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 抗拆村民贾敬龙的生与死


中国河北省石家庄郊区农民贾敬龙因结婚新房被强拆,去年2月以改造的射钉枪射杀当地一名村官。

中国最高法院最近对此案作出死刑核准裁决并立即执行,引发民间舆论的激烈反响。有民众认为贾敬龙是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被迫以暴力手段对抗当局的暴力强拆,且在犯案后有自首情节,应从轻量刑。贾敬龙的辩护律师与家属星期一向最高法院提交死刑停止执行申请书,要求当局刀下留人。但也有评论说,杀人偿命,不判死罪,只会引发更多暴民杀官员的案例。您怎么看贾敬龙案?贾敬龙杀人案的背后因素是什么?折射出中国社会哪些严重矛盾?贾敬龙案是否可能出现转机?

中国独立记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对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说, 法庭的裁决违反中共自己2001年制定的法律,即涉及农村土地拆迁问题时要慎用死刑。但是,身为法律专业人士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并没有法治观念。

赵岩说,贾敬龙在所建婚房被强拆、未婚妻离开,婚事泡汤,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才出此下策。他在自首路上又被村长家人打断了腿,母亲被敲诈了七八万元。这一切都告诉我们,贾敬龙是良民被逼犯罪。如果像贾敬龙和夏俊峰这样生物链低端的人都因为反抗体制而被政府处以极刑,势必造成社会更大的分裂和更深的矛盾。

赵岩说,相比之下,内蒙一官员杀死情人、灭尸抛尸并且阻挠司法,却没有被判处死刑。他的犯罪动机和手法是贾敬龙无法比拟的,但是却被用死缓来从轻量刑。

赵岩表示,中共官方媒体对案子的看法也存在分歧,说明体制内仍然存在希望司法向好的良知和声音。不过,中国的大环境是,各级政府都依赖黑社会手段对百姓实施掠夺。

法律层面上,贾敬龙的案子再次让我们看到,村委会得以任意掠夺村民,公安局无视请求,司法渠道不畅。中共坚持不要反对党监督,要自己监督自己,司法公正是做不到的。

土地制度有问题,政府承诺土地承包后30年不变,事实上这些土地早已开始被蚕食;司法制度中,政府部门不得介入强拆,但是所有政府都因为利益而介入其中。各级政府对法律和权利根本没有敬畏之心,对普通老百姓更是视为草芥。

中国时事评论员温云超表示, 贾敬龙案子开始在舆论场并没有引发太多反响,只是最近因为死刑核定书在8天之内便通过,才引发关注。

贾敬龙一案凸显的是,弱势好人在大变革时无法自主命运,只能悲剧收场。而贾把自己放在“为民除害”的位置上,肯定被中共政府视为挑战,尤其在六中全会之际更是如此。所以,贾敬龙肯定得死。

至于官媒英文版出现与体制不同的声音,这是中共基于外宣目的发表的误导言论,来粉饰国际社会。中共的手法一贯是对内强压,对外则是用心良苦地粉饰太平。

对于中共来说,公安厅长杀情人是无关紧要的“私事”,而贾敬龙和夏俊峰之类杀死的是体制的代理人,是体制掠夺公众财富的打手。这样的人在中共眼里必死无疑。总之,在中共统治下,但凡涉及威胁体制,可杀可不杀的人肯定会被被处置而后快。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抗拆村民贾敬龙的生与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