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7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蒂勒森铺路川习峰会,美中关系阴晴难测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周末访问北京期间会晤了中国外长王毅和国家主席习近平。蒂勒森对习近平表示,川普总统期待尽早举行两国首脑峰会,并希望有机会访问中国。王毅在记者会上说,双方就近期安排以及下一步两国元首会晤一事进行了深入讨论,启动了相关准备工作。他说,中方同意继续保持紧密沟通,确保两国元首及各层级交往能够顺利成功。从川普执政之初冷淡忽视中国,到目前外界盛传美中两国领导人将于四月初举行首脑峰会,美中关系现在是否已经多云转晴?中国官媒对蒂勒森承认北京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原则颇感兴奋,真相究竟如何?外媒报道王毅对两国峰会的态度似乎还有所保留,那么北京还有哪些顾虑?我们请纽约的明镜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先生和北京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士章立凡先生给大家分析。

何频表示,首先肯定两国领导人具有创意性地决定尽快进行高峰会谈,江、胡时期曾经都为细节纠缠,没有解决根本问题。习近平比较有创意地进行高峰会议,与奥巴马的加州会,现在要与川普在佛罗里达见,都是不拘泥形式的外交访问,节省官僚成本。两国根本冲突是结构性的。原来的战略基础已经消失,共对苏联的前提已经不存在;美国支持中国经济开放然后进入民主的设想也已经落空。事实上,国际社会不清楚对中国的定义。美国如何建立这样的关系还有待观察和思考。很显然,中美关系的重要性超过俄罗斯,但是美国媒体仍在冷战阴影下炒作假想敌俄罗斯。中国才是实质问题。

至于美国对中国立场是否也发生了变化?何频表示,美国也有求与北京,因为现在与过去发生了本质差别。过去,中国需要美国援助和支持来进入国际社会并且发展经济。所以,北京长期来通过忽悠美国获得利益。美国则是小忽悠,表面上拿出一些符合美国利益的条款,一时满足美国政客的需求。在这种合作下,中国越来越强大,贸易力量和在亚洲地区的位置,以及对许多国家的投资和政治影响都赶上了美国。奥巴马时期,中国起初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意思就是要与美国平分秋色。川普时代,蒂勒森访华,中国仍然意在建立习近平提出过的新型大国关系。实际上,中美之间目前面对的第一个大问题就是朝鲜。而所谓六方会谈其实就是中美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过去,双方都忽悠,美国不想沾麻烦,中国担心朝鲜崩溃影响自己。如今朝鲜威胁到东北亚安全,甚至美国安全。真要解决,美国得到中国的合作非常有意义。是否采取更强硬的军事行动,会在习川会面后决定。

何频说,两国之间的新型大国关系是肯定的,但是内涵各有各的理解。川普需要解决实际问题;习近平则是要继续忽悠美国。冲突和较量与过去完全不同,包括朝鲜问题,中国对WTO规则的遵守和承诺,美国进入中国金融体系和媒体领域的可能性,如好莱坞电影等都是实质性的;还有台湾问题中的一个中国原则,实际内涵包括的美国保护台湾的责任和义务。我不认为美国会因为利益而出卖和抛弃台湾。另外还有南中国海问题。现在,美国航母卡尔文森号在那里大摇大摆,而中国继续建造人工设施。川普上任后针对中美关系的基本原则是正确的。我们不能浪漫期待中美出现戏剧性变化,但是要开始面对两国之间关系的变化。

至于在习川之间即将举行的峰会中,中美之间达成某些共识是可能的,但不是在许多方面。未来将必须举行多次会谈。习近平也将现实地与川普来讨论和解决一些问题。

章立凡表示,朝鲜天气关系到中美关系的气候。中美关系没有单一定义,现在朝鲜是第一考量。蒂勒森访问日本和韩国之后对北京摊牌,而且已经摊牌完毕。两国之间未来是阴是晴,取决朝鲜和中国未来的态度。从时机来看,中共没有选择,因为现在最虚弱的时期,内部矛盾加经济挑战,没有力量在朝鲜问题上跟美国局部战争。蒂勒森宣布访华后中国态度明显软化,抵制韩国和乐天的宣传几乎降到没有;中国政府还表示对韩国自卫可以理解,总之态度明显软化。我曾经预言川普和习近平会见面谈;未来几年将有三位有个性领导人,川普、习近平和普京。两位重利益,一位重意识形态,重意识形态者将吃亏,不过意识到吃亏问题,态度已经缓和。

另外,川普在竞选时曾经说要把中国定位为货币操纵国,不过上任后没有下手,为什么?章立凡表示,川普立场并没有变化,他的策略是竞选时用说法先声夺人,压中国未来让步,办法已经奏效,实行的是饥饿营销,提出苛刻口号,让你期盼想与我见面。中共已经在被川普牵着鼻子走。川普是与北京打过交道的商人,有谈判策略。他在利益方面没有放松,朝鲜问题必须解决。川普手中有一把牌,因此在意识形态上不会叫板。蒂勒森本次就不提人权问题。我认为,民主自由只能靠中国人自己,而不能指望美国之类的外国人。当然,川普对中共的压力本身会导致中共内部和中国内部的变化,他不用在意识形态上提出来。问题是中国养虎贻患之后,应该如何应对朝鲜。无论核战争或者美国打击朝鲜,中朝边境将遭殃。萨德系统问题上,中国是拿住软柿子捏,而不敢抵制美国。中国外交本来就是错乱外交,根本没有理性可言。

章立凡说,所谓大国之间新型关系,其实就是勾兑。目前主要体现在朝鲜问题上,两国能得到什么。蒂勒森也提出,结构发生根本变化,但是怎么解决两国都没想好。中国军方人士曾就朝鲜问题提过方案,要签署永久协议,解决中朝领土争端,实现半岛无核化,外国军队撤出朝鲜半岛,等等。这样才能实现中国利益最大化。如果坚持意识形态的话,中国恐怕获利很少,因为本身掌握的筹码非常有限。

从维稳角度来看,中共担心金家政权垮台将可能带动的多米诺效应,像东欧和前苏联;况且,小弟如果玩完,大哥也可能唇亡齿寒。此外,中国政府撒币外交收获甚微,利益穷国也捡了,但是中国在国际上仍然空前孤立,程度可与毛时代相提并论,跟邓时代没法比,也比不上江胡时代。由于企业逃跑和收益不佳而税收税减,现在维稳和国防经费可能内囊都会变空,撒币也没本钱了。

中国不知道实际需要什么,外交思维是错乱的,有时为意识形态喊一嗓子,有时又为实际利益让一步。前段耍了义和团,现在又抛弃了义和团。我们不用指望中美未来高层会面会有很多积极效果。可能是中国委曲求全,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美国方面川普的胃口是很大的,现在是朝鲜问题,接下来是WTO规则问题,中国货币操纵,然后是南中国海航行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3月20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蒂勒森铺路川习峰会,美中关系阴晴难测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