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 中共95岁推广告“我是谁”,打动何人心?


为庆祝建党95周年,中共首次推出的自我宣传广告片“我是谁”上周开始在中国电视台播出。

这条1分29秒的宣传片称,党员“我”是每天开工最早、离岗最晚、平时考虑自己最少、牵挂大家最多的人。有分析说,这个广告貌似把党说成“一个慈善机构 或者 社会服务团体”,而不是一个对中国社会实施 “无所不在控制“的权贵利益集团。据称,该广告获得的观众评论两极分化。有那么,中共是否如这则精致的广告所说的,只求贡献不讲索取、只认担当不揽权力?一个政党的形象是靠行动来提升还是凭宣传来上彩?中共事实上如何掌控和分配资源?中共治下的普通国民是否获得足够的医疗、教育和就业机会?

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认为,现在的政权就是想制造一种恐惧的气氛。由于民众的资讯来源有限,广告确实会起到一定的欺骗作用:农民可能会认为之前还要交公粮,而现在享有生活补助;穷人会认为以前吃不饱,但现在政府解决了温饱问题。何频先生说,不要忘记是谁造成了当初的那些问题。共产党把一切权利都控制在手中,老百姓无力反抗。如若党内有一个不同的声音都可以避免贪污腐败,但大家没有办法,只能忍耐。

历史学家、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先生认为使用广告形式宣传自己也算一种创意。共产党现在财力雄厚,不仅是电视台在使用,中共的广告最近已到达美国时报广场了。而电视台作为官媒,此类广告一定会播出。章立凡先生分享,互联网上有回应称这是一个“由罪犯领导的国家: 两个军委副主席是罪犯,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是罪犯,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是罪犯,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是罪犯,无数省委书记、省长是罪犯,无数市委书记、市长是罪犯,国安局局长是罪犯……”

章立凡先生说,在看广告时要想一想,所谓“开工最早、离岗最晚、平时考虑自己最少、牵挂大家最多的人”是不是也包括那些拥有加勒比离岸帐户、巴拿马离岸公司的人?拥有这些财富的人是不是也是共产党员?据网络称,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有80%是为以党政干部为主体的群体服务的。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提出提案,要求制定离任国家领导人礼遇条例,“明码标价”。据称在一级层面上的退休高干平均每年占用600多万元的医疗资源,但同时中国还有将近一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人均纯收入在2300元以下,是美国贫困人口标准的1/50。而现在60岁以上的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金是人均大约77元,只够买5斤猪肉或20斤大米。这种贫富悬殊是在执政党执政60多年以来依然存在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在广告中有没有体现?

一位观众表示,很多共产党领导干部不理解为什么政府做了很多造福人民的事,人民却还在骂共产党。对此,章立凡先生说,当前中共领导人的观念和全世界通行的文明标准是不一样的。2009年现任领导人访问墨西哥时说“我们”养活了14亿人口。领导干部们也在说人民“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而这种观念是完全颠倒的。领导人本来就是公仆,老百姓指出领导人的问题本是理所应当。出现这种颠倒的原因是中国传统就有“父母官”之称,认为皇帝官家就是“民之父母”,这就把领导人视为施予者而把人民视为受益者。而当前世界文明均认为,领导人是由纳税人养活的。领导人拿了纳税人的钱就是要为纳税人办事,这才是正理。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中共95岁推广告“我是谁”,打动何人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