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2 2016年09月26日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 反击“历史虚无主义”,中共将进一步美化党史?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上星期就党校干部教育培训和“党的事业发展”等议题举行新闻发布会。

中共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张树军表示,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反对任何党史问题上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张树军并且引用习近平有关“国内外敌对势力”的说法,称这些势力“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极尽攻击、筹划、污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究竟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什么人在掩盖、歪曲甚至捏造中共和中国历史?中共党史研究的“彩笔”将如何“点击”大饥荒、文革和六四等黑暗历史“禁区”?

历史虚无主义到底是怎么样的概念?章立凡先生说,历史虚无主义可以说是一个中国自己造出来的名词,因为马克思列宁主义里面完全没有这个词语。这个词语最早出现是在1989年时,后来逐渐被变高调。这是完全出于政治需要造出来的词,现在则变成了一个用来压制真相的词语。这个逻辑和抓律师是一样的,就是为了防止人们说真话。

“有计划地对社会关注度高、复杂敏感的党史问题、党史事件、党史人物的研究,加大正面宣传力度”是否意味着中共有开放党史研究的可能性?何频先生认为,中共应该不会开放党史的研究,因为既然现在拿出了历史虚无主义这个棒子,就是为了打压历史的真相,而不是为了开放党史的研究。只要中国的政治不进行根本性的改造,那么党史或者说历史的研究就不可能有进步。开放历史的研究,需要面对真实的历史,而不是逃避。

章立凡先生说,他们现在的意思其实就要垄断历史,他们使用的概念其实是一种后冷战时代的思维,把一切事情都看成战役来打,骨子里有很多假想敌,假象所有人都是要推翻它,这还是一种不自信。现在的打压其实就是简单的不让人说,包括之前针对《炎黄春秋》的主编的诉讼,就是一个不讲理的过程,连基本的考证都不允许,通过法律判决的手段来干涉学术自由。

如何看待所谓史学研究当中的敌对势力?章立凡先生认为,一个党的历史肯定不是一家说了算,而且中国整个的近现代史也不是用党史就能够替代的。现在的情况则和斯大林搞所谓的联共党史是一样的,就是说瞎话。有利的就可以说,不利的就是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所谓的敌对势力完全就是不讲理的划分,实际上就是怕别人揭短,现在这种扣帽子的做法,完全就是文革的那一套,这种做法也不符合所谓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现在人们也只能听其言观其行,这种做法才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

何频先生说,中国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中共一直在掩盖自己过去做的错事和历史。这不是中共不自信的问题,而是他完全是为了维护政权。而且现在,其实中国的状况可能比文革还要糟糕,很多学者和研究者都被打压,掩盖历史的真相在现在这个年代,会有比文革时期更恶劣的结果。

张树军表示,党史研究的战场在于互联网,应该如何看待这种看法?章立凡先生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中共一直没有找到感觉,他们一直觉得或者假装觉得自己能够垄断信息。所以他们的口号和政策制定都是脱离现实的,这种脱离历史感必定会导致脱离现实感,这非常可笑,但是却没有办法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这种欺骗大众的行为其实最后只是自己在欺骗自己,如同”皇帝的新衣“。

中共是否已经开始大肆宣传“前三十年”的党史?何频先生认为,中共所谓“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说法,有他自己的内在逻辑。这样认为的人普遍是想把中共前三十年犯下的一系列错误和后来的改革开放和走向现代化进行区隔。但是这种说法并不应该得到赞同,这两个三十年其实是有联系的,所谓的改革开放和文化大革命其实不是完全背道而驰的,这种行为其实体现了中共的两面性,一方面是欺负老百姓,另一面就是通过一点经济的甜头来增加自己的执政正确性,但是这种两面性并不代表中共就是正确的,反而,其实只是他们的错误行为的不同表现。

更多内容,请收听收看讨论的全部内容。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反击“历史虚无主义”,中共将进一步美化党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