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伊拉克军队开始在摩苏尔展开危险的城市战


2016年11月3日,伊拉克政府军将领在警卫守护下聚集在摩苏尔城边的戈亚里,举行宣布胜利的记者会。(美国之音德特默拍摄)

2016年11月3日,伊拉克政府军将领在警卫守护下聚集在摩苏尔城边的戈亚里,举行宣布胜利的记者会。(美国之音德特默拍摄)

伊拉克部队星期四在摩苏尔城界外的一处居民区谨小慎微地推进,挨家挨户地确保平民安全。这些军人必须当心暗藏的炸弹以及“伊斯兰国”激进分子的伏击和冷枪。“伊斯兰国”首领号召激进分子死守到底。这是“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控制的最后一座大城市。

特种部队做先锋

“伊斯兰国”两年多前占领了摩苏尔。城防突破后,数以百计的家庭大出逃。他们开始源源不断地离开城市,有些人举着白旗,有些人向美国训练的伊拉克政府军精锐部队“金色师”打出胜利手势。在今年伊拉克费卢杰等其它地方打击圣战分子的战斗中,这支部队也发挥了先锋作用。

东部戈亚里区的当地民众虽然欢迎解放,但随着摩苏尔西部支持“伊斯兰国”的居民区不断被政府军攻克,人们越来越担心会发生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报复者有可能是在“伊斯兰国”统治摩苏尔两年期间受尽了苦难的当地人,也有可能是逊尼派民兵。已经有人指责这些民兵对附近村庄涉嫌勾结“伊斯兰国”的男子和少年施行报复袭击。

人权组织忧报复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星期三说,在名为“萨巴维部落动员组织”的民兵横扫摩苏尔以南村庄之际,“国际特赦”收到了据称是圣战分子同情者的人遭到当众羞辱、折磨和殴打的报告。

星期四,伊拉克精锐反恐部队身穿标志性的黑色作战迷彩服,在戈亚里区巩固战果并缓缓向邻近区域逼近之际,在这期间看不到打击报复的迹象。伊军指挥官和一名主管摩苏尔郊外战斗的库尔德“敢死军”将领都说,将会有一场长时间而激烈的城市战,目前只是第一阶段,他们做好了连续几个星期挨家挨户战斗的准备。

几个星期城市战

他们怀疑,“伊斯兰国”激进分子炸毁了穿过城市的底格里斯河上的五座桥梁,并将在摩苏尔西部做最后顽抗。

“敢死军”少将努拉丁·塔塔尔汗对美国之音说:“最好来说需要一个月,最坏需要两个月。”推进部队面临的最大危险是由承压垫触发的诱杀炸弹以及冷枪手的袭击。

他说:“他们不断改变炸弹的设计。”

塔塔尔汗将军曾在萨达姆·侯赛因的军中效力。他认出“伊斯兰国”领导层中的军事战术师是前复兴党成员和像他这样参加过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的军人。他说,他们的战术是持久抵抗,复制在萨达姆被推翻后他们对美军进行的那种袭击活动。他还警告说,摩苏尔还有很多“伊斯兰国”招募的外国死士,包括久经战阵而且极端狂热的车臣人和哈萨克人,他们会苦战到死。

“伊斯兰国”首领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星期三打破了近一年的沉默,发布了31分钟长的录音讲话,鼓动手下人面对摩苏尔攻势坚守到底。塔塔尔汗说,那些外国武装分子可能会听从他的呼唤。

巴格达迪说:“要知道,光荣地坚守在你的土地上的价值跟羞耻地撤退的代价相比,胜过千倍。这是你们的战争。把异教徒的黑夜变成白昼,摧毁他们的房屋,让他们血流成河。”

对那些弃城而逃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来说,他们的逃跑路线变得更艰难了。在摩苏尔西部布阵的“伊拉克人民动员队”的什叶派民兵星期四说,他们控制了阿勒颇-摩苏尔公路的大片路段。这条公路通向“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叙利亚的大本营拉卡。

“伊斯兰国”激进分子如果想向西逃入叙利亚东部省份代尔祖尔和哈塞克,就必须走更崎岖的道路,而大雨将使路途更为艰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