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闹市奔逃 民众何成惊弓鸟?


昆明31事件之后,中国公安部要求各都市进行常态性武装巡逻。3月14号,成都闹区春熙路忽然许多人跑了起来,根据中国经济观察报记者的说法,当时是一群少数民族在街上走过,看见他们的成都人吓的跑起来,那些少数民族也吓的跑了起来,于是满街的人都跑了起来。春熙路散逃事件是否是昆明31事件的余震?中国民众为何人心惶惶,一点风声就当作是咕咚来了?追本溯源,咕咚的真面貌是否其实就是中国政府的高压维稳?武装巡逻是否防止恐怖暴力的有效方式?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认为,任何形式的恐怖攻击都是不可取的,而恐怖袭击产生的原因很多,包括外国的占领、愚昧等等,昆明事件这种江怨气发泄在无辜平民身上的做法,是没有理由可开脱的,但同时也要反思中国政府的民族政策。

中国经济观察报记者发出微博,”2014年3月14日下午四川成都春熙路发生一件事:一群少数民族同胞在街上走过,看见他们的成都人吓得跑了起来,那些少数民族同胞看到成都人跑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事,也吓得跑了起来,成都人看的少数民族同胞跑了起来,更吓得尖叫跑起来,于是整条街上的人都边叫着边跑起来……史称春熙路散逃事件”。不止春熙路,广州最近也发生恐慌散逃事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温云超认为这是各种事件累积起中国人民心中的不安全感,昆明事件正反映出对国家治安的没有信心,对环境、对未来的综合心理因素的影响。这种高压态势的维稳,国家投入更多维稳资源、荷枪实弹的街头巡逻,其实并没有增加人民的信心。而中国社会各个群体之前没有交流、国家又严格压制社会之间的交流,所以各族群之间才会彼此不信任,这就是中共高压态势所造成的。

春熙路散跑事件当中,汉人看见少数民族吓的跑了起来,少数民族也吓的跑了起来,两个民族之间不信任感越来越深。韩连潮认为,昆明事件之后中央的处理方式比较不同,包括不让血腥照片上网、讲话态度与内容,但地方则对维吾尔人又检查身份证、又大规模遣返,反而造成撕裂和民族矛盾。不过温云超则认为,地方维稳的资源合作法最终还是由中央背书,所以他认为中共中央针对少数民族的态度并没有改变。

宁夏高先生认为共产党是个集权专政,所以人民才会缺乏良好沟通的渠道,共产党以一党意识来替代多元文化,各个民族之间才会矛盾,需要透过建立法治社会才能解决民族矛盾,不然最终将走向每个民族成立一个独立的国家。江西吴先生则想了解上访制度为何被取消。

温云超认为,像伊力哈木教授被抓,像万延海的爱知行曾经成立过维吾尔人的关注项目,都是温和派人士,并且都致力于民族间的沟通,但都受到中国当局的打压,所以情况才会越来越糟糕。

韩连潮说,无论上访是否改变,中国政治体制必须改变,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而即使是上访的管道,也会多方的被阻扰堵塞,所以只有建立真正法治社会,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中国导演贾樟柯拍摄的电影天注定,提到的就是中国社会压力锅的现象,当中四个主角虽然是汉人,也因为受到压力最终以暴力悲剧收场。中国的高压维稳是否不分种族的给人民带来痛苦?韩连潮认为,高压也给汉族人也同样的造成许多暴力与反抗,暴力维稳的力道越强,反抗的力道也越强。韩连潮提到”冤有头债有主”,应该把斗争的锋芒指向中共的权贵集团。

云南周先生本身就是昆明人,他说去年当局打击了几位维吾尔人,他当时就想到有可能会出现报复行为,他认为当局在打击的同时,也要想到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防范不了,那就不要打击。他发现附近的城市,商店宾馆都冷冷清清,人们都不敢上街,生意大受影响。而目前昆明人似乎对于维族人并没有特别不友善,但心中还是会特别注意。

韩连潮提出一个澳门大学的民意调查,发现80%几的中国民众认为昆明事件是极端少数份子所为,但同时也有60%几的民众不愿意去新疆旅游,不愿意去新疆工作;这还是针对高级知识份子所做的调查,一般中国社会大众对于民族的猜忌和仇恨可能更深。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