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议会僵局中伊拉克流血冲突达5年新高


伊拉克这个星期度过一个黯淡的里程碑,爆炸和枪弹袭击使伊拉克今年死于暴力的人数达到5千5百人。这些流血冲突,已经达到2008年伊拉克脱离残酷的逊尼-什叶宗派战争以来的最高峰。对于伊拉克暴力近来的急剧上升以及其根源。

在巴格达南部一个被破坏的咖啡店外面,哀悼死者的黑色横幅,列出在最近一次炸弹袭击中丧生的10位年轻人的名字。

全伊拉克的咖啡店和餐馆正在不断关闭中,因为它们已成为恐怖攻击的目标。

这家咖啡店原来的常客,对失去他们的友人和正常生活感到哀悼。

巴格达居民阿哈梅德说: “我们以前常常在这里见面聊天和谈笑。但是,如花似玉的年轻人也同时在这里被打死。为什么?他们的罪过是什么?”

这些是全伊拉克的家庭都在问的问题。

暴力的急剧上升,与2007年逊尼和什叶派冲突最激烈时的情况不同。伦敦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海德·阿勒胡维说:“现在发生的不是同一回事。大部分的暴力都是基地组织针对逊尼和什叶派伊拉克人发动的。”

阿勒胡维说,以什叶派为首的伊拉克政府作出的反应,让情况变得更糟:“基地组织在主要是逊尼人聚居的地方活动。伊拉克政府的回应是在这些地方进行大规模安全措施。这就增加了一般逊尼老百姓对政府,而不是对基地组织的憎恨。单单是这个部分就足以让基地组织更为强大。”

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前驻伊拉克英军指挥官李察·坎普上校说,伊拉克政府还犯了另一个关键性的战略错误。

坎普说:“他们也远离觉醒委员会,那里面是原来反对北约和英美多国部队的逊尼激进分子,后来他们好像被收买一般,转变成可能是对抗武装分子最有效的一股力量。其次,他们又从特种部队和飞机里,将一些非常有效的美国情报网络和打击能力撤除。”

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阿勒胡维说,邻国叙利亚的内战让伊拉克的问题更为恶化。他说: “它让圣战分子拥有在区域里跨越国境的野心,于是伊拉克的基地组织正式和叙利亚的基地组织合并。所以它也让基地组织具有这方面的灵活性与活动能力。”

伊拉克总理马利基上星期访问华盛顿时,要求美国在对抗基地组织方面提供协助。

不过坎普上校说,马利基也必须为伊拉克因政治僵局而让这个恐怖组织得以重新站稳脚步承担责任。

坎普说: “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伊拉克掌权并累积自己的权力,他拒绝逊尼派和库德人要他下放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的要求。”

伊拉克议会已经通过一个为明年4月举行普选铺垫的法律。官员希望它能打开政治僵局,阻止伊拉克移向再发生宗派战争的危险滑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