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VOA有问必答: 超火网剧“上瘾”、“太子妃”为何被下架?


美国之音观众Alice Lee来信说:“最近在国内一部名为“上瘾”的网络剧大火,虽然因为资金短缺等问题,这部剧确实存在制作水平不高,剧情逻辑漏洞不少等问题,但依旧不能减弱观剧高。

这部剧主要是讲男男同性的校园爱情,虽然出品方畏于广电总局的压力将剧情中接吻等再正常不过的片段全部剪切掉,但依旧没能逃脱被全网下架被禁的悲惨命运。此举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虽然电视电影作品在国内被禁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次不同的是网民的反应,大量网民尤其是年轻网民在网站微博等社交媒体大量转发评论,而且引用了柴静在《看见》一书的“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更有多数网民直接指出“什么时候停播春晚”,“大清帝国即将复辟”等。

这些言论让我深感国内的年轻一代对于自由,公平的强烈渴望,也对当局政府的清楚认识和强烈不满。希望贵栏目组可以以此为题,剖析一下为何在全世界同性合法化的大趋势下中国依旧高压抵制?中国年轻人的强烈反应是否能说明年轻一代民智已开?大量长期的网络反抗是否能撼动中共执政的地位,或对中共是否有所警醒?”

我们邀请到三位专家来讨论这个话题。一位是对中国互联网现象很有研究的独立评论人士温云超先生,一位是长期写作同性恋议题的博客作家二言,还有在中国参加LGBT运动,还有在中国积极参加LGBT权益倡导,目前在纽约访学的小果律师。

中国“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禁止同性恋

二言介绍,其实上瘾是一部以校园为背景的青春偶像剧,讲述两个男主角之间的爱情,这其实是一个打造明星的节目,一如几年前的快乐男声、快乐女声等等。他也认为,虽然它的对白和故事结构问题也不少,但“上瘾”可能像多年前被翻拍成电影“蓝宇”的小说“北京故事”一样流行,成为中国同志文学里面重要的一个作品。

二言认为,上瘾被下架的原因,一方面是在今年春节之后,中国出现了对媒体,包括网路的整顿运动,而有关部门如广电总局等,所以上瘾以及其他网路剧被下架。而从更大的环情因素来讲,中国政府向来认为自己有“教化”人民的职能,所以拿这样一部戏剧开刀,而上瘾遭禁,更彰显出中国社会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并不如年轻一代人想像的那么高。

除了“上瘾”,还有“太子妃升职记”,“盗墓笔记”等等网络影视作品也被下架,这是否代表中国政府已经将审查的手伸向网路戏剧?这将对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产生何种负面影响?北风指出,“上瘾”之所以被下架,跟刚出台的“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有很大关系。这份通则当中很明白的禁止了包括同性恋、婚外情、未成年人早恋等题材,另外包括犯罪细节、侦破细节的描写,还有穿越剧,都在禁止之列。“上瘾”这部细直接涉及被指定禁止的同性之爱,所以被禁。而广电总局之前还特地开了会,表明“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能播什么”。

北风分析,中国政府要将网路剧从剧本、发行开始,就进行管制,但其实网络戏剧的发行管道跟一般戏剧不相同,若受到网友欢迎,有成千上万个下载网站能够提供视频来源,制作公司更可靠发行收取广告收益。当局的管控虽然在紧缩,但网络剧还是有其发展空间。

“上瘾”被下架之后,许多中国网民必须到台湾网站或是YouTube等国外网站才能看,许多人为此忿忿不平,可看到许多如“想不到为了看国产剧,还得翻墙”这样的评论。

中国同性恋者该如何反污名化?

