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 贝淡宁的《中国模式》与中国的“贤能政治”


清华大学外籍教授贝淡宁因在其著作《中国模式》中谈及的“贤能政治”招致争议:批评者认为其反映的是中共官方的意识形态;而他则为自己基于中国历史和社会科学的政治理想作出辩护。

如何从历史看中共的官员选拔制度?贝氏理想的“贤能政治”是否比西方民主制度更适合中国的土壤?

谈及贝淡宁理论的来由,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中国文革史学者宋永毅说:“外籍学者长期在大陆的环境中工作,他们的老板就是中国政府,中国人历来对外国人比较客气,工作环境中领导对他们也不苛求,所以他们常常会产生错觉:中国模式可以建立;真诚地觉得他的政治理想就是中国模式且可以实现了。”

美国之音记者龚小夏博士说:贝淡宁提出的“贤能政治”其实与中国的科举制度是背道而驰的。她说:“贤能政治是一种主观意识,其实是有权的人能够主观地挑选人,其本质是为中国的权贵政治奠定理论基础,这很成问题。”

宋永毅认为,贝淡宁主张的是国家第一把手不需经过选举,直接通过中共现在搞的接班人制度这套,当代或者隔代指定。不过,他认为,文革中毛泽东和自己亲手提拔的刘少奇、林彪斗了将近10年,而“毛这样一个中共党内选接班人的专家,结果都搞得那么好笑,可见中共上层从毛邓以来的接班人制度基本上失败了。”

听众河北张先生说谈及中共基层的乡村选举,说一些“正能量”学者以乡村选举出现暴力和贿选等现象,从而讥讽西方的民主选举不适合中国的国情。他说,这里有一个误区,即一人一票的选举并非真正的选举,而必须是在有司法监督下的选举,才是真正的西方民主,不是简单的一人一票的选举。

龚小夏对张先生的观点作出回应,说:“确实是。中国乡村选举走了20多年,一直走不出乡村选举那个圈子。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现代民主选举的前提,一定是有现代的新闻和结社自由。”

人民日报26日以整版刊载了多个外籍学者批评西方民主的文章,其中有对西方搞“金钱选举”的指责。而龚小夏则以自身在美国参选及助选的经历,对此加以厘清。

山东听众马先生称,自己是曾多次参加基层选举的“过来人。”他说,中国的基层选举其实是“钱和关系”的选举。

中国文革史学者宋永毅在总结评论时说,象贝淡宁这种较为左倾的学者在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史上比比皆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共要是没有中国知识分子帮助,没有他们的集体左倾,它还拿不了江山;贝的说法没有什么新意,不过是新瓶子装旧酒罢了。

YouTube视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