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 从香港书商失踪看中国的境外执法


从香港铜锣湾书店瑞典籍老板桂民海在泰国失踪到维权律师王宇未成年儿子包卓轩在缅甸被警察拦截,从中国特工人员在美国擅自进行“猎狐”到拥有难民身份的民权活动人士董广平和姜野飞被泰国当局遣返回中国,中国当局为什么要跨境执法?

这种做法是否触犯了国际法?泰国等国家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对中国提供司法协助?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是另有所图?

参加这个话题讨论的嘉宾分别是香港五七学社出版公司出版人武宜山先生、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以及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访问学者滕彪律师。

有过被失踪经历的维权律师滕彪表示,中国的人权捍卫者和异议人士经常遭遇各种各样的非法对待,包括失踪、酷刑等,迄今为止中国还有很多维权律师处于被失踪的状态,而桂民海及其员工的情况则更为严重,因为桂民海是拥有瑞典籍的香港人,他在泰国基本上可以确定是被中国安全部门绑架并被遣送回国的。在他看来,这是极其严重的践踏国际法的行为。这位律师认为,从桂民海被绑架、维权律师王宇未成年儿子包卓轩与两位维权人士在缅甸被遣送回国到董广平和姜野飞被泰国当局遣返,这些动作发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信号,即中国政府把这种对人权的粗暴践踏在国外大量运用。当然,他指出,在习近平上台之前,也发生过民运人士王炳章被从越南绑架回国的先例,但是并不是特别多。在他看来,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当局想要扩大镇压的水平和规模。从2012年底、2013年初以来,中共在国内进行了全面的、严厉的镇压,包括对维权律师、互联网、教会、大学、非政府组织以及意识形态的控制,在两三年抓捕的人远远超过之前的10年。与此同时,在国外同样也加强了镇压,对一些在国外的维权人士进行威胁、跟踪等,同时还利用孔子学院在全球的扩张,把侵犯言论自由的做法扩大到世界各地。

香港的出版商武宜山认为,中国政府必须尊重桂民海作为一个外国公民的权利,不能在境外随便执法。他说,如果连自己的宪法和国际法都不尊重,将来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就像刘少奇践踏宪法结果自己也得不到宪法保护一样。他认为,这种做法最后会使包括习近平到普通百姓在内的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没有一个人有安全感。他说他经常告诫来自中国大陆体制内的人,不要把监狱的墙越盖越高,否则很可能把自己就关进去了。他说,每一个人都应该遵守法律。他还认为,香港是中国的逃生门,如果这个门被堵死的话,将来受害的也是你们这些官员,不管是清官还是贪官,都是自断后路。他还呼吁香港政府关注香港出版商等人失踪的问题。他认为,香港政府、中联办以及北京当局都必须对这个问题加以澄清,确保香港人的安全以及香港的“一国两制”与高度自治。如果破坏香港的基本法,对中国当局的打击也会很大。

夏明教授表示,中国当局是有钱就乱来,有权就任性。曾经在乘坐台湾中华航空公司航班前往印度、在广州停留期间被中国扣押、审讯的夏明认为,中国当局在境外抓人的做法当然是践踏国际法的行为,因为它是在享受一种治外法权,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它把你作为外国公民所做的事情作为罪证来治理。

香港本来一直有不少出版被中国当局视为禁书或是敏感书籍的书店,当局为什么现在对桂民海及其书店采取行动呢?

武宜山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很多大陆游客到香港来,中国当局不想让他们接受负面消息的书刊的所谓“污染”,同时因为有些八卦政治书籍也许不符合事实,或者有夸大或者歪曲之嫌,让他们很伤脑筋,从而对这些八卦书籍下手。他举例说,他出版了桂民海没有出版的书《双规》,到目前为止这本书的作者在国内还是安全的,而《墓碑》的作者杨继绳也是安全的,这是因为这些书符合事实,当局对他们也没有办法。

不过维权律师滕彪和夏明教授不太同意这个看法。

夏明认为,习近平的权力欲与肆意妄为达到了中国历届领导人之首。最根本的问题是可以不可以批评习近平。作为公众人物,大家的评论、批评是正常的。同时,如果中国官方自己写的东西,包括习近平写的东西,都不是真实的,他们有什么权力要求别人写的东西一定是真实的?他还认为,香港出版商姚文田出版了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学者的严肃书籍,却被判10年徒刑。他认为,这些人被抓的背后还有一个动因,这就是习近平怀疑,他的权力遭到很大一个系统的威胁,即出版界是一个很大的利益集团,对他进行有组织、有系统、有预谋的倒习,因此他想通过抓捕这些出版商,想布一个更大的局,挖出一个倒习集团。他认为,这是中共党内权力斗争以及习近平的恐惧的一个延伸。

滕彪表示,中国对香港书商的迫害,并不是因为他们出版了不真实的书籍,传播了谣言,而是出版了中国不满意的东西。他说,这些书的编辑和出版在香港,在国外,即使违反法律,也应该由香港和外国处理。其次,这些书籍并没有违反所在地所在国的法律。中国通过绑架的方式,这是践踏法治的行为。

对于为什么中国能够得到泰国以及缅甸等国家的协助的问题,滕彪认为,这主要还是中国对周边邻国、一些小国和弱国仍然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他说,泰国从原来的民主政府转变为现在的军政府,因此更加可以不考虑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而中国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也迫使这些国家不得不对中国低头。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从香港书商失踪看中国的境外执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