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3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 12年后再夺金,真是靠中国女排精神?


巴西里约奥运已经落下帷幕,但中国女排夺金的讨论却继续在发酵。中国官媒重提八十年代的女排精神,大赞“女排精神历久弥新,在关键时刻喷薄而出”,并表示要用中国女排精神实现中国梦。

但是中国女排教练郎平却说,单靠精神不能赢球。中国女排精神到底是什么?它是运动员致胜的关键,还是打鸡血式的口号?另外,作为一位海归教练,郎平是如何超越国家体制,重振中国女排?她的胜利显示了什么?又能改变什么?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博士表示女排训练就是一种拼命的魔鬼式训练。慢慢地就演绎出了一种“拼搏、付出、不怕输”的团队精神。

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先生说从1981年开始女排精神再度强化了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情绪。那时大部分人都能认同,因为那时大家物质上很贫乏,都比较重视精神层面,斗志昂扬,都从国家、集体、社会的角度考虑问题。现在中共已经感受到社会的沦丧,希望找到一个工具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但如果不改变根本性的制度,无法恢复到社会公德水平较高的状态。

韩连潮博士说作为运动员,就是要拼搏和挑战自我,这是理所应当的,提“女排精神”不如提“郎平精神”。郎平从体制内出来,引进美国普世价值、人性价值进行专业性地管理和训练,而不再是以前的魔鬼式训练。

夏业良先生认为所谓“永不言败”其实就是强调不认输。哪怕没有希望了也竭尽全力去救球。这是比赛上让人欣赏的。但中国过度强调金牌已经违背了这一精神。郎平深受体制内的侵害,她拒绝了在中国做官的机会,离开了中国,是非常明智有远见的。

韩连潮博士认为很多运动员都有能力走自己的路,但是举国体制把他们限制住了,他们没有自由,无法走出来。郎平所做的一切就是恢复人性、恢复对人的尊重。

夏业良先生表示郎平和别人并没有不同,只是她坚持自己的原则,如果不同意自己的条件就拒绝接受。她离开了体制,才能如此理直气壮,如果还留在体制内就无法做到。郎平的成功让中国人进行反思,中国的举国体制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她让国人看到了其他市场经济国家是如何做的,如果不搞体制,而是以郎平的方式领导运动能够是不是更有可能成功。但共产党应该不愿意放弃这一套,因为它想要控制一切。

韩连潮博士说这是重新定义“女排精神”的契机。要排除“拼搏不怕输”,而要谈郎平的“专业化”与“人性化”。从里约运动会看来,人们对金牌的关注与人民素质、教育程度与政府洗脑都有很大关系。这次奥运的游泳运动员傅园惠的表现就很好,回到了朴实的人的状态。韩连潮博士表示对未来很有信心,新一代的成长会慢慢地抛弃落后的举国体制。

夏业良先生说中国体制的弊端是只重视成绩。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全民参与体育健身。中国一直在把运动员当工具,来实现国家荣誉,忽略了运动员作为人的自由价值。

一位观众认为中国的金牌都是靠纳税人的血汗钱堆起来的,韩连潮博士说这样的举国体制是不好的。东德是最早搞举国体制的,但东德在每一个地方都有体育馆,体育普及度非常高。对中国来讲,普及化非常重要。夏业良先生认为在普及全民体育以外,美国式俱乐部制的市场化体育或许更利于夺金。

韩连潮博士说四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可能会成为中共与日本抗争的主要战场。因此要特别防止民族主义情绪,提倡奥林匹克精神,而不要鼓吹用女排精神等打败日本。用体育精神加强两国人民和平友好才是正道。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12年后再夺金,真是靠中国女排精神?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