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美国人出了国需要爱国吗


哈佛大学模拟联合国事件,激发中国留学生激动的“爱国”情绪,以及中国人为何出了国就特别爱国的讨论。美国人是否也有类似的心态呢?在海外的美国人,遇到针对美国的批评或争议时,如何应对? 美国人出了国,也需要“爱国”吗?

今天我们邀请到三位嘉宾来参加这个话题的讨论。一位是外交政策杂志研究员贝书颖,另外一位是俄亥俄州立大学东亚语文系讲师裴贽,还有美国之音记者林枫,林枫曾经就哈佛模联事件写过系列报道,并且采访过相关专家。

贝书颖说哈佛模联事件如果发生在一般大学当中,可能并不受到关注,是因为发生在哈佛这样的名校,才浮上台面。一般美国人如果被夹在中国大陆人与台湾人的争议之间,会觉得很尴尬,她个人则是会去倾听双方的意见,试图透过理性来了解事情。裴贽说,一般美国人可能认为西藏与台湾是应该独立的,但若这些议题有进一步的认识,便会了解事情其实很复杂。林枫采访过的加州大学研究生梁怀超,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中国人,但他出生成长在美国,所以自认为美国人。梁怀超曾经有个中国女性朋友,只要有人在台湾丶西藏等议题发表相反意见,或是中国主流政治思想相违背,她就会非常愤怒。

裴贽说他遇到批评美国的中国人,很多都是故意在他面前提起的。在他带学生的经历当中,发现许多美国学生并不认为自己可以代表美国,但是许多中国学生都认为自己代表中国。许多美国学生自己就会批评美国政府,所以也不认为需要必须替美国政府辩护。贝书颖则非常欢迎中国人对美国的批评,因为美国既然是个世界大国,就应该接受批评,才能进步。

裴贽表示,美国人的确爱国,但表达的方法与中国人不同,而且在美国也没有接受爱国教育,是自动自发的,在中国则经常是组织告诉他们要爱国。

贝书颖说爱国可以分两种,一种是”爱政府”,一种是”爱家乡与爱本国文化”。当她在异乡时,会想念美国家乡与文化,但并不会让她更爱美国政府,反而是会批评美国的政策,尤其是外交政策。林枫分析,许多在海外的爱国活动,要靠中国大使馆以及同乡会丶学生学者联谊会等等来发动,但现在许多中国年轻一代在长年接受爱国教育之後,一些思想已经内化,所以在国外遇到批评,也会出於自卫心态而愤怒。

山东孔先生认为,到美国读书的留学生大多是官员丶土豪等既得利益者的子女,所以他们并不是真的爱国,而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而在”爱党”。广东郑先生问是否在美国中小学是否有思想政治课程,或是有国家认同感的教育,还有美国老师在课堂上是否批评政府。贝书颖说美国中小学并没有政治课程,但会教唱国歌等。前几年有一个美国小男孩因为美国没有通过同性婚姻,认为美国没有人权,所以拒绝在学校当中宣读效忠美国誓词,贝书颖说他小时候也有类似经历,她的母亲认为誓词当中宗教意味太强,所以让她可以不用念。

湖南李先生认为,在中共愚民教育之下,制造出来的当然都是爱国的国民。天津张先生说他自己以前不但接受过爱国教育,还接受过爱社会主义的教育,而这是一种畸型的爱国。河北张先生认为,中共教导人民祖国就是母亲,所以许多中国人即使出了国,也不许人家批评这个母亲丑;但儿不嫌母丑,不代表这个母亲就不丑,也不能拒绝别人批评母亲丑。

许多中国人如果在国外批评中国,或是不为中国辩护,都会被冠上”汉奸”的帽子。裴贽说,并不会有美国人认为你是”美奸”,甚至在外国人面前,也可以批评自己的国家,反之,他的一位中国朋友在他面前批评中国政治,却被她太太制止,说中国人不应该批评中国。贝书颖说,美国人在国外不但不需要特别”爱国”,如果在中国人面前一直不断的讲美国的好,其他美国人反而会觉得怪怪的。

更多精采点评,包括在美国出生的华裔以及混血儿,如何面对身分认同与爱国的争议,以及对美国人批评哪些议题,会使美国人愤怒,请收看时事大家谈的完整版视频


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VOAIO
推特: https://twitter.com/VOAIO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脸书页面: Facebook.com/VOAYYHuang

YouTube链接:美国人出了国,需要爱国”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