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法律窗口:美国国税局官员能否启用宪法第五条修正案自保?


不久前,美国国税局官员在美国国会就国税局丑闻所举行的听证会上,启用宪法第五条修正案拒绝作证,从而使国会的有关调查遇到障碍。下面的法律窗口节目,我们就为各位介绍和分析美国宪法第五条修正案的内容和运用。

洛伊思•勒纳在众议院监察与政府改革委员会上(视频截图)

洛伊思•勒纳在众议院监察与政府改革委员会上(视频截图)

最近,美国国税局在2012年大选之前额外审查保守派组织的丑闻曝光后,国税局监督免税事务的负责人洛伊思•勒纳(Lois Lerner)被传唤到美国国会众议院监察与政府改革委员会作证。由于勒纳领导的部门负责审批所有申请免税的组织,而且很多美国人都与某个或者多个免税组织有关,比如教堂、慈善机构、民间教育机构等,因此,这个部门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美国社会的方向。

勒纳在听证会一开始就宣读了事先准备好的一份声明:“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我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我没有违反国税局的任何准则与规定。我没有向这个或者其它任何国会委员会提供任何虚假信息。虽然我非常愿意回答这个委员会的提问,但是我的律师建议我行使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不就与本听证会有关的话题,对这个委员会提供任何证词或回答提问。”

勒纳启用了宪法第五条修正案。

“经过谨慎的考虑,我决定遵照律师的建议,今天不作证,也不回答任何问题。由于我行使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不予作证,我知道有人会假定我做错了事。我没有。宪法第五条修正案的一个基本功用就是保护无辜者,这就是我今天所启用的保护条款。”

勒纳所说的宪法第五条修正案是《权利法案》的一部分。这条修正案规定,在任何刑事案件中,任何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更通俗地说就是,嫌疑犯有保持沉默的权利。这个修正案确保任何人不得通过强制或暴力手段来获取供词。

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特雷・高迪(视频截图)

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特雷・高迪(视频截图)

但是,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特雷・高迪(Trey Gowdy)表示反对。

“她刚才已经作证了,并且放弃了宪法第五条修正案所赋予的特权。你不能又讲述你的理由,又不接受交叉询问。这个条款不是这么运用的。她做开场白时,就已经放弃了宪法第五条修正案赋予的她的权利,她应该站在这里回答我们的提问。”

国会众议院监察与政府改革委员会主席达瑞尔•伊萨(视频截图)

国会众议院监察与政府改革委员会主席达瑞尔•伊萨(视频截图)

由于勒纳一再拒绝作证,国会众议院监察与政府改革委员会主席、加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达瑞尔•伊萨(Darrell Issa)允许她离开,但是表示在就勒纳启用宪法第五条修正案的程序是否恰当咨询律师之后,有可能再次传唤她到国会作证。

听证会后,高迪众议员对媒体说,国会也许会上诉法庭,强迫勒纳为国会提供证词。

首都华盛顿的律师斯坦•布兰德(Stan Brand)在1976年到1983年期间担任过国会众议院的法律顾问。他不认为一个简单的开场白就使勒纳放弃了第五条修正案所赋予的特权。

首都华盛顿的律师斯坦•布兰德

首都华盛顿的律师斯坦•布兰德

布兰德说:“她所做的不过是声称自己无辜而已。她解释说,她之所以行使宪法权利,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是无辜的,而且第五条修正案既保护无辜者,也保护有可能承担法律责任的人。勒纳以一个简单的声明,启用了宪法第五条修正案赋予她的权利。我认为,美国的现行法律也会认定,她没有放弃自己的特权。”

布兰德律师指出,根据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先例,第五条修正案既适用于法庭,也适用于国会。国会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越过第五条修正案,那就是,交由联邦法院判决勒纳是否可以保留第五条修正案赋予的特权。据布兰德律师介绍,联邦法律允许大陪审团或国会委员会请求法庭颁布命令,在免除被调查者任何法律责任的前提下要求他提供证词。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艾伦•德肖维茨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艾伦•德肖维茨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著名的民权律师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表示,虽然他本人是奥巴马总统的支持者,但是,他认为,勒纳在听证会上的作法,也就是,既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又启用第五条修正案的特权,是非常危险和不明智的。

