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魏京生剖析中共政局


中纪委网站星期一发表文章称,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令计划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发生,警示中共现在并非“天下太平”,政治警觉性须臾不可放松。文章还说,党和国家安全首先是政治安全,政治安全中最重要的就是党的“执政安全”。回顾2016年,中共召开了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全会召开前后,习近平撤换了包括北京市委高层以及许多省市自治区的一把手,用其旧部或亲信接管,同时也利用自己的心腹掌控军队、武警和公安部门。在中共为明年十九大紧锣密鼓地进行准备之际,中纪委警告“天下并不太平”的用意何在?中共党内最高层的权力斗争和派系斗争目前处于何种状态?习近平能否在明年的十九大上建立一套自己的人马,牢固自己的核心地位?而一旦如愿以偿,习近平又将把中国引向何方?

主持人提问,中共在今年7月分别判处令计划和郭伯雄无期徒刑,而周永康在2015年6月被宣判无期,薄熙来也在2013年7月被宣判无期,徐才厚与2013年7月病亡。为什么中纪委的文章认为现在“天下并非太平”呢?危险来自何处?魏京生表示,习近平政府面临两面夹击。一方面是那些被警告的党内官员,他们心怀不满;另一方面是中共从未遇到过的、强烈的民间反抗,这包括贾敬龙案和退伍军人在军委大楼前抗议等。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不稳定因素。

中纪委的文章说,国家安全首先是政治安全,政治安全中最重要的就是党的“执政安全”。“执政安全”如何理解?是不是不被推翻?魏京生说,毛时代侧重马列主义安全,邓时代则是关注经济安全,现在的习专注党内安全。习近平去年便开始警告不许搞小团体,说明党内不安的现象已经不容小觑。尽管党内不满者不会与组织发生正面冲突,但是却以消极怠工的手法来对峙。毛泽东时代在遇到类似危机时,毛有老练的措施来应对,而现在的习近平则只能望尘莫及。

主持人问,今年秋天,中共召开了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对你来说,这个“核心”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确立习核心的实际意义是什么?习近平是否正在把自己树立成毛、邓之后的第三个核心?魏京生指出,“核心”界定的是已经到达一定程度的权势、声望和能力。而习近平并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却仍然自立核心,所以核心论引发党内外巨大的反弹。他不应该试图占领那个至高位置,这是在加速自己的灭亡。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前后,习近平撤换了许多省份的第一把手,报道说,涉及的官员多大20名,同时也在利用自己的人马来管控军队、武警和公安部门。明年秋天中共十九大以前,习近平是否能让自己的人马就位,全面掌控中共的高层领导权?魏京生表示,很多外国观察家喜欢从外国的角度来分析。其实,中共党内官员名义上为党服务,实则为自己效劳。一名新省长上台,可能两三年都没有魄力调动下属,这就是问题所在。习近平即便在重要岗位都换上自己的人马,也不可能保证这些人马能立刻发号施令。况且习也根本没有让所有人都跟随的本事。他哪一方都摆不平,百姓不高兴官员腐败,官员也不高兴被打。他诉诸强势的作风只会激化矛盾;如果缓和一点儿,或许还能勉强熬到终点。

宝申提问,到现在为止习近平已经打破了30年来中共“隔代指定”的做法,仍然没有指定下一任领导人。他的用意何在?他会不会像许多专家所说的那样,在中共20大后继续不放权?

魏京生表示,关于接班人问题必须强调的是,第一,隔代指定本身并不合法;第二,不指定则引发不满,无论竞争者还是党内的不满者都不会无视习近平终生占据最高权力宝座的做法。

主持人问,习近平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什么?经济崩溃?政变?军变?中共现在不断强调“绝对忠诚”、“媒体姓党”、“党领导一切”。能不能提高党内的忠诚度,化解这样的危机?魏京生认为,习的最大危机是,中共完全失信于民。老百姓对习近平、对中共的一切承诺和口号都完全不信。失民心到这种程度,政权依然维持,这已经是奇迹。习近平反腐时间不长,却已经让民众完全失去信心。人们认为反腐不过是“狼来了”,利用反腐口号搞政治斗争。加上习近平对官对民都不惜下狠手,因此把两边都得罪殆尽。

一些听众/观众和网友提问,从习近平2012年成为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以来,中国在政治上发生了哪些变化,正在朝什么方向发展?中国是否处于王朝末日?习近平是否新加坡模式?魏京生指出,中国的现实让人们不再相信党,包括那些老革命和老党员在内。如此多的人不信仰共产主义也不遵守党的规定,这是为什么?习近平需要思考和回答这个问题。另外,中共也不可能复制新加坡模式,因为新加坡独立而完整的司法体系,得以让政权稳定执政;中共则没有法治,不讲规则,终究害己害人。

魏京生表示,从王朝的角度看,中共政权已经不短。老百姓的反感与日俱增,官僚阶层积怨成痼,这些最终将导致中共垮台。无论垮台的方式如何,民主才是归属。民主制度的根本不在选举,而是在于有反对党有对立面,百姓有选择。只有这样,老百姓的权利才有保障。

习近平四年来一直在打击贪腐。实际效果如何?给中共官僚阶层和执政带来什么变化?中纪委的地位和作用发生了什么变化?发展如何?魏京生表示,习近平执政所做的是全部收回江、胡对老百姓所作出的细微让步,让思想和政治环境恶化。至于监督,中国古达发明过无数监督手段,但是却始终没有管住腐败,因为所有人都在一个团伙之内,他们的利益盘根错节。只有像西方一样,采取独立政党、独立司法和独立媒体的方式,才能起到名副其实的监督作用。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节目实况录像

《时事大家谈》完整收看:http://bit.ly/VOAIO-youtube
订阅VOA YouTube频道:http://bit.ly/dingyue-youtube

YouTube视频:时事大家谈:魏京生剖析中共政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