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 Sorry China!第一届向中国道歉大赛,得奖的是?


由于被指称支持台独的台湾演员戴立忍,以及曾在网上点赞了一张艾未未照片的日本演员水原希子,遭到阿里巴巴投资的电影《没有别的爱》撤换,加上此前包括在韩国发展的台湾艺人周子瑜也因为举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被迫发布视频边哭边道歉,台湾社会运动人士、曾经参选台北市议员的王奕凯,发起了“第一届向中国道歉大赛”,引发全球网友热烈参加。
时事大家谈: 第一届向中国道歉大赛,得奖的是?

大赛的冠军在8月7号星期天公布,由香港的“毛记电视”获得冠军。

世界各地网友都向中国道歉

“向中国道歉”大赛主办人王奕凯先生介绍,活动的“道歉王”是以网友的点赞数为标准。“毛记电视”《Sorry Sorry》的分享数是最高的,作品也非常用心,冠军当之无愧。结合影音和歌词改编的二次创作,该视频很容易就让网友联想到以前的热门歌曲,也更能让影片扩散出去。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做法。
活动参赛者有来自台湾、中国、香港,甚至日本、东南亚,以及许多西方人士。有台湾网友说:“同为炎黄子孙,中国人却只能投胎,不能投票,我道歉。”有日本网友说:“看到中国高铁被埋起来,我吓到了,真对不起”,”虽然想去中国旅行,但还是改去台湾了,对不起”。

王奕凯先生说,有台湾网友发帖称“不好意思,我的肾脏还是完好的,我道歉”,来讽刺中共曾有“活摘器官”的事情;另一位网友发帖“我身为一个妈,我生了三个孩子,我道歉”,来反讽中共的一胎化政策。一位马来西亚的网友投稿“对不起,‘华人’这个名称一直被搞混,让我们被当成中国人”。

王奕凯先生表示,由于中国与菲律宾在南中国海地区的矛盾,很多来自东南亚的投稿都与南海政治有关。有菲律宾网友投稿说“对不起我恨中国,我们的海域是我们的”,马来西亚也有网友称“原来我们的海岸是你们的,真是抱歉啊,可是我不承认”。

许多中国网友也参加比赛,有人说“对不起,我不信共产党”、“翻墙上FB实在是抱歉,对不起中国,对不起赵家”、“我道歉,我支持台湾民主的声音,我甚至理解台湾独立,我道歉我希望看到中共黑暗统治的结束”、“我要向中国道歉,作为一个大陆高中生,没有维护好国家的网络安全,反而教会了更多的同学翻墙”。

网名“北风”的独立评论人士温云超先生说,这次大赛中他印象最深的作品是“对不起,我的键盘上有4 6 8 9 四个数字”,这是在说“八九六四”,是中共很忌讳的内容。温云超先生自己也参加了这项活动,他的投稿是“我不过是想做一个正常人,给中国添麻烦了,我要说声对不起”。他认为此次活动非常精妙,可以分明地感到,生活中一些习以为常的事件和一些文明准则竟然会被中国当局当成是一种冒犯,而要为此道歉,这是一个非常有反讽意义的活动。

因道歉大赛看见五毛与小粉红之外的中国

在该活动发起之后,中国网友也发动“首届花式道歉大赛”,似乎是要反击“向中国道歉大赛”。王奕凯先生认为中国网友是想要借机回击外国网友的评论,但他发现更多的中国网友是反过来讽刺中共的腐败和黑暗,这是他在举办“道歉大赛”之初没有预料到的结果,没想到会吸引到各界人士一起用“自嘲”“高级黑”的方式来反讽中国。

温云超先生说,在“第一届向中国道歉大赛”推出后,中国网友先是推出了一个“第一届向台湾道歉大赛”,但后来又觉得这是把台湾和中国划上等号,所以又改成了“第一届向台湾省道歉大赛”,由此来矮化台湾的位置,这才是中国网友对这一活动的反击。北风认为后来的“首届花式道歉大赛”完全不能看作为是一次反击,更像是一种唱和与补充,它与“向中国道歉大赛”基本上是类似的内容。

王奕凯表示现在的结果远远超出他的预期。活动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反讽中国常要求别人道歉一事。中国政府对很多艺人、民运人士施压,要求道歉,并没有给予他们言论自由和弹性空间,只追求道歉结果,并不关注人内心的想法,这种强迫来的道歉是假的。但通过这次活动,他看到了除去“五毛”和“小粉红”以外中国内部真正的面貌,看到了更多自由和弹性的可能,这是很激励台湾的。台湾本土人士一直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高涨是没有自省能力的,是想要吞噬台湾的。但这次活动让他们看到台湾和中国的民运人士与网友有更多交流的可能,这是本次活动取得的一个难得的结果。

共青团的角色,九二共识的

温云超先生认为,《中国国防报》在7月14号,即南海仲裁两天之后发文批评赵薇在电影中请台湾演员的立场,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如果把中国对艺人的打压单独地看作来自共青团或中央高层未免太过孤立。共青团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了一个先锋队的角色,执政当局是试图用这件事转移南海仲裁案导致的中国民族主义的情绪,最后迫使了赵薇再次道歉,换角,水原希子也作出道歉。中国刻意培植出的民族主义情绪需要借助共青团的故意发难来达成目的。

温云超先生认为,习近平执政以来频繁要求境外人士和国内人士电视道歉,一方面是要建立习近平的核心,树立集权的权威,因此对党内人士要求“不得妄议中央”,同时也希望全世界人民都不要说他们“不爱听的话”,不然就不要做交易。比如自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后,中国全面制裁并抵制韩国艺人,这种行为基本就是完全出自于政治的需要和动机。

周子瑜事件当中,中国网民连青天白日满地红旗都追打,将支持中华民国,跟支持台独画上等号,而这是主张统一的国民党所尊的旗帜。王奕凯先生认为中共只是借由“台独”二字来打压他们认为会影响中共统治的事情。台湾方面认为“九二共识”其实只有“一中”原则,没有“各表”。“各表”完全是国民党欺骗台湾人民的话。中共所谓的在“九二共识”下什么都可以谈,其实谈的内容是跟道歉一样,没有任何空间的,只能在中共安排的统一进程上作利益交换,并没有给予中华民国本身任何弹性空间。

《没有别的爱》剧组宣布撤换主演戴立忍,声明称当初起用戴立忍,未做政治背景深入调查。王奕凯先生认为,这一事件的影响已经发生,台湾艺人以后想要去中国大陆发展,政治审查一定是会强化的,要求道歉的事情一定会再层出不穷,且愈演愈烈。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VOA卫视》主持人黄耀毅推特: Twitter@VOAYYH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脸书: Facebook.com/VOAYYHuang

YouTube视频: 第一届向中国道歉大赛,得奖的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