中国人口大幅增长,到时中国政府又如何解决新的问题呢?

瑞洁:我不认为如果中国中止独生子女政策就会带来人口问题,我有两个理由。其一是独生子女政策已经实行了30年,波及4代中国人,所以基本上所有的中国年轻人都是这个政策下出生,他们中的大多数不愿意要一个很大的家庭,因为在他们的头脑中家庭人数越少越好。
瑞洁接受VOA卫视专访

瑞洁接受VOA卫视专访


在毛泽东年代那个人口大爆炸时期出生的中国人已经接近退休,他们没有年轻一代去照顾他们。所以中国的人口问题不是中国人口过多,而是中国年轻人太少,不足以支持老龄化社会。

主持人:最近中国多个地方政府出台了针对打击性别选择性堕胎专项行动,你怎么看?

瑞洁:我很高兴中国政府有这样的行动,但是他们需要执行力,不仅仅是口号,在中国B超鉴定性别导致堕胎是违法的,而执法才是关键。

有法律还要执行,更重要的是改变人们的观念和意识。

我们最近正在做一个项目叫“拯救女童”项目。在中国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去找到那些怀孕但是却因为怀着的孩子是女儿而要堕胎的女性,或者即使生下孩子迫于丈夫及婆家的压力要遗弃女婴的女性。
美国女权无疆界组织的海报(美国女权无疆界组织提供)

美国女权无疆界组织的海报(美国女权无疆界组织提供)


这就是我们的方式,让中国的家庭意识到女孩是有价值的,而且这个价值是足以让陌生人愿意给她们钱,留下她们的女儿。
主持人:但是你的方式是给她们钱,你认为钱可以解决问题并且改变他们的意识吗?

瑞洁:我认为给她们钱是改变人们意识的一种方式。在中国已经有女婴因为我们的这个项目而活了下来。

而当这些女婴长大一点之后,她们的家庭很可能就看到她们的价值。

所以这给这些女婴一个生存下来的机会让她们的家人知道她们是那么鲜活的生命,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主持人:可以告诉我们这个项目每个月给她们多少钱吗?

瑞洁:每个月120元人民币。

主持人:你如何确保他们把这120元钱用于他们的女儿?如果非常穷的话,120元对他们来说可能不是个小数目,他们可能会挪作他用。

瑞洁:这些孩子很健康的活着,所以可见她们的父母把我们的钱用在了她们身上。

当我们每个月给女孩钱的时候,我们会检查孩子,看他们是否被很好的照顾。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你的这个项目挽救了多少女婴的生命了?

瑞洁:这个项目还很新,是从2012年的10月份开始的,我们从一个很小的地区开始试验,到今年年底,我们希望可以帮助500个女孩。但是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美国的募款情况,
主持人:你告诉我自从90年代之后你就无法去中国了,那么你是怎么找到这些需要帮助的女孩的?

瑞洁:这个“拯救女童”项目在美国的协调人是一个华裔,她在中国有朋友可以去到中国的乡村找到这些需要帮助的女孩,并且每个月把钱送到这些孩子的家庭,女孩的母亲会签收,我会得到来自中国的报告,然后我们会接着给予下个月的资助。

主持人:和一位专业的律师比起来,我猜作为一个人权活动家的收入应该会大大减少。

瑞洁:我在做律师的时候,可以挣到不少钱,而作为一个人权活动家,不但不会挣钱还要自己投入很多钱。我丈夫和我把我们的房子卖了,我们投入了5万美元把女权无国界这个组织建立起来,而且建立之初我们又继续投入。大约在建立了一年半以后才被认可为非营利组织,后来慢慢有了社会捐款,因为人们相信我正在做的事情,并且希望我继续做下去。

主持人:房子卖了之后,你们住在哪呢?租来的房子里?

瑞洁:我丈夫是一位牧师,我们住在教会里,房子是免费的。

主持人:你有没有曾经在某一个时刻觉得这太难了,想要放弃?

瑞洁:每当我想要放弃的时候,我的脑子就出现陈光诚的经历,我就会问自己我怎么能想要放弃呢。

主持人:既然你提到了陈光诚,我想很多观众都非常关心他的近况,他来了美国之后生活怎么样?

瑞洁:他来了美国之后,我和他见了三次面,最近一次是三个星期之前在纽约。他在美国适应得很好,他很高兴来到一个自由的国家,他正在学英文和美国宪法,他还在写一本书。他希望有一天他可以回到中国,他的心在中国.

瑞洁女士告诉记者,她非常看重被VOA采访的机会,因为这是她把女权无国界的声音和理念传播到中国的重要管道,透过节目也有很多中国观众认识了她并主动和她联系。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实行了多年,近年来国内外反对之声不绝于耳。近日,中国学界多位专家共同发出建议书,呼吁中国新一届政府立即停止一胎化政策。而本月一家与中国政府关系紧密的智库也出台报告建议政府2015年实行两胎化,这被外界认为是中国政府为改变独生子女政策释放的信号。

由一胎化政策带来的畸形家庭结构和男女比例严重失衡问题早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而取消一胎化政策会不会导致中国人口猛增以及中国经济放缓是目前中国国内多方争论的焦点。而在人伦价值层面上,计划生育政策本身所具有的强制性却很少被中国学者公开提及。是政策之错,还是重男轻女观念之错?是放开还是继续控制?中国的人口问题如何才能标本兼治?这是中国新科领导的难题,也和每一个家庭的命运和幸福紧密相连。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