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 从马家军嗑药看中国的体育强国梦


2016年农历年前夕,中国媒体突然将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赵瑜17年前发表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中被删除的有关马俊仁带领的辽宁中长跑队队员集体使用违禁药物的章节公之于众,详尽披露了教练马俊仁强迫给队员服用禁药的细节。

赵瑜本人表示,中国的举国体育机制和金牌崇拜症造就了马家军的悲剧。为什么在尘封20年后,马家军服药旧案再度浮出水面?这一事件折射出中国竞技体育怎样的现状?马家军走了,兴奋剂是否还在?

人民日报体育部主任记者汪大昭认为,马家军禁药事件在时隔近20年后仍然得到中国媒体和舆论极大关注是因为关注的群体不同,而且该事件在新媒体时代也被民众放大了。他说:“现在对于新闻的传播,尤其是在网上的传播主要是年轻人,20来岁的人,当时在马家军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出生,也许刚刚出生还不懂事。所以今天他们看到这个情况就觉得很新鲜,甚至还有些好奇,怎么当年还有这样的事?”

《马家军调查》1995年成书,直到1998年才被正式出版,但并不包括与队员集体使用兴奋剂的第14章。2014年,赵瑜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的时候曾表示,1998年中国政府当时对马家军用药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但为什么这一章没有被出版?对此,前新华社记者、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教授郝晓鸣认为该章节没有被出版主要是因为在当时的体制下,马家军被看作是代表了整个国家的形象。他说:“它是一个代表整个国家形象的问题。如果在90年代就把这个事件公布出来,那将影响到整个世界对中国体育的看法。”

美国之音记者海涛认为,《马家军调查》第14章最终在17年后得以公开为中国的年青一代提供了一个了解过去的机会。“赵瑜这篇东西现在公布出来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它给一些不了解当时情况的人,像现在的80后、90后、或者00后这些年轻人,给他们了解当时的中国体育界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给他们打开了一扇窗。”

人民日报的汪大昭表示,中国政府在对待兴奋剂的态度上前后出现过重大转变。他说:“过了大约10年(1970年代),世界上反兴奋剂的问题有了共识并且有了一定的规则去限制这个东西的时候,中国才以一个很好奇的态度了解到世界其它国家体育那么强是使用了药物……到了90年代的时候,国际上对于反兴奋剂问题又进了一步,从技术上、理念上都进了一步的时候,这时候出了马家军也好,中国的女子游泳等等也好,连续发生了大面积服用兴奋剂被国际体育组织抓获,取消了他们的成绩甚至取消了 他们的参赛资格。在这个时候,(中国)才对兴奋剂问题真正重视起来。”

《马家军调查》的作者赵瑜对中国媒体表示,他的这本书并不是要批评马俊仁这个人,而是去批评一个时代。汪大昭认为,赵瑜所说的这个时代,也就是锦标至上的理念在中国一直根深蒂固。

有VOA卫视的观众认为,马家军服药丑闻是中国体育举国体制的产物。但汪大昭认为,不能简单地去评价这个体制好,那个体制不好。举国体制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起到了拉动中国体育的作用,但随着中国体育实力的提高,在一些体育项目中,举国体制应淡出历史,但在一些冷门项目上,举国体制仍有存在的必要。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郝晓鸣认为,举国体制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仍将在中国存在下去。 “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把体育和政治混在一起了,”他说,“因为在中国体育还没有到一个大家都把它作为休闲、把个人的才能充分发挥出来(的层次),它还是一个集中在少数的、属于国家的资源和力量,是国家要培养的关键人物(身上)。所以它还是属于专业队,所以无论是地方、省里到国家,它仍然会把培养尖子作为它一个长期的目标。”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从马家军嗑药看中国的体育强国梦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