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 杀村官消息频传,贾敬龙案连锁反应?


上星期,河北村民贾敬龙因故意杀人罪被执行死刑,再次搅动中国民众对这起因强拆纠纷引发民杀官悲剧的复杂情感,引发新一轮官民之间的情绪对立和舆论交锋。

大部分网民群情激愤,网上流传“千古奇冤”的墨迹来泄愤,一些法律界人士也纷纷出面为贾敬龙之死鸣不平。另一方面,官方媒体在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前后几天密集发文,论证贾敬龙的死刑如何“依法判决”,为什么他是“罪有应得”。与官方意愿相反,贾敬龙之死在中国引发海啸般的回响,贾敬龙死后仅隔一天,16号星期三,陕西延长县发生村官灭门惨案。村民黑延平将村主任曹英海一家八口砍倒在地,4死4伤,村长本人死亡。另据海外媒体报道, 18日星期五,山西长治市屯留县西贾乡茶棚村村委会副主任赵云飞一家5口被杀,村长夫妇和三个孩子全部死亡,杀人者为村民冯建岗。 19日星期六,广西博白县双凤镇北村村主任陈家威被村民胡名忠砍倒身亡。此案造成一死三伤。为什么贾敬龙被处死后中国出现杀村官的系列案件?处死贾敬龙的判决和执行究竟是“千古奇冤”还是“罪有应得”?为什么官媒和民意在这个问题上有如此大的落差?贾敬龙悲剧的出现和结局以及众多民杀官的案例反映了目前中国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现实?

贾敬龙被处死后的一个星期,中国连续发生村民杀村官的恶性案件,中国对于这些案件有没有如实报道?历史学家、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表示,相关案情从微信和媒体、互联网都能看到。需要更正的是山西屯留五人灭门案,发生在2010年,并非现在。其他两例案件应该属实。这些案情都是贾敬龙被处死的后续发展。我们看到,村官成为了高危职业。贾敬龙进一步撕裂了中国社会。究竟是刺激还是巧合,我们不清楚,但是司法公正如果不发生效力,人们势必不得不诉诸丛林法则。这套法则目前正在起所用。

海外有关中国这方面的报道非常惊人,最近一个星期村民杀村官的报道,与贾敬龙被处决有什么关联?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因为网路媒体都在强烈关注这个案子,而且表达强烈的民愤,刺激人们用极端方式来对付地方恶霸。由于这些恶霸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党组织的支撑,他们因此比黑社会更加黑暗、更加恶毒、更加霸道。中共对贾敬龙的处置没有经过公开合法的途径,所以正在家具民众的反叛心理。但是,这样的负面情绪是否会蔓延还无法确认,因为现在的中国并非毛泽东时代。

村民杀村官的系列案件与贾敬龙被处死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目前我们还不十分清楚,但有一条可以可能,那就是贾敬龙案从判决到最终执行,一直在中国社会上引发重大的争议。这个案件牵动众多中国人心的原因在哪里呢?历史学家、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表示,拆迁导致众多社会悲剧。因为官方打压,原来的维权律师也受到迫害,无法为弱势群体纾解愤怒情绪,这使得法律的天枰越来越偏向赵家人。老百姓认定,贾敬龙之所以被处死,就是因为他不是赵家人。由于村官成为庞大利益集团与社会发生冲突的直接对立面,所以被动地成为为赵家挡刀子的人墙。

拆迁问题和中国基层政权腐败历来是一个敏感的社会问题,由此引发的命案层出不穷,为什么贾敬龙案引起这么大的社会震动?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贾敬龙案件正好契合民众长期存在的仇官心理。官民矛盾长期积压,政府功能越暴力,老百姓的反抗心理越严重。中共政权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政府方式。但是,由于当今中共政府功能的超级强大,老百姓的反抗相比之下是虚弱的、无力的,也是无用的。因此,我们不能对老百姓的自发反抗产生过多的幻觉。与此同时,国际上多数国家都在与中国搞经济交易,很少真正关心中国的人权,更不用提进行支援。

贾敬龙案的判决到执行,自始至终围绕着“司法不公”或“罪有应得”的争议。绝大多数民间舆论与官方相反,认为判他死刑到最终执行都是冤枉的。对此,历史学家、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表示,杀人偿命和欠债还钱历来是传统的思维。但是,具体而言,贾敬龙的婚房被拆迁,新娘毁婚。他求告无门反遭暴打,所以只能寻求暴力手段来对压迫者一了百了。但是,贾敬龙们的反抗远远无法形成与官府的对抗,毕竟他们面对的是强大的国家机器。尽管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从以卵击石的角度看,我仍然选择站在鸡蛋一边,为鸡蛋说话评理。以谷开来一案说开来,其情节恶劣程度远超贾敬龙的激情杀人,但是,她作为赵家人却得以在高级监狱中养老安度晚年,而非赵家人贾敬龙已经是骨灰一把。

贾敬龙案曝光以来,尤其是上星期他被执行死刑前后,官媒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试图引导舆论,力图让人们相信他故意杀人、拘捕、没有自首情节等等都是死罪难逃。他究竟是否罪有应得呢?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不可调和的矛盾让至少有一批人出于同情心而累积对政府执政、社会系统不公平和司法不公正的仇恨。但是,我们却不支持让更多的鸡蛋去砸石头,因为这样做不值得。应该思考从根本上改变体制。

有人说,贾敬龙案的一个重要看点是民杀官,所以他得到大部分民意的同情;也正是因为官被民杀,所以他不为包括司法在内的官方体制所容忍,非杀不可。对此,历史学家、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表示,官方特别尴尬,贾敬龙不死等于鼓励百姓使用丛林法则对付官府;但是,让他死又进一步导致民众期待司法公正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断裂了。以雷洋案作为例子,明明是警察打死雷洋,但是却至今无法判决。其道理也同上:公正判决警察一方,等于政府抛弃了自己挑出的打手;包庇警察则等于告诉老百姓,司法公正在中共是不存在的。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司法没有建立在独立的基础上。西方的司法同样时有争议,但是不会引发人们对整个司法体系的怀疑和否认,因为西方司法体系的基石建立在公正和客观之上。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杀村官恶讯频传,贾敬龙案连锁反应?

问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