上瘾这部戏被下架之后,虽然有许多网友为其打抱不平,但中国媒体却对这部戏很多批评,认为它“污、烂、不正常”等等,这样的理由强迫下架是否正当?这是否也彰显出中国当局以及中国社会目前对于同性恋的负面态度?中国同性恋者应该如何反污名化?小果律师首先不认可将一部戏安上“污烂不正常”的大帽子,再将其下架这样的做法。而她自己浏览过此剧之后,发现当中也并没有如媒体所说的那样,甚至许多接吻镜头也被剪掉。但正如北风所说,因为新的电视剧制作通则规定,“上瘾”是因为涉及同性恋议题所以被下架,所以并不是因为此剧的内容好坏。而且据说以后要实施24小时的监控,所以未来就算要看到也不可能了。

小果律师介绍,中国国内的同志反污名化工作已经做了很多年,尤其近年来借助新媒体和网路的帮助,中国大众对于同性恋的态度已经有很大变化,所以今年广电总局的标准将同性恋与性变态画上等号,令许多人寒心。

美国之音观众Alice Lee的来信中有这么一段:“柴静在《看见》一书的“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二言认为,中国同性恋社群的扩大,与中国社会的不理解,两者之间的落差很大。

其实现在同性恋者希望过着新中圆满的爱恋生活,跟100年前中国说的自由恋爱,是很相似的。不过因为在中国信息传达不通畅,所以有很多误解跟歧视,例如许多中国同性恋者在过了三十岁之后,就会被迫进入异性恋婚姻。所以一方面中国的同性恋者希望获得社会的认同,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同性恋者,另一方面中国社会的认知不足,形成落差。不过这情况在印度也有,最近一部电影改编真人真事,一名大学教授因为身为同性恋者,受到外界压力而自杀,而他的出身地竟然禁播这部电影。

二言分析,能够良好处理同性恋议题的关键,一个是制度问题,一个是民众的态度,另外就是社会的接受程度。而现在不只是网路剧受到审查,包括同志的杂志等等,都无法公开发行,如果同性恋者没有一个可以寻求心理安慰的渠道,将对这个群体造成持续性的伤害。

北风:中共认为同性恋为害其执政权

相较于其他的政治维权题材,同性恋又不会危害中共执政权,也不会影响经济,影响国家安全,为什么受到中国官方如此打压,拍个网络纯爱剧也不行?

北风认为“上瘾”跟“北京同志”不一样,北京同志将同性恋人的爱情放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屠杀的背景之前,凸显出人性的美好,但上瘾没有这样的时代背景,也看不出主角之间爱情多么深刻,而且当中还出现所谓三观不正的强奸情节(二言之后纠正,上瘾的网剧故事中并没有出现强奸内容),所以本剧无法与北京故事相提并论。但除了同性恋议题之外,上瘾故事当中也有“城管砸了早餐摊”、“官二代vs富二代”等政治情节,这些也会引起中共当局的注意。而这两年中共的意识形态保守化、往后倒退等,十分清楚,并且涉及人民生活各个领域。而习近平更透过提倡儒家文化等,来重新建构市场新集权下的统治伦理和秩序,所以中共自然不会接受同性恋这种题材。禁止同性恋,不只是为了中共统治的需要,为了其内在价值的需要,更是不能让任何与人性有关的东西,成为中共统治的突破口,是中共防堵的重点所在。

辽宁的孙先生问,在中国的同性恋者,受到社会各方的全面打压,尤其弄到很多家破人亡,像美国同性婚姻合法,许多人能快乐生活,但中国的同性恋者却活的痛苦。这样的现象应该有什么办法应对?二言回答,不管是中国政府部门,还是中国民众,必须对同性恋有客观的了解,很多不了解的人就可能会以偏见来对待他们,就像百年前美国人对中国人也不了解,就会对中国人带着极大偏见。二言认为教育以及认知的过程还需要时间,所以中国各地的同志群体工作,包括反污名化等,还须做很多工作。

小果律师:中国对同性恋没有任何法律保障

小果律师指出,目前中国对于同性恋者没有任何的法律保障,从电视剧制作通则将同性恋规范为非正常性关系,从网剧“上瘾”的被下架,就可看出。由于中国政府在同性恋议题的态度为有转变,就难以在法律上有突破。小果律师强调,这也就是中国的社群团体必须要进行社群以及政策倡导工作的原因,如很多中国民众因为缺乏资讯,认为同性恋伴侣无法有小孩,因此反对,但看到如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许多同性伴侣都透过收养,或是自己怀孕等各种科学方法,建立幸福家庭。

《VOA卫视》主持人黄耀毅脸书: Facebook.com/VOAYYHuang
《VOA卫视》主持人黄耀毅推特: Twitter@VOAYYHuang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VOA有问必答: 超火网剧“上瘾”、“太子妃”为何被下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