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 立法会选举投票,香港脱“北”试马力?


9月4号,香港举行了特别行政区成立后的第六届立法会选举,投票人数之多创下主权回归后历史新高。尽管亲北京派仍然是占主导地位的政治力量,但是,倡导香港独立的本土派人士却夺得了至少六个席位。

本届选举最引人注目的是港独成为议题。此外,有候选人因为发表官方不赞同的政治言论被剥夺参选权。同时,香港中联办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都罕见地积极高度介入。有分析称,尽管北京和香港政府都明确表示,独立不可能,但最近的民调显示,年轻人中支持港独的比例已经上升到39%。那么,香港人为什么越来越倾向于脱离北京政府?仅有七百多万人口的香港为什么让中共担惊受怕?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说,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市民素质很高,中国任何不能民主自由的理由在香港都是不能成立的。何频先生说,他一直期待民主自由法治在香港能建立一个典范。其实香港的吃喝都是依附于大陆,北京应该有足够的信心相信香港不会脱离。香港现在的局面是因为北京违背了自己“一国两制”的承诺,不顾香港人的利益,也不顾中国大陆的利益。此次香港整体民意对北京的通知非常失望,才会有这么多的人站出来参与选举。香港不同于内地,有基本新闻自由环境与法制环境。香港只要坚守自己的法治原则,坚守在一定的框架之下表达自己的权利,香港依然大有可为。尤其是年轻一代这次能够进入立法院的选举,一定程度上能重新燃起香港人对体制的信任,对香港法治传统、进行民主进展以及对香港自由保护的信任。这种状况的出现在另一方面可以减缓街头运动的冲突性。只有当民众完全失去了对体制的信心,无法在立法院发出声音,没有地方表达意见时,才会走上街头。

历史学者、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先生认为,从根本上解决中国问题的出路就在于地方自治和联邦制。在1949年以前中共一直是联邦制的主张者,但自己坐天下了就搞大一统。这次香港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尽管有功能组别的存在,建制派还可以作为主流生存,但是从民意反馈来看,中共的力量在减退。现在两岸三地的政治领导人正在走向历史,因为年轻一代正在崛起,而他们不想去了解年轻人在想什么。失去了青年就会失去未来。这次香港立法会的选举朱凯迪和罗冠聪意外当选,这反映了青年选民的意愿。支持港独的力量在青年人中占据了如此大的比例,这就是年轻人“不自由、毋宁死”的情绪表达,对于大陆非常尴尬。中共内部现在对于香港的治理模式可能也有不同意见,对梁振英的不满也在加剧。未来到底是谁改变谁,这个问题还要继续思考。

何频先生说,尽管香港的体制和社会遭到了破坏,但它独立的司法审判制度并没有根本上的毁灭,甚至在很多方面都得到了国际司法界的认可。此外,香港立法院的选举框架和表决机制都不合理,如果议员提出议案要修改法令,必须要得到直选议员和功能委员会三分之二的认可,难度很大。但如果政府提出议案,只要得到简单多数认可即可。这样就很有利于政府机制。因此现在香港的自由受到了打压,民主面临了危险无法进展。同时,何频先生也表示,虽然他很赞赏年轻人的勇气,全世界的民主性现在出现了一种危险的状况,即民粹主义的崛起。民粹主义一定程度上确实反映了民意,但如果政客操纵了民意,就会产生恶劣的后果。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立法会选举投票,香港脱“北”试马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