德肖维茨说:“美国法庭在过去一些年间同时确立了一个原则,那就是,假如你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并且为自己作了肯定的辩护,把你的行为描述成是无辜的,那么,你就不能再启用宪法第五条修正案,而必须接受提问。你因此便放弃了不得自证其罪的权利,换句话说,你不能同时把这个修正案既当作利剑,又当作盾牌。”

德肖维茨强调,宪法第五条修正案给予公民的是保持沉默的权利,而不是有选择性地作证,以及随己意决定想在什么时候作证或不作证的权利。

美国国会历史上曾经多次出现过启用第五条修正案的情况。

一度跻身于《财富》世界500强的美国能源供应商安然公司(Enron),因为财务造假以及内线交易等欺诈行为,于2001年宣布破产。2002年,包括已故创始人肯尼斯•雷(Kenneth Lay)、前首席财务官安迪•法斯托(Andy Fastow)以及前首席审计师戴维•杜肯(David Duncan)在内的高层主管为了自保,纷纷在国会调查该公司的听证会上启用宪法第五条修正案拒绝作证。

肯尼斯•雷:“我的律师建议我根据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不予作证。”

安迪•法斯托:“我接受律师的建议,根据美国宪法给予我的保护,我恭敬地拒绝回答提问。”

戴维•杜肯: “我接受律师的建议,根据美国宪法给予我的保护,我恭敬地拒绝回答提问。”

不过,这几位高层主管虽然躲过了在国会的作证,最终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他们纷纷在2006年被联邦法庭判处犯有欺诈行为。

2009年,在奥巴马总统为印度总理辛格举行的国宴上,一对不在邀请名单上的维吉尼亚州夫妇竟然通过安检,闯入白宫国宴席,与包括奥巴马总统在内的高层官员交谈合影,之后还把照片张贴在自己的脸书上。在国会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萨拉希夫妇采纳了他们律师的建议,启用宪法第五条修正案拒绝作证。

塔里克•萨拉希 (Tareq Salahi)说:“根据律师的建议,我们打算行使宪法赋予我们的保持沉默的权利,在被该委员会传唤作证的情况下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2012年,新英格兰复方药物中心的联合创始人巴里•卡登(Barry Cadden)为了避免自证其罪,在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就真菌性脑膜炎事件所举行的听证会上,同样启用宪法第五条修正案。该公司销售的类固醇药物因为受真菌污染,导致全美400多人患脑膜炎,其中32人死亡。这家公司在召回了所有传产品后,于同年关闭并宣告破产。

巴里•卡登说:“我采纳律师的建议,在包括宪法第五条修正案在内的宪法权利和特权的基础之上,我恭敬地谢绝回答提问。”

话说回美国国税局,它是美国政府中最有权势的机构之一,也是与普通人生活关系最密切的机构,除了为联邦政府收税之外,它还负责审核非政府组织的免税资格。按照美国法律规定,有数类“专门从事推动社会福利”的机构不用缴纳所得税,例如慈善和教育等。

法律还规定,国税局和其它政府行政机构完全不许介入政党活动,以避免得势的党派借此营私,在审查免税资格时,对各种政治倾向的组织必须一视同仁。但是,自从2010年3月开始,国税局开始专门对包括茶党在内的具有保守派倾向的组织进行严格的审查。

国税局丑闻曝光后,媒体发现,白宫幕僚长以及一些高级官员在2011年就得知国税局的做法,至于他们是否告诉了奥巴马总统或向副总统提到过,如今无法证实。不过,国会从记录中查到,已经离任的前国税局长舒曼到白宫去了180多次,与总统关系甚为密切,也就在这期间,舒曼被国会议员追问过120多次有关国税局被指控歧视保守派组织的情况。

最近,国会监察与政府改革委员会将舒曼盘问了四个多小时,舒曼虽然没有保持沉默,但是一口咬定从未与总统谈过这桩公案。之后,监督免税事务的负责人勒勒纳启用第五条修正案拒绝作证,为国税局丑闻再添一层戏剧性迷雾,也使人们想起整整四十年前的另外一场听证会。1973年5月,参议院水门调查委员会开始就水门窃听案举行听证,最终导致尼克松总统在将近一年后下台,而这次国税局丑闻的调查与听证才刚刚开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