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新闻禁发国家机密 大v遭删号 中国掀禁言风


七月七号,拥有大量粉丝的中国社会政治评论人士李承鹏的社交媒体和博客账号被注销;而中国国家广电总局继六月份禁止记者“私自展开批评报道”之后,七月八号又发文禁止记者非法记录传递国家机密及给境外媒体撰稿;次日,有海外媒体发布网民曝光的中宣部禁令,其中要求境外社交网络服务软件必须马上下架。有网友惊呼:大网络时代的闭关锁国开始了,中国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是否凸显其进一步整肃言论的决心?


中国互联网观察人士温云超表示,中宣部目前进行的一系列举动,无不昭示着当局试图封堵一切可能不受控制的新闻出现。张博树认为,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中国的网络一直是被控制的,只是近期表现得愈发严厉。

同时,温云超就李承鹏为何成为新一任被封杀的大v进行了解释,他认为“李承鹏一直关注民生和社会底层,他最近一直在自己微博中刊载自己新书《全世界都知道》的被删减章节,这一系列的做法,被看作是对当局审查制度的挑衅”,因此被销号,是注定的。同时,在中国自去年八月以来进行的互联网整肃行动中,中国的舆论空间正在逐步缩小。张博树补充道,不仅仅是话语权在逐步缩小,公民个人利益也在话语权缩小的过程中受到损害。

温云超说,李承鹏个人账号的被取消,是当局对自身统治的不自信,同时李承鹏被销号后并没有在网络上掀起太大的波澜,也反映了微博言论的萧条。张博树认为,政治体制的强化,党国对新闻的控制正在加强,也许万马齐喑的状态还会在中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同时,张博树从林治波担任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这一事件中,对李承鹏被销号进行了总结。他认为,党国对中国大学的控制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新闻一直掌握在党的手里,是党的喉舌,并且一直坚持强化这一思想观点,这是非常可怕的。

另外,张博树对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所提到的底线论进行了批评,他认为,如今动不动就拿底线出来恐吓民众,但也不明确说明什么是底线,使得民众越来越不敢说话,是一种社会倒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