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欧洲穆斯林看好美国模式


美国及其盟国在努力制止外国人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参加战斗。与此同时,许多国家的穆斯林社区也在做出艰苦努力。活动人士表示,是欧洲国家的穆斯林社区正在密切关注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招募他们的年轻人。一些人甚至担心,他们的社区是否有能力或所需资源来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挪威首都奥斯陆是欧洲越来越多新出现的穆斯林聚居地之一。跟许多其它类似社区一样,挪威的穆斯林也正在作出艰苦努力,阻止年轻人被伊斯兰国这类组织拉走。

极端化研究项目的优素福·巴托·阿西迪克说:“我通常把这些组织的领导人视为世界上最能干的社会工作者。”

阿西迪克是一位活动人士,通过社交媒体与他人沟通。他本人也一度被极端派分子招募。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年轻一代每天都有自己的需求。我的意思是,清真寺不可能给青年人提供所有他们想要的活动。”

很多专家说,欧洲国家穆斯林社区面临好几个挑战。这些社区内,人们常常以不同的民族划线。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凯利·彭伯顿说,尽管在法国和其他地方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公众表示赞同帮助穆斯林社区,但来自政府的帮助缺乏连贯性,对年轻人尤其如此。他说:“极端意识形态的吸引力与穆斯林社区自行孤立于欧洲社会,与他们许多人面临的歧视有关。”

彭伯顿担心,面对民众日益增长的反感情绪,各国政府是否能提供穆斯林社区所需要的帮助。

美国维吉尼亚州斯特灵的达拉斯地区穆斯林儿童的状况与欧洲形成鲜明对比。这些背景不同的穆斯林儿童感觉安全并融入当地社会,参加辅导如何销售甜饼为女童子军筹款等活动。

哈桑·阿勒塔利卜等家长感到欣慰。哈桑·阿勒塔利卜说:“这种活动真的是让我们感到安全,这些家长需要的活动产生积极影响。”

这种组织多种活动的中心被视为穆斯林在美国获得成功的标志。现在,这里的一些团体希望能这种成功经验出口到欧洲。其一个组织是北美伊斯兰协会跨宗教和社区联盟办公室。该办公室的负责人赛义德认为,欧洲的穆斯林社区需要迎头赶上。他说:“欧洲穆斯林说的是与当地人不同的语言,跟他们原来的国家保持密切关系,也不作出额外努力融入当地社会,这就很难重新定义他们的身份认同。”

赛义德好几次到欧洲与相关团体建立关系,努力提供帮助。他担心,对一些年轻的穆斯林来说,时间可能不多了。他说:“他们如果心怀不满,对当地社会没有感情,就会转而上网,寻求其它出路。”

维吉尼亚州的穆斯林家庭希望他们的孩子永远也不会被引诱去寻求这样的出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