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 《志愿军战俘》大结局,细数幕后点滴


去年十月美国之音《解密时刻》推出了《志愿军战俘》系列纪录片,以尘封的史料、战场拍摄的镜头和太平洋两岸进行的采访,为您呈现60多年前中国军队以“志愿军”名义加入韩战的历史真相。

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等亮丽光环的背后,两万多名中国战俘在那场被遗忘战争中的无奈与坎坷人生。纪录片推出后收到许多观众的热烈回响,现在《解密时刻》即将推出纪录片的第五集也是终结篇《大结局》。今晚节目中我们请《解密时刻》两位资深编辑,也是制片人为您介绍纪录片的制作过程与完结篇的部分内容。

解密时刻制片人龚小夏博士说,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左右,中国出了好几本关于志愿军战俘的回忆录。众所周知,回国的五六千名战俘受到了非常不公正的待遇。因此希望能找到一些年纪大的、幸存的战俘,问问他们的经历。

解密时刻制片人,美国之音前驻北京记者东方说,美国之音在中国官方看来是一个不友好的媒体,因此作为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采访要非常小心。尤其是在外地,只能用IP电话与采访对象联系。他们都80多岁了,年事已高,家境都非常贫寒。四川一个县城里的一位战俘,住在一间小屋里,从地板到衣柜全部堆满了四五十年代的旧报纸、旧杂志。但这些人一直认为自己是抗美援朝的英雄。每当和他们提到韩战真相——是朝鲜先进攻韩国,美国是作为联合国军去制止侵略——他们都会当场翻脸。由此可见,制作这种战俘和朝鲜战争的纪录片,对于在中国大陆澄清历史事实很有意义。

龚小夏说,一共有2万2千战俘,有1万4千战俘奔赴台湾,回到中国大陆的6千战俘纷纷被开除党籍军籍,一辈子非常悲惨,很多人甚至自杀了。由于中国政府的隐瞒,很多人不知道战俘去了台湾,这些战俘在当地被封为烈士,但其实他们生活在台湾。

东方说,战俘营里大部分都是共产党员。回到大陆的五六千战俘都是对中国共产党绝对忠诚的,做了很多斗争后才回到大陆。奔赴台湾的战俘都受到了欢迎,而回到大陆的战俘一入境就受到不公正待遇,返回原籍,没有工作,甚至没有人跟他们结婚。在60年代中国大饥荒时代,这些人更是受尽了折磨。改革开放以后,当时去往台湾的、和他们同在战俘营的战俘光宗耀祖地回来了,受到了当地政府的热烈欢迎,待遇截然相反。忠于中国共产党的战俘本应是中共的瑰宝,但却受到了垃圾似的待遇。

龚小夏说,有人认为中共的传统思想里,被俘就是变节、叛逃,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中国从没有“俘虏就是叛变”的概念,这个观念来自苏联。中共的做法完全跟随斯大林,没有人性,非常残酷。接受采访的很多老兵也曾反思过,为什么法国美国的战俘回去之后还能竞选总统,而在中国却是这种待遇。

东方说,中共内部一些开明的改革派官员对于中共历史是有反思的。《炎黄春秋》现在不能继续办下去,说明中共对于历史上犯的错误以及种种不公正现象非常想隐瞒。

东方说,台湾战俘和大陆战俘在改革开放之前几乎没有交流,甚至要通过美国等国家进行中转。虽然也听到了一些彼此的消息,但都是辗转了很多环节,并不详细了解。改革开放后,台湾老兵第一个心愿就是回大陆看看,在那以后双方才真正有了交流,互相了解,双方都感慨很深。

龚小夏说,中国有很多学者都认为朝鲜战争是一个错误,但北京当局、尤其是习近平政权不会重新评价朝鲜战争。因为习近平还在支持着朝鲜的金家政权,他要继承毛泽东的衣钵传统,因此他不会正式否定参加这场战争的合法性。

东方说,采访过程中困难重重,去往四川县城寻找战俘时山路险峻。一位受访者不愿提起当年的经历,最终同意接受采访时回忆起往事全身颤抖、泪流满面。这些战俘都谈到了八十年代台湾战俘回大陆投资的经历。这些战俘是以台商的身份去投资,因此被县长县委书记奉为上宾。但大陆的战俘心中就非常不平衡,因为在他们心中,这些人去台湾是叛国投敌,叛徒回到了中国受到了这样的礼遇,而他们坚持原则、忠于党和国家却遭到了这种待遇,因此都忿忿不平。

龚小夏说,完成这部纪录片最大的目的就是想把这段历史呈现出来。美国之音的记者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美国国家档案馆里翻阅了很多尘封的资料,甚至很多当年美军拍的纪录片都还是封在盒子里,从来没有人开过。

东方说,归国战俘的悲惨遭遇只是中国无数人悲惨遭遇的一部分,除了50年代后期回到中国的战俘,60年代中国共产党的干部,中国百姓也都受过不公正的待遇。应该从制度上进行反思,把人性放在党性之上,才能避免这样的悲剧产生。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志愿军战俘》大结局,细数幕后点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