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 西方通过自我审查向北京“磕头”


近年来,从媒体、律师、艺人,学术界到企业,越来越多的西方个人或组织,为了进入中国市场,不得不低头,进行自我审查。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滕彪最近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称西方通过自我审查向中国政府“磕头”,其中的原因可以理解。但滕彪说,西方的自我审查破坏了普世价值的神圣性,侵蚀了自由社会的基础和道德威信。究竟类似的自我审查有多严重?避免政治敏感议题就能确保进入中国一帆风顺?各界能采取什么新的措施?

美国纽约大学访问学者,中国维权律师滕彪说自我审查是非常普遍非常严重的。但这是人内心的活动,外界很难观察到。如果西方学者、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说一些中国政府不爱听的话或研究一些敏感话题,那他们根本无法拿到中国的签证,这样他们的学术权威和资源都会收到影响。此外,西方有很多的大学和机构都在和中国政府合作,从而拿到好处,这些机构都会通过平时的活动进行自我审查,比如设立一些研究项目、开会讨论什么内容、邀请哪些嘉宾等。这些自我审查有时已经走到了和专制政府完全配合的程度。

中国独立记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先生认为这种自我审查把普世价值的标准降低了。西方国家的普世价值包括自由民主、民权法制,而只有在非自我审查的状态下,出版、新闻、文艺作品等才能保持客观真实的中立性。若有自我审查的行为,带有商业的目的去思考这些问题,这些中立客观将不复存在。

谷歌在2010年离开中国,理由是无法配合中国法律要求的自我审查。赵岩先生说,中国宪法序言中提到不能与“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等“四个坚持”相冲突,宪法之外也有很多政治规定,比如宗教问题不能谈法轮功,那么在搜索引擎中有“法轮功”的字眼就不能出现。而一个追求普世价值的有正义感的公司是不可能在中国改变自身的美国价值观念的,所以谷歌出走是一个很震惊的事件。但这背后也有商业问题,比如和百度公司的竞争。

滕彪律师认为,在中国的西方非政府组织面临着一个两难处境。一方面它们要做出自我审查、放弃一些东西,才能进入中国。美国律师协会说中国有很多法制人权项目,而为了推动中国的法制与人权,他们不能出版敏感人物的书籍,这是可以理解的。而另一方面,他们合作的机构都是中国政府控制的民间机构。如中国律师协会不但不是律师的自治机构,反而是帮助中国政府对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进行迫害和压制的重要部门。与这样的政府控制的机构合作相当于大力支持中国政府压制人权,达到的效果恰恰与声称的“要在中国促进人权”相反。

赵岩先生认为,目前新闻界的自我审查是最有效果的。因为新闻界没有具体条文,所有的审查都是靠编辑把握。其次就是宗教界。中国的审查是无处不在的,道德、军事、政治、宗教、商业等各方面均存在且无所不用其极。美国也是有审查机制存在的,但好处是有法制也有新闻自由,一旦事情被揭露,政府高层会有表态,它的机制本身就有一种纠错功能。奥巴马就说过,不应让一些国家的独裁者到我们这里来进行强制检查。赵岩先生说,西方社会一定要时刻不忘普世价值,才会防止自我审查的不断发生,否则也会被同化。

滕彪律师说,一些自我审查并不是因为利益,而是因为对中国问题的误解。此外,他们也希望通过支持一些政府允许的机构,避免敏感的领域,从而扩展民间的活动空间。对于这种情况,只要加深对自我审查的认识就是可以避免的。而为了利益的自我审查是很难改变的。

赵岩先生说,西方国家为了在中国发展而进行自我审查,在短时间内可能有一定效益,而长期的发展会是负面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西方通过自我审查向北京“磕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