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IS进逼中亚 中国投资或受威胁


中国仅能出钱?今年夏季来俄罗斯参加军事比赛的中国军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中国仅能出钱?今年夏季来俄罗斯参加军事比赛的中国军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伊斯兰国”和宗教极端势力对中亚地区的影响和威胁日益加强。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趋势将对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中国在中亚的投资甚至新疆局势产生影响。但也有人认为,相关威胁虽然存在,但不应被过分夸大。

中亚人前往中东参战


“伊斯兰国”和宗教极端势力最近成为中亚地区讨论和关注的一个主要议题。吉尔吉斯斯坦安全部门宣布,他们在星期四消灭了一个试图在首都比什凯克和其他地区从事恐怖活动的极端团伙,在枪战中有一名安全人员受伤。吉尔吉斯总统阿塔姆巴耶夫已下令加强对国内安全形势的监督。

俄罗斯经济危机使很多过去在俄罗斯打工的吉尔吉斯人被迫返乡,其中一些人前往中东加入极端组织。吉尔吉斯官方说,目前有5百多名吉尔吉斯公民已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

哈萨克斯坦政治学者萨特帕耶夫说,前往中东加入“伊斯兰国”的哈萨克公民有4百多人,除了成年男子外,他们当中还包括妇女和儿童。他认为,类似问题一直困扰中亚地区。因为在更早之前,不少中亚居民曾在邻近的阿富汗加入那里的极端组织。

极端势力中亚扩张

中亚安全只能依靠俄罗斯?俄军秀肌肉,今年夏季俄空降兵在莫斯科郊外表演。(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中亚安全只能依靠俄罗斯?俄军秀肌肉,今年夏季俄空降兵在莫斯科郊外表演。(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萨特帕耶夫说,中亚国家政府的确很害怕许多人从中东回国后会使中亚局势恶化。另一方面,包括哈萨克斯坦在内,中亚地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热衷极端宗教思想。他说:

萨特帕耶夫:“有两个因素,一是越来越多的人对宗教感兴趣,二是当地居民对宗教的了解,以及宗教教育水平都非常低,这为极端宗教势力的传播提供了土壤。越来越多的人正成为极端宗教势力和‘伊斯兰国’的支持者。”

萨特帕耶夫说,中亚的一些极端势力可能同“伊斯兰国”或是“基地组织”没有任何实际联系,但他们在从事恐怖活动时更愿意使用这两个恐怖组织的牌子。中亚的安全问题现在越来越受到各方重视,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不久前特别同安全官员讨论了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的问题。

俄担心中亚安全

许多俄罗斯官员也强调阿富汗的极端势力可能进入中亚地区。俄罗斯总统阿富汗事务全权代表卡布洛夫最近表示,如果“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阿富汗继续保持目前的进攻趋势,中亚各国都将受到严重威胁。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以及俄罗斯在北约的代表格鲁什科最近也都发出类似警告。他们认为,“伊斯兰国”和塔利班在阿富汗境内正在控制更多地区。

亲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政论人士普罗汉诺夫说,正是由于俄罗斯担心阿富汗局势恶化,可能会在中亚地区开辟继乌克兰和叙利亚之后的第三条战线,俄罗斯对土耳其的报复行动显得非常有限。

俄罗斯中亚问题学者格罗津说,中亚地区最近一年来都加大了在国防和安全情报领域的开支投入,各国纷纷购买新式武器,招募更多的安全人员,并举行更多的演习。不少人担心到明年春季时,当地的安全局势会遇到更大挑战。

中国仅会当“土豪” 安全难有作为

中国仅能出钱?今年夏季来俄罗斯参加军事比赛的中国军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中国仅能出钱?今年夏季来俄罗斯参加军事比赛的中国军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格罗津认为,中国更将因为中亚局势恶化深受打击。格罗津:“北京到那时立刻会面临如何保护在中亚的投资和天然气供应问题,并将会冻结经过中亚的交通走廊和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另外对新疆的局势也会产生影响。伊斯兰极端势力会试图经过中亚进入新疆。中国可能将不得不拿出更多的钱和资源来扶持今天的中亚各国政府,避免他们倒台。”

格罗津说,可能正是由于对中亚安全方面的担心,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迄今为止说的很多,迟迟不见落实和实施。他认为,除了出钱之外,中国目前还无法在安全领域帮助中亚各国抵御威胁。

美国影响扩大 北约帮忙中俄

格罗津认为,由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举动证明了俄罗斯在安全领域的的决心和能力,中亚地区都将有求于俄罗斯,这为俄罗斯提供了扩大影响机会。另外,对安全问题的日益重视也特别有利于美国扩大在中亚地区的影响。

俄罗斯的第201步兵师目前驻防塔吉克斯坦。俄罗斯同样在吉尔吉斯的康特空军基地驻扎大批兵力。由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目前有1万多人仍然驻扎在阿富汗。许多分析人士认为,最近10多年来由美国所领导的阿富汗反恐行动为中国、俄罗斯和中亚国家在安全领域减少了很多后顾之忧。

威胁来自国内

俄罗斯中亚问题学者库尔托夫认为,中亚地区居民都以信奉伊斯兰教为主,自然会成为“伊斯兰国”扩张的目标。但由于“伊斯兰国”目前受到各方打击,处在防守地位,“伊斯兰国”对中亚的威胁基本仅停留在理论上。由于各方努力,阿富汗的冲突也将限于阿富汗境内,还不会蔓延到中亚地区。如果阿富汗境内的“伊斯兰国”势力未来取代塔利班,中亚地区所面临的威胁将更清晰一些。

参加今年5月9日莫斯科红场阅兵彩排的哈萨克军队。(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参加今年5月9日莫斯科红场阅兵彩排的哈萨克军队。(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库尔托夫说,上海合作组织和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防务条约组织将对中亚地区提供安全帮助。但中亚各国目前所面临的主要威胁还是来自内部。

库尔托夫:“中亚地区的经济现在陷入困境,失业人数增多,居民的不满情绪增大,因此才有更多的人跑出去加入‘伊斯兰国’”。

借机渗透 中亚更担心俄威胁

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国情咨文中绝大多数篇幅阐述了如何解决经济问题和稳定金融形势,而安全问题较少提及。学者萨特怕耶夫说,哈萨克领导人仍然把经济问题放在首位。

他认为,俄罗斯一些势力故意夸大“伊斯兰国”对中亚的威胁,想借此扩大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影响。由于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都有很大的俄语系居民聚居区,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中亚各国其实更担心的是这些俄语系地区的分离势力,所以都对俄罗斯的一些举动非常警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