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两伊结成新联盟 波斯湾未来叵测


美国在2003年推翻了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使得伊拉克和伊朗的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两个在1980年代交战的国家重新建立起密切关系,给这个地区和美国都带来了影响。巴格达和德黑兰关系升温带来了什么效应呢?

伊拉克和伊朗交战将近10年,双方军队伤亡总和高达50万人,两国终于在1988年结束了这场僵持不下的战争,随后15年,伊拉克和伊朗保持冰冷的敌对状态。

2003年,美国出兵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侯赛因和他领导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结果,让排斥侯赛因在伊拉克占多数的什叶派掌权。现在,马利基总理和他领导的达瓦党成为伊拉克政府的主流。

伊拉克和什叶派邻国伊朗恢复了关系,这让华盛顿的一些人士感到担忧。

可是伊拉克驻美国大使卢克曼•菲利说,美国不得不接受巴格达走自己的路。

卢克曼•菲利说: “美国要认识到伊拉克是一个独立国家,这点很重要。虽然伊拉克是一个主权国家,可是伊拉克也为是美国的盟国而骄傲。”

有人批评说,巴格达和德黑兰恢复关系,会受到伊朗的很大影响。

新美洲基金会(the New America Foundation)波斯湾问题分析人士奥夫辛•莫拉维说,伊朗想让伊拉克成为黎巴嫩。

他说:“伊朗想要在伊拉克建立真主党,他们希望萨德尔能够成为伊拉克的纳斯鲁拉,也就是类似伊拉克真主党的领袖,既是武装力量,又是可以提供社会服务的政党,这种模式在黎巴嫩很成功。”

华盛顿的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分析人士弗莱德•凯根说,伊拉克虽然走自己的路,可是常常和伊朗一唱一和。

凯根说: “基本上,伊拉克支持阿萨德,达瓦党支持巴林反对派,支持伊朗以蛮横态度藐视国际制裁。从这个角度来看,伊拉克目前是伊朗在这个地区的盟友。”

奥夫辛•莫拉维说,伊拉克和伊朗关系是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

他说:“说到底,这些都是只顾自身国家利益罔顾道德意识的国家。这些国家会寻找理由,只要他们认为这不仅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而且符合他们政治精英的个人利益,他们就会不顾自己的理念、宗教和派别身份。”

分析人士说,伊朗和伊拉克的新关系使得美国不得不接受现实,即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控制动荡波斯湾的未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