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六四25周年特辑(下):六四是否铺垫中国民主路


25年前的6月4号,要求进行政治改革、实现民主宪政的大规模中国学生运动历时近50天之后,在枪弹中解体,震惊国际。不过,六四精神没有烟消云散,呼喊政治尊严的声音更加高昂。89民运以后,国际形势巨变,柏林墙被推倒,苏联共产党垮台,台湾国民党放权,政党轮替;而在中国大陆,集权驾驭着高速经济迅速膨胀。在25年之后,我们依旧可以看到当年的六四精神正在继续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今天的《时事大家谈》节目参加节目讨论的嘉宾有:六四学生领袖之一、台湾清华大学教授王丹,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以及美国“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


*六四民运25周年*

王丹是当年六四学生领袖之一,目前在台湾清华大学任教。王丹在谈及在今天六四25周年最大的感触时说,六四不论过了多少年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当年的爱国民主运动他们有投入,是他们对于中国这片土地的爱,导致他们走向街头。这种爱他们到今日也并未放弃。中国的民主化关系到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所以回首过去25周年,王丹表示他是无怨无悔的。

王军涛是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在89年民运时他本人已经在中国民主化的路上奋斗了一段时间了。对他来说,本来89民运应该是中国走上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关口。但是由于邓小平和中国政府残暴镇压这个运动,适得中国痛失进入人类世界第三波民主化的机会,我对中国失去这一机会感到非常痛心。除了对25年前死去的烈士感到悲伤之外,还有就是对中华民族失去这个机会感到悲痛。

韩连潮现担任美国“公民力量”副主席,他表示在25年后还有这么多人记得,并坚守着这些烈士令人非常感动。而下一步应考虑该的是该用什么样的行动来传承天安门的星火,来实现中国向着民主化的转型。

*六四星火相传*

王丹表示89事件背后的精神有两个基础,一个是对民主的热爱,对自由追求的这种精神;第二个89精神的内容是作为公民,作为一个大学生,对于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应当有承担,不应当冷漠并放弃对这个国家的责任。他认为这两个精神对于任何一个想要成为强国的国家都是不可或缺的。那么对于年轻一代,即使不了解六四的真相,他也希望大家能了解六四的精神。王丹也会尽他的可能告诉更多人六四的真相,传递六四的精神。

王军涛就六四精神的传承谈到了在美国的华人和他们的后代。他认为经历过六四民运的在美华人会时常想起当年邓小平的镇压换来了一时的稳定,而中国的稳定换来了中国的发展,发展之后中国人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所以很多人对六四抱着是容忍,甚至是觉得必要的这种态度。但在2008年之后他们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而新的华人大多数觉得这场屠杀是不应该发生的,但他们大多数都不了解这场屠杀。现在六四25周年了,许多人开始反思那场民运。当时六四是很多人是抱着一个理念,是希望中国变成一个更美好的社会。25年后中国人虽然变得更现实了,但他们仍旧觉得要安全地保护自己的利益仍需要一个现政府民主的体制。所以现在人们又开始思考中国是否可以变的更加民主。

韩连潮提及了美国的政府及议员对中国六四的看法。他表示美国的一般民众对六四普遍是了解的,也包括议员及其他政府人员。美国国会的两党领袖第一次在华盛顿举行纪念六四的活动,显示出了美国政府和民众对于中国六四的关心,对中国民主化的关心。他觉得这也是美国今后调整对中国外交政策的一个先声。

韩连潮还指出25年前在体制内有许多力量推动民主,而现在随着各方面的打压,25年之后,这种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好像不存在了。邓小平当年也想把四项基本原则从宪法中挪到党章里面,当时中共是有可能从内部启动政治改革的。但大家也知道,中共历来都是暗箱操作的,他的这一改革意图是没有公告于社会的,所以学生是不会了解到他们的政治意图的,也不知道他们改革的方向。所以从客观上来讲,这件事情是不能怪罪于学生的,罪行是邓小平一手制造的。

*25年之后中国的民主化*

王丹表示民主化是个大的趋势,但中国的民主化在时间上还很难预测。虽然中共现在依旧在以谎言维持统治,但他现在的谎言已经越来越没有作用了。现在中国社会的矛盾依然没有大规模的爆发出来,是因为中共现在还能控制的住局面,或者说他们还能够负担的起这个维稳的成本。问题是全地球的资源都是有限的,更何况一个中国政府。随着他的维稳成本不断上生,他相信有一天,他的维稳成本会使他支付不起,那到时中国的矛盾就会大规模的爆发出来。

