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伊核谈判各方代表寻求解决棘手难题


美国国务卿克里(左二)和伊朗外长扎里夫(右二)在维也纳会谈(2015年6月28日)

美国国务卿克里(左二)和伊朗外长扎里夫(右二)在维也纳会谈(2015年6月28日)

伊核谈判代表暗示,由于最后协议的一些内容还没有谈妥,因此他们在6月30号最后期限之前可能达不成协议。

6月30号最后期限即将到来,但伊核谈判各方代表表示,还有几个重要问题没有解决。

法国外长法比尤斯说, 需要就几个条件达成“牢固的”一致,其中包括对可疑核设施进行核查。

英国外交大臣哈蒙德认为,没有协议胜于一个坏协议。他说:“我们有不能跨越的红线,如果今后几天要谈判达成这个协议,我们所有各方都必须做出一些非常困难的决定,非常艰难的抉择。”

伊朗外长扎里夫说,一个好协议需要包括立即解除制裁的内容。他说:“需要立即解除所有制裁,所有经济和金融制裁。安理会的制裁也必须终止。”

但世界六国主张的是用分阶段解除制裁换取限制伊朗制造核武器能力的协议。

看来6月底前不大可能达成一项全面协议。

美国国务院战略对话高级顾问哈夫说:“正如我们曾说过的,6月30号之后,我们可能还需要几天时间,达成一个可能的最牢固的协议,就跟今年4月在洛桑敲定临时协议时的情况一样。”

一些官员说,在维也纳,更重要的最后期限实际上是7月9号,届时,一项强制性的国会审议期可能从30天延长至60天。

但分析人士奥特兰吉指出,将会谈延长至6月以后可能有问题。保卫民主国家基金会创建人奥特兰吉说:“问题在于,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每次延长谈判的结果实际上都是更多有利于伊朗一方的妥协。”

核政策专家卡特赖特将军指出,这是个寻求平衡的问题。前美国参联会副主席卡特赖特说:“要给伊朗保卫自己主权的能力,但又希望有某种协议,使我们在有充分理由怀疑伊朗在进行秘密活动时能够前往核查。”

卡特赖特说,如果谈判人员达成的协议能够对伊朗的燃料循环和潜在的违反协议的秘密活动进行有效监督,那就应当是一个好的协议,有助于改善那个地区的局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