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刘迎霞案,反腐火烧政协?


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誓言苍蝇老虎一起打的背景下,曾经轰动一时的周永康案虽然目前暂无下文,但是外界盛传因和周永康有关联而被打的两位全国政协委员李崇禧和刘迎霞却引发了外界的广泛关注。事实上,在今年3月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召开之前,就有5名全国政协委员因严重违纪,特别是贪腐问题而被撤销资格。而2013-2014年落马的全国各地政协委员将近20人,除了李崇禧和刘迎霞外,其中还包括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前政协委员杨刚、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等等。

今天我们邀请两位嘉宾来参加这个话题讨论:一位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先生(以下简称陈);另外一位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温云超先生(以下简称温)。以下是部分访谈实录。

主持人: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制度的一种重要组织形式,政协原来应该起到监督政府的作用,但是为什么却有越来越多的政协委员因贪腐落马?

陈:这和中国的政协制度有一定关系。官方说的政协监督、参政议政一条不沾,政协和这些没有关系。例如我的老朋友,复旦大学的葛剑雄教授,他就公开说我们政协根本不是选举出来的,是党委任命的。中国政协一句话来说,就是政治分肥制度。政协委员是中国共产党按照自己的利益需要,在各个社会利益集团、功能集团中找有代表性的人物,他觉得把这些人作为代表点缀一下比较好看。而政协委员也知道,他们在中国的权力体系里面根本一点地位都没有,不可能参政议政。但是委员们知道,他们可以利用政协这个机构为自己捞一些好处,包括经济上的好处,包括社会上的名声,可以在中国政界、商界建立很多关系网,所以政协就成为中国政治上一个重要的捞钱捞名的机构。

主持人:我们来看看原黑龙江被称为“最美政协委员”的刘迎霞。刘迎霞1972年出生, 20岁开始创办民营企业。2002年,30岁的刘迎霞入围媒体评选的富人榜,身价5亿。同年,刘迎霞成为黑龙江省最年轻的政协委员,2003年,31岁的刘迎霞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刘在2月份落马,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关注,您觉得她的落马和她不同寻常的成功史有关系吗?

陈:我想最主要的还是刘迎霞的关系网,因为这张关系网现在受到了清查。她这种政协委员非常典型。她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也不是高干子弟,没有深厚的家庭背景,但是她能利用自己的美貌和才能,长袖善舞地在中国政界到处拉关系。现在这张关系网受到中共打击,她也因此受到打击。

温:政协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呢?其实它是一个统战的机构,它有34个届别,其中刘云霞以全国工商联的副主席的身份才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刘迎霞这次被牵扯进去,基本上可以看出中国企业和权力相互勾结的状况。其实现在还在中国做生意的人基本上有所共识:如果你没有垄断性的资源,特别是垄断性的权力资源,你其实是没有办法在这个市场上生存。所以象刘云霞这种做生意的,她一开始成立一个基金,后来才找到中石油,中石油注资10亿,然后被牵扯进中石油的案子。你也可以看到在国内做生意,整体环境恶化的状况。这些不得不做官商勾结的行为,但是这些行为一方面给企业带来利润,一方面给企业提供保护伞,另一方面也会带来这种不可抑制的风险。也就是说,当你背后的保护伞出问题的时候,本来看起来是一个正常经营的企业,也很容易受到牵连。

陈:我们刚才谈到这么多政协委员,其实中共在反腐的时候,要考虑政治代价。打政协委员,中共是不需要付出什么政治代价的。但打周永康用了那么大的力气,到现在还不能把他打下来。这可以看出中共在打击这些人的时候,要考虑他的政治能量,他的政治代价会花多少。而政协委员在中共的政治体系中,他的政治实力、政治背景相对而言是比较小的,打他是不付太大的政治代价的。

主持人:政协也反腐,是否从一个侧面反映中国的腐败之局已经无可挽回?

陈:目前看来,如果坚持这样一个政治制度,没有任何一个办法可以管制这个腐败问题。如果这个制度不改,没有一个宪政体制,这个制度不可能完成反腐的任务。

主持人:最近我们看到报道,广东安排5万官员进监狱参观贪腐官员狱中生活,净化心灵,这能否起到遏制作用?另外,4月28号,河南省周口市政协原副主席任连军被判死刑,缓刑两年,这能否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呢?

陈:在一段时间内能够起到威慑的作用,但是就像人们说的:很多杀头的生意,只要有利益在,就有人去做。这是人性的规律,如果不靠一些制度性的制衡措施,不靠独立的司法,不靠公开舆论、新闻自由,反腐不可能彻底地进行下去。

主持人:温先生,您觉得遏制政协委员贪腐,如何才能治本?

温:我们要深刻地看到,专制政体它本身这种自利化的倾向是没办法改变的,这是他政权本身内在的一个特质。也就是说,只要官员在任上,只要他有权力,他就会寻租。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他整个官僚体系呈现出一个集体腐败的状况,就是说,现在一个地方送钱,他不是送给某一个官员,而是送给一个政府帮子,然后由政府帮子去做二次分配。任何一个帮子里的人,如果他不收这份钱,反而会被逆淘汰,会被马上清除出领导集体。所以在这种状况下,一个官员在逆淘汰的机制下想独善其身,本身是没有什么可能的。如果整体腐败已经达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象习近平搞的这种运动式的反贪,他也只能取到一定时间内的威慑作用,他想长期起到这种威慑作用很难。

主持人:请陈先生做一个简短总结。

陈:这个制度是靠腐败来维持的,现在看起来非常清楚了。所以要彻底真正地反腐,那就要铲除制度的根源,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习近平现在处在一个很矛盾的地位上,他基本上是不可能把这个反腐搞到底的。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VOAIO

Twitter:
https://twitter.com/VOAIO

YouTube链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