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 赵威王宇“认错”,当局镇压下的维权律师


在被中国当局关押一年多后,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最近获得取保候审。

她在接受香港媒体专访时表示,对自己过去的“不当言论和错误行为”,感到“惭愧,后悔”。对国外颁发给她的人权奖,王宇表示,这是“境外势力要利用她来攻击抹黑中国政府”,她“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王宇成为继赵威之后,709大抓捕行动中又一位“公开认错”的法律从业人员。是什么样的巨大压力,让这位被称为“中国最勇敢的女律师”改口?在中国政府的强力镇压下,还有多少维权律师要“被迫屈服”?

美国纽约大学访问学者,中国维权律师滕彪说,王宇律师最初并不是维权律师 ,她因为代理其它的案件被冤枉判刑,很多维权律师帮助她,她出狱后非常感动,开始接触人权案件的工作,非常勇敢。从她去年7月9日被抓至今,没有任何家属和律师被允许和她见面,因此可以肯定,她是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在压力下做出了此种认罪和忏悔的表述。这也表明中共对于民间的反对声音和维权人士采取了更高压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用家人做人质、强迫电视认罪,给心理上极大的威胁和恐吓。滕彪律师表示不知道王宇律师现在是否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或被洗脑到什么程度。

中国独立记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说首先王宇是一名维权律师,而且在维权律师中她是最坚定的“死磕”派律师。她最后发的微博已经证实了她当时的思想和想法。昨天发出的视频令我们不得不佩服天津市公安局和公安部,把一个“死磕”派律师原来的想法完全转变成“磕头”。赵岩先生表示不相信这是王宇本人内心的声音。而造成此种转变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一年之内,王宇没有跟外界有过任何接触,包括给她自己代理辩护的律师。在这期间,她的先生被抓,孩子已经跑至泰国了又被绑架回来,这些信息肯定是王宇不知道的,是可以通过办案人和具体的看守所来给她施加压力的。赵岩先生说一个人在监狱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你的亲人来威胁你,这个过程是一般人很难承受的。用一种违法的手段限制她的信息来源,她不知道国际社会如何营救她,也不知道中共体制内对待此案件有两种声音。因此她态度的转变可能是由于首先使用了违法的手段,之后又使用亲情胁迫。

滕彪说,这个视频公布的时间点刚好在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案件开庭审理前一天,意味着这是启动“709”这一系列案件的开始。因为该案件已经严重违反程序、超期羁押。G20会议将在中国召开,国际社会对“709”案件的关注有增无减,在这种情况下公布王宇被迫认罪的视频,对于民间社会和国际社会均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王宇已经获得好几个国际人权奖项,当局使用这种办法是要打击维权运动的士气和国际社会的声援。滕彪律师认为,当局这种野蛮下流的做法只能让它更加失去民心,更加表现它对于法制和人的尊严没有任何敬畏。

两位观众表示王宇律师此次认罪已经达成了某种交易,如果没有任何好处的话应该是不会顺利认罪的,国家贪了便宜肯定要拿出一部分来抚平不同的声音。对此,滕彪律师并不认可,说这是一种猜测,无法证实。他说当局在狱内用家庭作威胁,使王宇心理压力很大,相信无论王宇还是赵威以后都会有机会向外界表示她们的认罪是被迫的。

赵岩说王宇不是政党组织的成员,她的理念就是沿着法律的路线做维权的斗争,而不是要去推翻或争抢什么,因此不能对她要求过高。要从人性的角度看,王宇作为一个女性,她和她先生都在监狱,孩子没人管,要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中共试图通过王宇的认罪词改造她,目的是使中国少一个“死磕”派律师,多一个善良的母亲。如果中共真的想依法治国,缺少的是一个像王宇这样的律师,而不是一个回归家庭的母亲。

一位观众表示中国已经没有司法,完全是被政治操控。滕彪表示赞同。他说现在还不清楚国家将会如何处理这一系列“颠覆国家政权”案件。对周世锋等人的案件处理也完全是一种政治上的衡量,有可能很重,也有可能按照其他方式处理。因为“颠覆国家政权”罪本身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即使按照中国自己的刑法也没有依据,因此从最初的抓捕、关押到之后的处理都是非常任意、违反法制的。

滕彪说,自习近平上台之后,电视认罪的做法越来越多。由于中国严密的信息控制,绝大多数人只能通过官方媒体获取信息,因此这或许会取得一定效果。但另一方面,很多人已经认为央视是没有真相的媒体,央视说这些人在颠覆国家政权,那么真相可能恰恰相反。还有一些人会通过互联网和海外媒体获取信息,这也是对当局的一种挑战。随着教育程度的提高和互联网的普及,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再相信官方媒体。

赵岩说,之所以赵威和王宇都接受了香港南华早报的专访,是因为自十八大以后,央视的电视认罪越来越多。国际舆论和国内老百姓认为央视在没审判时就做有罪推定,和文革没有差别。因此当局希望找国际媒体来糊弄百姓。香港是一个国际都市,也是一个一国两制的地方,因此香港媒体被认为是个好选择。而南华早报已被马云收购,不仅是建制派,而且是红色资本家,东方日报的老板是全国政协委员,所以这两家报纸中共使用起来是比较方便的。

滕彪说,赵威和王宇的认罪在民间引起了很大的分歧,一些人表示同情理解,认为这无可厚非;另一些人却激烈地批评,表示屈服可以理解,而指控别人——比如赵威作出对李和平不利的证词并导致任全牛被捕——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滕彪律师认为要看具体所讲的内容,如果他们讲的是当局已经掌握的信息,在法律上又没有太大的分量,对被指控人不构成太多的伤害,在巨大压力之下这种证词是可以理解的。而如果是说出了当局没有掌握的消息,或证词对给被指控之人定罪起到了比较重要的作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违背了抗争者的伦理。因此最近民间有很多讨论,认为参与维权运动的人应有更多的心理准备,有更成熟的对人权和自由民主的理念,也需要一些策略。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对于王宇认罪视频评论道:“专制者可以听到它所需要的被‘转化’者的各种表态,但它无法掌握人们内心真实的想法,政治压制力度越大,中国政治越具有不可预期性,而压制造成的最后反弹也会越大。我们可以接受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但我们需要在挫折中变得成熟和智慧,更需要内心的坚守——永不放弃。”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8/2时事大家谈。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赵威王宇”认错”,当局镇压下的维权律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