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江孙之事涉政争?纪硕鸣谈李小琳


4月10号,路透社发表长篇报道,披露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的年仅28岁的孙子江志成在短短几年内如何成为中国金融界的新贵,如何让他创办的博裕基金成为一家炙手可热的金融公司。另外,2月底,香港的《亚洲周刊》刊发了一篇题为《李鹏之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以大量细节描述李小琳参与运作的海南房地产项目。这篇文章上星期引发了李小琳和该文作者、《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的口笔大仗。世界和香港媒体此时扔出的重磅炸弹有何含义?这样的新闻将给习近平的反腐带来什么挑战?今天的《时事大家谈》我们邀请到两位嘉宾来为我们解读。一位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博树先生(以下简称张);另外一位是《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先生(以下简称纪)。

以下是部分节目实录:

主持人:张博树教授,路透社选择现在这样一个非常敏感的时候发出这篇长篇报道,因为周永康案目前处于一个胶着的状态。很多分析人士称,这是因为中共高层对如何处置周永康意见分歧,其中以江泽民为首的一派认为应该内部处理周永康,而以习近平为首的一派则认为应该公开审判周永康。路透社此时发出这篇关于江泽民孙子的长文跟周永康案有没有关系呢?

张:这应该是有关系的。习近平自18大以来开展了很多反腐工作,习近平本来信心满满,不仅要打苍蝇,还要打老虎。但是打老虎不容易,周永康案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任何结局。在这个时候路透社出来一篇关于江志成的金融公司的新闻报道,这是很耐人寻味的事情。

主持人:纪硕鸣先生,您2月底和3月初在《亚洲周刊》上发表了两篇长文《李鹏之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以及《李小琳王国的离岸公司揭秘》,引起了很大反响,对李氏家族的打击甚大。上星期您又跟李小琳在互联网上展开口笔大战,很多分析人士认为,从中国的政治环境来看,此类的报道若非有背后的势力支持,是无法发出来的,跟我们谈谈您的看法好吗?

纪:大家都会揣摩很多新闻背后是不是会有一只手在指挥或者调配。我想告诉听众,在我这次调查中,背后的魔鬼之手就是听众观众需要知道真相的这只手,使我去调查了一些李小琳在香港的公司。如果看过报道的应该知道,我全部是通过香港的税务商业机构的调查出来的一些证据。我们这次话题讨论把江志成和李小琳的案子放在一起,这两个案子都是中国权贵底下敛财的案子,但我觉得这两个孩子还是有区别。江志成只是一个商人,他只是通过权贵的名片得到他的商业便利,另外他还有一些商业大佬给他一些支持,他们看好的不只是他(江志成)个人,而是他背后的一个权力的网络。

李小琳的案子不一样。她现在至少是一个副部级干部。作为一个副部级干部,她除了作为国家外派干部担当两个上市公司的主席以外,她另外又有私人公司。在我的调查中,除了这个私人公司的住址在她那个上市公司的所在地以外,在资金流向和交易的关联上,看不出有什么联系。我是说她用私人公司进去(海南)圈了这些地。现在她反驳说,她所作的是一个上市公司行为,是经过香港的监管公司监管过的。这样涉及到一个上百亿资金的项目,她从来没有在香港按照规定经过披露、公告这么一个过程。这样即使是上市公司行为,你也违反了香港有关的证券规定,更不要说如果不是上市公司行为,而是个人行为,那就是国家干部利用上市公司在为自己谋取利益和好处。

我听她们公司的人说,去年他们拿到(海南)土地的时候,公司老板很高兴,他们说:这个项目不是公司的项目,而是老板娘的项目。这些我都没有写出来。我这篇文章完全是用数据在扎扎实实地说话。

主持人:权贵亲属利用家族关系谋取经济利益这种现象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也经常出现。中国同其他国家和地区是否有本质的区别?

纪:有。最大的区别是,欧美国家有监管机制,有媒体的监督,有法律的制约,甚至于制裁。但是在中国,包括现在的香港,在对这些权贵的监督和处理制裁上有手软,甚至视而不见的情况。这就使得他们敛财也好,把商业利益占为己有,就变得没有底线。就包括这次李小琳通过香港《文汇报》来反驳,也完全没有底线,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相信她这种把事实推得一干二净的做法在西方社会她不敢。为什么?因为它会很透明,而且媒体不会作为一个权贵的代言人。

主持人:张博树先生,路透社这次抛出这篇文章,是否是一些在麻烦中的利益集团要拉江派下水共同对付习近平、要大家共存亡呢?

张:可以做这种猜测。习近平他要打老虎,但是他又很难,这和中国当前的局面有关系,也和中国现存的政治结构有关系。官员产生腐败,这每个国家都有。但是中国现在有个特殊点,因为中国是个独裁体制,是个专制政府。这样,体制内要反腐,很难。现在政府只能靠中纪委,靠派中央巡视员,但是这种反腐会遇到巨大的阻力。我们现在看到的正是这种情况。周永康也好,江泽民也好,徐才厚也好,本来大家期待中国反腐应该启动民主转型来达成,通过新闻独立,司法独立,对权力进行强有力的监督,但是这一切我们看到习近平是拒绝的。这就只能采取过去皇权的办法,不行我就派钦差大臣,钦差大臣对底下的小官小吏可能还起点作用,但是象这些中央高层的,你动得了动不了,现在看来是个大问题。

YouTube链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