王丹也说台湾的民主会对中国的民主化产生一定的影响,特别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两岸交流,许多陆生也到台湾去求学,这都会对他们以后回到大陆对民主化进程推动造成一定的影响。虽然台湾现有的民主体制也有一些问题,但很多问题是在民主化启程后才会显现出来,然后才可以解决。如果你不启动民主化,那么你可能连民主在哪都会不知道。

*中国与台湾的民主化*

针对中国民主化相较于台湾大大落后的问题,王军涛表示,通过研究其他国家的民主化经验和与中国进行比较之后,他发现中国的主要问题还是执政者的执政党在1949年之后建立的极权社会使得中国相较台湾少了很多有利因素,比如说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还是一党专制。台湾的意识形态还是宪政民主的,他只要解除戒严就可以了。还有就是中国在1949年之后消除了一切民间力量,而台湾还保持了他的私有制,保持了民间社会。然后再有就是台湾受美国的影响很大,除了美国的政治对台湾的政界有很大的制约之外,还有就是台湾主要的精英都是受美国的教育成长起来的。而台湾一些本土人士,或说是台独的势力,是不论中国大陆释出多少利益,也不愿意出卖自己坚持的理想,也不愿意妥协,而坚持本土意识以及独立自治。这些因素都导致中国大陆到现在依旧没有进入民主化,并大大落后于台湾。

*六四大家谈以及民运人士的回应*

宁夏 高先生:“我觉得中国的民主化绝对用不着25年。中国现在有两个基本政党我非常感兴趣,一个是王岐山说的保皇党,另一个是以王军涛先生为首的中国民主党。我觉得从半民主到民主,改良要比革命好一些。民主就像小孩子,从磕磕绊绊到稳固向前,这个过程要用改良的方式,我觉得用不了25年。”

王军涛回应说,在一个多元化的国家,一党专政是行不通的。社会需要一个宽容的,多种力量可以竞争的体制,这样多种意见相互交流才能整合出最适应社会发展的政策。而一个开明的专制,他可能在短时间内可以行的通,但最后他会为了自己的利益镇压社会新的发展趋势。在现在的情况下,王岐山说的保皇党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红色太子们的权贵利益,而不是真正为了中国的长远发展。

广西 林先生:“我觉得1989年中国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来一下子提升民主化,一下子搞民主化并不是特别合适。而且针对六四本身我觉得不要一味的谴责政府的暴力行为,当时有几十位的军人是被活活打死的,难道学生殴打军人不时一种暴行吗?”

江苏 丁先生:“六四只能代表一部分人,不能代表全中国的人。邓小平说中国不能乱,乱一下,千万颗人头落地。”

王丹表示:他们并没有主张中国民主一步到位。他反而认为中国的民主化不是说要做些什么,而是说我们不应该做些什么。他认为停止治罪,停止镇压是现在该考虑的。还有中国民主化不代表一定会乱,这是对民主发展的不理性预测。另外学生有权利自我防卫,人民有基本抗暴权利,那自然会有伤亡。该谴责的是派部队的人,不能指责学生进行了反抗。

天津 郭先生:“在中国我们老在谈不民主不自由,直接的后果就是司法不公正,医疗和教育问题都很严重,这都是不民主和不公平造成的。”

宁夏 高先生:“共产党的集权专政必然是要崩溃的,当时的下令者必然受到清算。首先军队不是国家的,是共产党的党卫军,只有实现了军队的国家化才能实现民主。军队要听宪法的,不听领袖的。共产党的军队是挂着国家的牌子的土匪,对手无寸铁的反腐大学生进行屠杀,这一定回受到历史审判的。自由民主是普世的价值观。”

辽宁 孙先生:“军队面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着觉得是犯罪,但我又担心不进行措施的话国家又会解体。”

内蒙古 付先生:“我想讲将当年的一些真实情况。当时是学生先发起了一些活动,后来带动了工人阶级也加入。但工人的数量十分庞大, 令政府很紧张,害怕对局势失去控制,所以中共立即召开内部会议,邓小平发出命令决定镇压,当年李鹏是背了黑锅的。当然当时也有反对派的,例如赵紫扬等。但军权为大,邓小平说了算。他是个强硬的人物,三次被打倒三次被扶起,但他没有想到在他高压控制下的腐败问题在他之后会变的如此严重。中国的腐败问题只有通过铁腕人物,例如朱镕基,毛泽东,邓小平来解决,还有一点就是实行多党制。”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VOAIO

Twitter:
https://twitter.com/VOAIO

YouTube链接:六四25周年特辑(下):六四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