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六四25年纪念多, 柴玲言论掀风波


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很快将满二十五周年,海内外各界正在酝酿一年一度的“旧话重提”。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政府期待系列事件淡出记忆。不过,人权组织、当年的抗议领导者和学者等都无法让昔日旧照褪色,他们继续从各种角度敦促政府还原历史,承认打压学生运动的错误,并且就此公开道歉。那么,中国政府将如何梳理这段无法被遗忘的历史?呐喊抗争的各界人士将如何守护昨天的亡灵?

美国之音VOA卫视《时事大家谈》邀请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以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客座教授张博树与您一同讨论。

*25周年纪念活动多,范围全世界*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表示,今年全球各地都有六四纪念活动,而有两个特殊背景,一是在中国共产党执政近年来遭遇一系列挫折,包括王立军、薄熙来,以及呼之欲出的周永康的背景,另一的是新的习李体制,从人民一开始抱着期望,到现在失望,则是另一背景。这使得今年的纪念活动不只是纪念25年前死去的亡灵、失去的正义,更彰显六四之后所形成的中国体制对现在中国政治失败的反思。

王军涛介绍,今年的纪念活动,包括从去年王丹跟他号召的”天下围城”活动,呼吁民众在六四当天于世界各地的中国驻外领馆抗议,已经获得巨大回响。 5月31号,世界各地的民主组织以及网民也将进行长达6个小时的六四网络讨论大会。 6月1号、6月2号在华盛顿,以及6月3号在纽约,都会有大规模的纪念活动。

此外,中国维权人士胡佳,也发起了在六四当天”重返广场”的活动。

陈奎德分析,六四之后,许多人被激发民主意识,也有许多促进民主化的组织成立,包括天安门母亲,为追寻在天安门事件当中丧生学生的正义;在香港也有支联会的成立,25年来一直持续不断推行每年的维园纪念活动。而民主中国阵线、普林斯顿中国学社等,都是在六四之后而成立组织。陈奎德补充,当年的”天安门民主大学”,也将在今年六四期间,在加州湾区重新复校。

*王军涛、陈奎德、张博树:不赞同柴玲言论*

除了有这么多的纪念活动,柴玲也在天安门事件25周年前夕,发表了公开信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柴玲在信中首先称赞丁子霖” 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的勇气和工作献上衷心的敬意。您是一位了不起的母亲。 也是中华民族的英雄。”

不过信中她也说:“饶恕并不是忘记,也不是背叛,而是邀请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来帮助我们速速找回公义”。 “作为当时的学生来说,我们不用游行示威。因为只要我们相信基督, 我们可以奉他的命祷告, 改变中国。神会垂听我们的祷告。”

柴玲的信引发反弹和批评。天安门母亲张先玲责柴玲在天安门母亲伤口再加一刀,香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则批评柴玲在丁子霖伤口上洒盐。

丁子霖昨天接受美国之音VOA卫视主持人郑裕文的采访时,则对柴玲的公开信作出以下回应,她说:”她给我的公开信,我会带到北京给其他的母亲们看,让她们了解其人就足够了。说实在的对,对这种人,不管她怎么辩解,起码这个话她是说了,而且期待就是流血。但是她说不是她首创,是从李录那听来的,这也没出乎我意料,本来就是她们反对出广场。所有的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不必再为她费什么口舌了。我的生命有限、精力有限,需要我做的事情还很多,大家经过89那么多的人,全世界都看着,由大家来自评吧。”

相关视频:VOA连线:柴玲:饶恕不是忘记,也不是背叛

而针对丁子霖的回应,柴玲也有自己的说法:”绝对不是故意要制造流血事件,也不是让别人去流血。我们当时认为的,或以为的就是说它(中国政府)当时会把学生抓起来、拿棍子打一些,也就是这样子,所以根本大家都没有想到会有屠杀的情况。这些话已经说清楚了,丁子霖女士一时无法完全接受,我也完全能理解,我会继续爱她,为她祷告。确实在过去的20多年里,我也很惭愧,觉得一直没有足够爱护她,继续为她祝福。”

张博树认为,柴玲现在表达的观点,是她个人身为一个基督徒的观点,在这问题上也不能苛求她,而要尊重她身为基督徒的情感。但六四事件对于非基督徒,或是一般学者的角度来看,问题并不像柴玲想像的如此简单,而张博树个人并不赞同柴玲的观点。

柴玲的公开信当中有几段以特别引起争议的话,如”政府下令不许游行示威虽然违反宪法, 但并不违反上帝, 所以那时我就该遵从政府的命令,劝人不要上街游行,不要绝食, 不要在广场。但要在宿舍里或校园里迫切祷告。”还有”六四屠杀和直到今天的逼迫加速了人们认识基督的进程, 导致中国今天有一亿多的基督信徒”。

王军涛表示,1989年之后,柴玲每次出现,都让外界吃惊,而柴玲每次亮相,她个人都不太能接受柴玲的观点;不过王军涛依旧保持尊重。王军涛说自己个人感受,由于整个历史事件的沉重压力,使的柴玲无法正常思考。王军涛表示,他无法同意上述柴玲所说的一段话,因为基督教世界发生的革命,过程中人民不但上街示威,甚至也会拿起枪,掀起暴力革命。王军涛认为,柴玲不能代神宣布什么是神的旨意,应该更多了解在个人良心上,来修复自己与上帝破裂的关系。

不过王军涛同意后半段的话,他说因为在1989年大屠杀之前,中国人民愿意透过世俗的方式来改变中国体制、文化、社会等,但六四事件之后,使人民产生挫折,精神上则反思是否基督教是答案。不过王军涛强调,即使是再六四事件之后转信基督教的人,主流上也不是跟柴玲同一个想法,要宽恕屠杀者,或要遵从神的旨意,不再上街游行。

陈奎德认为,柴玲心灵上有许多重担,她想要解脱,但近几年发表的这些言论,以及这封公开信,并不是让心灵解脱的办法。柴玲当年已经是成年人,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不要推诿。现在柴玲用基督徒的语言,对其他人,包括丁子霖女士说这一套基督徒的话,陈奎德强调,”上帝的归上帝、凯萨的归凯萨”,基督徒的个人信仰是个人的事情,但不能个人心里面认为神的旨意是如何,就要广布天下,要求别人都要认同。她希望柴玲能放下,而不是否认。

*六四能否获得解决、获得平反? *

六四之后,走到今日,许多民运人士也出现意见上的分歧。陈奎德分析,人本来就会有意见不同,自古以来从古巴革命、孙中山建立民国时,都曾出现意见不同的现象,但在基层的共识上都相同。

王军涛认为有两个重点,一个是天安门母亲们所要求的真相以和正义,必须获得平反。另一个则是如何避免再次发生这种悲剧。这样的诉求,在2008年之后高压维稳的情况之下,让中国人民体会到,六四所扼杀的正义,不仅仅影响言论自由、政治权力、政治自由等,对老百姓的普通日常生活,发展中的公平机会,也有很大的损害。王军涛认为,六四未来将获得公平的解决,但不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制度之下,而是在新的宪政民主制度之下。

《时事大家谈》社群网站:
Facebook (脸书):Facebook.com/VOAIO
Twitter (推特):Twitter.com/VOAIO

YouTube链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