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年终报道:巴以冲突巩固了哈马斯的势力


分析人士和决策人士都认为,以色列和加沙地带巴勒斯坦武装人士之间最近发生的冲突进一步加深了双方之间的矛盾,并且很可能在下一年里,带来新的挑战。

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在2012年11月和以色列发生空袭对峙之后, 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在新的一年里,面临着很多的重建工作。

在2012年11月为期八天的冲突期间,有170名巴勒斯坦人和六名以色列人丧生。

以色列境内的一些建筑在冲突中受损,相比之下,加沙地带有200多座建筑被彻底毁掉,还有数千座建筑受到了损坏。重建工程估计要耗资三亿美元。

以色列或许成功降低了从加沙地带由巴勒斯坦武装人士发射过来的火箭弹的威胁,但是加沙地带的分析人士阿布萨达(Mkhaimar Abusada)说,这次冲突的结果是,伊斯兰激进派哈马斯的势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的地位被削弱了。

他说:“哈马斯现在是头了;是否要停火,要由哈马斯来决定,而不是由阿巴斯或者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或者是巴勒斯坦社会中的非宗教派别来决定。”

加沙地带的冲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哈马斯之前在国际上位于孤立的地位。中东地区好几个国家的外长都到加沙地带访问。这是哈马斯五年前掌控加沙地带以来,前所未有的。

巴以之间停火之后,联合国代表大会绝大多数成员投票通过决议案,将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地位提升到非正式成员的观察员国。

*联大投票 以色列更加孤立*

阿巴斯在仪式上说:“如今我们有了一个巴勒斯坦国!”

虽说阿巴斯是凯旋回国,但是分析人士认为,他所取得的成绩或许只是象征性的、暂时的。

以色列的一名分析人士布罗姆指出,在联大会议上,以色列的同盟或是投票支持巴勒斯坦,或是弃权。

他说:“从战略上来讲,意义非常重大。它的意义在于:以色列现在变得越来越孤立了,即便从前的盟友也在远离它。”

与此同时,以色列担心西方国家可能出台的制裁措施,以及周边国家里日益兴起的伊斯兰激进派。

巴勒斯坦分析人士纳斯若拉说,真正的问题是,虽然以色列永远也不可能完全控制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但是以色列方面拒绝停止在那一带构筑犹太人定居点。

他说:“对以色列公众来说,这是个挑战。他们知道如何对付安全上的威胁,但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可能的和平。”

巴以和平谈判处于僵局、或者说是停滞状态,已经有多年了。目前双方都不看好2013年将是一个“突破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