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2009年伊朗抗议的影响将延续下去


2009年标志着伊朗巴列维王朝被推翻、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取代君主体制30周年。但是2009年一场备受争议的总统大选也引发了30年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美国之音记者汤玛斯深入探讨2009年伊朗大事件中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

*西方观察家曾预言革命*

当今年六月伊朗总统大选的结果引发群众抗议时,许多西方分析家都认为,伊朗即将展开新革命,推翻目前的神权统治。但是这并没有发生。伊朗不但没有爆发革命,那些神权统治者依然掌权,许多抗议民众已经遭到逮捕或审判。

一些伊朗观察人士说,这是因为抗议者无法得到中产阶级商人的支持。但其他人士认为,原因要更为单纯。

*帕西: 抗议群众没有要求改变政权*

伊朗裔美国人全国理事会主席帕西说,这是因为抗议群众从来没有要求改变政权,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

他说,“我认为没有爆发革命的原因是抗议者并没有意思发动革命。这场抗议一开始只是人民要求统计他们的选票。但是由于伊朗政府完全不妥协,采取激进的镇压手段,甚至开始使用暴力,当然抗议的呼声就越来越高。”

*政府对改革派的恫吓不断升高*

抗议活动还在持续,只不过更加零星分散,帕西表示,情况依然十分不稳定。抗议群众变得更加激进,而伊朗政府对改革派的言语攻势也逐步升高。帕西表示,抗议者需要稍做变通,以避免德黑兰当局将改革派完全扫除。

他说,“如果他们要继续这场抗争,继续影响政府的正常运作,为了真正取得胜利,抗议群众就必须提供一条出路,否则当局会被逼得别无选择,只能采取激进镇压。”

伊朗官员已经公开批评几位主要改革派人士,例如穆萨维、卡鲁比、前总统哈塔米以及拉夫桑贾尼策动抗议,但到目前为止,这几人依然保有自由之身。

*瓦坦卡: 领导层派系分歧严重*

“简氏伊斯兰事务”是一份在伊斯兰世界发行的英文新闻通讯。其编辑瓦坦卡指出,这显示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以及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可能担心引爆新冲突。

他说,“如果哈梅内伊或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派系势力如此强大,他们为什么不把拉夫桑贾尼、哈塔米、穆萨维以及卡鲁比这些人抓起来?为什么这些改革派在对政府做出许多指控后,还是没有被逮捕?这不禁让我觉得,也许当权者的势力还不够强大,他们担心如果逮捕这些代表人物,可能使得局势一发不可收拾。”

*抗议使美国的伊朗政策更加复杂*

抗议行动也使得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德黑兰接触的计划,以及伊朗对敏感核议题的反应更形复杂化。

伊朗仍然坚持其核项目是出于和平目的。尽管在10月份,伊朗看来最终原则上同意将其核原料送往第三国进行浓缩。但伊朗官员在国内遭到抨击后,又改口拒绝这样做。

瓦坦卡表示,目前还不清楚这样反覆不定的表态,到底是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政治过度操作还是一种拖延战术。

他说,“问题是,这是不是因为错误沟通?是因为艾哈迈迪内贾德政府官员急于争取与西方对话做出承诺,结果惹得哈梅内伊不高兴,从德黑兰下达禁令?还是伊朗政府蓄意,精心策划的一种战略?部分人士认为,这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所做的拖延战术。”

其他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伊朗派系的分歧太过深化,以至于伊朗领导人无法在这样一个敏感议题上取得共识。

*帕西:制裁应针对伊朗政府而不是人民*

不管原因是什么,伊朗的回应促使联合国与美国国会对伊朗采取新的制裁措施。但是分析人士说,任何制裁措施,都应该谨慎地针对伊朗政府,而不是伊朗人民。

帕西说,制裁可能对改革运动造成反效果。

他说,“你不希望的是把伊朗反对派置于这样的情况,让他们忽然间把挑战艾哈迈迪内贾德的精力,转为捍卫自己以及国家主义,并且炮轰美国的制裁。伊朗反对派已经处于一个非常严峻的情势,要与这样一个残暴、压制的体系相抗衡。”

但分析人士也指出,制裁行动如果不能取得俄罗斯与中国的支持,就无法具体落实。目前中俄两国都不愿对制裁表态支持。

关键词: 伊朗,艾哈迈迪内贾德,哈梅内伊,美国,联合国,制裁,选举,抗议,改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