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分析:伊朗与沙特外交危机加剧地区战争


伊朗安全部队守卫在沙特阿拉伯大使馆外,同时,一群示威者抗议沙特处死什叶派教士奈米尔。(2016年1月3日)

伊朗安全部队守卫在沙特阿拉伯大使馆外,同时,一群示威者抗议沙特处死什叶派教士奈米尔。(2016年1月3日)

伊朗和和沙特阿拉伯交恶,有关国家和一些民兵武装纷纷选边站,分别对这两个对立的地区大国表示支持,分析人士说,这场外交危机已经对中东地区带来了影响。分析人士表示,如果危机持续,包括打击“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内的中东战争将更有可能扩大,而不是得以和平解决。

居住在也门首都萨那的41岁会计师苏尔坦·扎伊德坐在传统的也门矮式沙发上品茶。他说,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外交争端已经加剧了也门的紧张局势,而且危机还在恶化。

科威特是最近一个召回驻伊朗大使的逊尼派穆斯林主导的国家。在科威特之前,巴林、苏丹和阿联酋也召回了各自大使,并与伊朗断交或降低外交关系级别。此前,沙特处决了什叶派教士奈米尔,引发了一场国际争端。

沙特星期六进行处决后,沙特驻伊朗大使馆遭到袭击,沙特随即断绝与伊朗的外交关系。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所执行主任马克·菲茨帕特里克说,这一地区的裂痕实际上远比目前的争端来的严重。

他说:“科威特、阿联酋和巴林对伊朗威胁的感受几乎是一致的,伊朗核协议加深了这一威胁。”

如果伊朗与世界大国之间的核协议能按计划执行,预计西方国家对伊朗的制裁将得以解除,这会极大地扩大伊朗的经济力量和它资助地区民兵武装的能力,例如黎巴嫩真主党和也门的胡塞武装。国际战略研究所执行主任菲茨帕特里克说,这不仅仅是一种经济上的对抗。

他说:“这场冲突更多地是一种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分歧,也是数百年来波斯政权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争端。这是历史的一部分,也是这一地区关系不断恶化的一部分。”

海湾国家分析咨询公司(Gulf State Analytics)共同创办人乔治奥·卡菲罗说,如果这一地区以及战场上的主要参与者无法坐下来谈判的话,地区争端就不太可能通过和平会谈解决。

他说:“这场外交危机让叙利亚和平谈判的前景变得更加渺茫,对于也门的问题也是如此。”

分析人士认为,这次外交危机的最大受益者是“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他们利用这一地区的混乱和分裂壮大力量。

卡菲罗说,大国之间不太可能爆发正面战争,但是沙特和伊朗可能都会加大在叙利亚和也门内部冲突中的参与。叙利亚和也门的内战经常为视为是沙特和伊朗这两个中东强国之间的代理人战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