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从美国大选看民主政治未来


在美国选民投票选出下一任美国总统之际,一份选前民调显示,在经历了一场充斥着丑闻、人身攻击和负面信息的选战后,绝大多数选民对美国政治现状感到厌恶,认为无论是希拉里·克林顿还是川普都无法带领美国走向团结。2016年美国选战中出现的民粹主义情绪、反全球化浪潮以及层出不穷的候选人丑闻给专制国家抨击民主政治体制提供了新的素材。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导者,美国2016年的总统大选出现的种种问题是否意味民主政治在高度全球化和信息化的今天正面临空前挑战?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给亚洲等地的新兴民主化国家带来怎样的启示?中国民众又能从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得到什么?

美国伊萨卡大学文理学院院长王维正说,选举的民主政治只是一个决策程序,不能认为选举就是一个万灵丹。美国的总统选举耗时很长,从初选开始至今已经将近两年。这个好处就是让选民有很多机会去了解参选的候选人,不好之处就在于也有时间让竞争对手挖出缺陷。有一些选民是根据“两害相权取其轻”而投票,但这些人数并不足以影响大局。因此选举结果还是能反映出一些现象,一是对于在朝民主党的表现是一个复决,二是民主共和两党基本盘的情况。

王维正补充道,西方一位政治学家曾说过,民主制度并不是十全十美的,它也有缺陷,但它比其它政治制度都要好。美国这次选举暴露出的一些问题会让一些独裁国家受到鼓舞,但是美国公民能够例行性地行使权力,且以后还会有国会、舆论、选民多方制衡,这些在独裁国家都是没有的。

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说,美国的大选和中国的协商式民主最大的不同就是民众的参与和政治权力。美国是一人一票,中国的协商式民主是精英的聚会,只存在于共产党高层,与民主无关。

何清涟说,民主政治,尤其是其选举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互相揭露丑闻最终获胜的过程。选民在投票之前就已经很清楚各位候选人的问题所在,以及他们的政治主张。今年美国大选有一个很大的遗憾,就是过多地纠缠在两位候选人的道德品质上。

王维正说,中国儒家思想讲究“以民为本”,这也是一种民主。中国并不一定是要实行西方式的民主,儒家文化的民主在台湾已经实行多年。此外,西方很多政治学家认为民主在穷国不太可能发生,从经济角度看来,中国大陆似乎也应该向民主转型,现在只差临门一脚,就是看领导人是否有决心实行民主政治制度。

何清涟说,以一人一票为特点的民主在全世界都可以实行,中国并没有理由拒绝。但是民众的素质决定了国家的民主形态,即便乱糟糟的委内瑞拉也是民主国家。民主政治最大的特点就是除了权力之外,还有责任。

王维正说,民主制度化虽然是多数决定,但是要尊重少数。人民有游行和言论自由后,就能确保少数人的权利不会为大多数人所牺牲。

何清涟说,全球化最大的问题就是跨国公司的全球化生产,导致利益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平均分配,加剧了发达国家的贫富差距。王维正说,全球化已经到了一个需要调整的时代,它带给全世界人们不同的际遇,英国脱欧和川普支持者的背景都是全球化的反映。

王维正说,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已经存在数百年,并不会改变。民主只是一个政治制度,这次选举显现出来经济平等也是民主政治能够长治久安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民主政治也走到了一个需要反思的阶段。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时事大家谈:从美国大选看民主政治未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