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9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 长江洪涝,天灾人祸各占几分?


从6月30日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经历了严重的洪涝灾害,中国政府年年治洪却年年淹水,有中国的媒体评论说,暴雨造成内涝,这已经成为了新常态,但其中又透露着一种不正常。大水淹城,背后原因何在?天灾人祸各占几分?《时事大家谈》邀请中国独立记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和经济学家何清涟参与讨论。

暴雨内涝是否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经济学家何清涟表示,暴雨带来内涝,是近十年来我们每年都会看到的报道,不仅仅是武汉,北京、南京等城市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这从根本上来讲,就是人与水争地,把原来留给排洪的湖泊和水塘等都填平盖房,归根结底是中国人口对资源的压力太大。大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人一直在与水争地,占领了鱼类本来该居住的地方,导致了现在大自然的报复。雨是要下的,水是要排的,但是没有地方排,就形成了城市内涝。

昨天湖北当地的一些政府官员表示,会采取一些行动破垸还湖,把土地归还给湖泊。这样的做法有没有可能改善暴雨内涝的情况?何清涟认为这非常困难。与江河湖海争地是在改革初期就意识到的问题,退耕还湖、退耕还林、退耕还牧在各地都开展过,但是到了近些年开发房地产的时候,所有的政策都偃旗息鼓,造成中国的生态环境一天天恶化。如果纯粹只怪政府,也是不对的,政府和人民是互动关系,老百姓开草场种田已经是一种自发的行为,开发商也想尽办法去游说政府中的有些官员置规则于不顾。这是一种慢慢侵蚀的过程,是由政府和社会成员共同造成的结果。

除了政府和人民都要在环境生态方面继续努力,防止灾害继续发生,在另外一方面,很多中国的防汛工程都带来很多疑问。2013年武汉水务局表示要在3年内投资130亿元,用于排水管地下网的建设,宣称就算下了15个东湖的水,也不会造成内涝。可是3年时间已经过去了,武汉再次被淹。很多人认为,是不是防汛工程出了什么问题?中国独立记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表示,这一定是国家投资以后,资金没有投资到位。我们都知道在很多市政工程建设、铁路工程建设、公路工程建设当中,回扣额要达到一定的水准,工程才能顺利展开。

近日一位在北京读书的武汉大学生就针对武汉当局3年前承诺的130亿工程款项提出了申请,要求当局公开说明款项的用途。对此《新京报》等6家媒体已经介入跟踪报道。赵岩表示,在现代文明社会当中首先要有现代文明的公民做基础。现在有公民运用制度提出质疑,而制度的生命就在于执行,只要有敢于问责的公民,才能有敢于承担责任的政府。

中共中央政治局在6月28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问责条例。很多人看到长江中下游的灾情之后,都在质疑这个问责条例可以动用、追责了。对此何清涟认为,水灾的追责比较复杂。首先地下管网工程只能解决排水不畅的问题,这是五年前讨论的结果。而自然条件的改变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每个地方的降雨量是恒定的。在这个情况下即便解决了管网问题,水还是有一个地方要去。湖北原来被叫做千湖之省,拥有1309个湖泊,现在只剩下200多个。在填湖造房的影响下,降雨没有地方流,就还流到了原来填湖造田的地方,就造成了水灾。因此,造成水灾的原因是天灾人祸各占一半。

更多内容,请收听收看讨论的全部内容。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长江洪涝,天灾人祸各占几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