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 中共为何惧怕二次革命?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站近日刊登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几年前发表的一篇题为“执政党何以避免二次革命”的文章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

文章指出,今天的中国是执政党国家化、党国一体,中共处于社会与国家关系的高度紧张与冲突、政权存亡与秩序失控的矛盾焦点上。文章认为,中共必须做出重大改革和改变,才能避免所谓二次革命的发生。在如今的中国,发生“二次革命”的可能性有多大?革命将以什么样的形式发生?中共应当作出怎样的改革才能避免革命的发生,并通过和平和循序渐进的方式建立一个民主社会?

历史学家章立凡说,蔡霞教授是一个红二代。她的文章体现了红二代和自由知识分子之间的某种共识,那就是中共需要改革,也就是在中共的主导下通过立宪的道路来推动政治改革。18大以后,中共压制这种声音,认为宪政是敌对势力颠覆中共的阴谋。

他说,情况最近发生了一些变化:从王岐山和日裔美籍政治学者福山的谈话,到王岐山谈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表明中共高层有非常大的危机感,引起体制内在这个问题上有所松动。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中共面临二次革命的可能性比较低,原因是中共是一个弹性很强的一个政权,它没有一个坚守的意识形态:它的意识形态是虚假的,是骗老百姓的。它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执政下去,保持权利,保持特权,保持个人利益。另一方面,中共对革命的防备是前所未有的,它不惜采取一切措施来阻止社会、民间的反对力量发展壮大。

何频说,中国基本上处于中共不会主动改革,革命又会被镇压的局面。另一种可能是政变,而习近平上台后做的最有成就的事,就是防止政变。从军方人事的调动,到中央警卫系统以及政法系统的人事调动,都是为了防止政变。何频说,如果以上三种情况都不会发生,那么中国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继续烂下去。

章立凡说,一般意义上的二次革命,就是以前革命的目标没有达到,少数人仍然侵犯多数人的权益,所以只能延续历史循环的思维,“以暴易暴”。其实,在当今世界,非暴力的颜色革命已经成为主流倾向。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